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Chapter 019(黑与白的神父。...)

书名:反派王后拿起替身剧本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郁礼 更新时间:2021-07-22 12:07:08

  Chapter 019

  爱德长了一双很漂亮的眼睛。
  清澈通透,很有身材,颜色是很漂亮的苍蓝色,混了点灰色进去,更显得冷淡疏离。
  宋萩荻看习惯黑眼珠,面对面看到如此漂亮的颜色,也觉得相当赏心悦目。

  这样好看的一个人,要是对人友善,很难不招人喜欢。
  只是从宋萩荻认识爱德的那一刻起,他就一直在透过她,看别人。

  仿佛她是一面窗,他欣赏的是窗那边的景象。

  当然,她也因为窗那边的景象,得到了不少原本不属于她的优待,所以宋萩荻没什么可抱怨的,甚至不怎么在乎。

  可是爱德如此认真、诚挚的模样,让她……
  浑身难受!
  很不适应。

  他还不如像渣国王一样渣得明明白白呢。
  这种半吊子,让她摆不清态度,有点难办。

  宋萩荻憋了一口气,放掉后又狠狠深吸了一口气,她忍住了抓耳挠腮的不适,终于缓过劲来了。

  有些人要上赶着,那这笔买卖她一定会成,宋萩荻不会心慈手软。

  毕竟和菲尼克斯国王的婚姻中,她百分百没啥好果子吃,可要想翻身做主人,也远不是下个毒这么简单的事。
  那个位置坐得了,和坐得稳,是两个概念。
  在坐不稳前坐上了,她无疑是把自己推向更险恶的虎口。

  不论如何,她都需要大量的帮助。

  显然,前王后池塘里的鱼,质量很不错。
  敢和国王拍案叫板的爱德,他的帮助宋萩荻非常需要。

  一这么想,宋萩荻的脑子活络了不少。

  其实关于等待神父洗礼的事,她有不少自己的看法。
  即便之后神父“净化”了她的病痛,可突如其来的疾病,依旧会被有心人大作文章。

  她为了信守承诺,捞丽塔出大牢时,对外宣称的一直是她体弱,身体对普通的安神液反应过激,这才导致大病一场。

  但那只是普通的安神液罢了,又怎么会让人病得那么重?在这个颇为迷信的社会,万一有人捏造点证据,说她是被恶魔附体了那该怎么办?

  这是个潜在隐患,不管它会不会被人利用,宋萩荻觉得,她应该率先占领舆论的高地。

  对于舆论方面,显然从信息时代穿越过来的宋萩荻,有着天然的优势。
  不少媒体、公关们的骚操作,她看得不要太多。

  不需要思考太久,她就有了头绪。
  宋萩荻在刚进入皇宫穷且默的时期,为了适应这个时代,借阅了大量书籍。
  她本身是个记性不错,学习习惯也不错的人。
  而原身克劳迪亚的本钱也很过人,看过的书不说过目不忘,但内容记下个□□分,不成问题。

  既然爱德老师拿出了他的诚意,宋萩荻也要将这份自认为公平的替身交易贯彻到底才行。

  她立刻调整好状态,卡里卡气地说:“老师,我需要您的帮助。”

  在菲尼克斯国王出生之时,满世界游历的预言女巫,正巧经过王城,忽然灵光附体的女巫做出了两条预言。

  一、死而复生之人的幸运何其稀有,TA将会给王国带来巨大的利益。
  二、来自东方的灵魂跨越空间的缝隙而来,TA能为继承人带来福祉,亦能将继承人取而代之。

  宋萩荻才将全国上下都知道的预言说出来,她即便没有表明意图,爱德依旧明白她要做什么。

  爱德微微往后退了点,他收起了笑,顿时一股冷淡疏离之气扑面而来,颇有拒人千里之外的气势。
  事实上,一般爱德摆出这种脸色时,也的确没有人会驳爱德的面子,更不会去勉强他。

  爱德说道:“殿下,即便我不相信鬼神,可女巫留下的预言,也不该成为你利用的工具。”

  是的,宋萩荻这次的中毒经历,勉强能碰瓷一下第一条预言。

  信奉科学固然很好,可整个王国里,能真正做到信奉科学的人,那可是寥寥无几。
  普通人民吃饭都要手拉手祷告,教会的力量在无形中已经渗透到举国上下的各个角落里。
  事实上对于统治者而言,适当的信仰,更有利于他们管理人民。

  如果造出的势,能让大家相信新王后就是第一条预言中的“死而复生者”,那么有谁还敢嫌弃她的病痛,又有谁还敢编排她不吉?

  这正是宋萩荻打的如意算盘。
  聪明人就是这样,她话只开了个头,爱德就猜中了结尾。

  然而爱德不止聪明,大部分事上,还挺……刚正不阿,顽固不化。

  可宋萩荻是谁?
  模仿小达人。

  她同样固执,为达目的,不说不择手段,有些手段还是必要使一下的。

  爱德刚侧身不看她,严词拒绝。
  宋萩荻委屈的眼泪,立刻含在眼里。

  她也没真哭,只是轻轻地吸了吸鼻子,发出一声若有似无的啜泣声。

  如此自然的白莲表演,立刻骗过了爱德的眼睛,更何况他心中一向自带卡特琳娜滤镜,对“卡里卡气”的人或事,标准会立刻降低。

  那双冷淡又透着点不耐烦的眼,只瞥了一眼过来,便不再看她。

  宋萩荻忍住哭声,尽量平静地说:“老师,您说的对。是我太卑鄙了,即便接下来的处境再难,国王的情人们再怎么针对我,我的心思也不该打到这个上面来……”

  爱德的眉头,皱得更死了一点。

  宋萩荻:“只是……我不知道下次中/毒,我还能不能如此幸运,挺过来了。”

  中/毒……?
  茶会的事,爱德并不知情。
  他大约听说了事情的始末,但也只是对外公开的说辞。

  爱德惊愕看过来。
  原来不是意外,她真的被人下/毒了吗?

  一行清泪顺着泪线滑下,宋萩荻的时机掌握得刚刚好。

  爱德顿时回想起很多后悔之事。
  要是他能做得更多一些,考虑得更周全一些,或许卡特琳娜根本不会死。

  爱德心里的伤痛之处瞬间被这八分相似的面孔激活,爱德思前想后,犹豫再三,他长叹一口气,靠进椅背里说道:“如果要这么做的话,这事应该这么操作……”

  宋萩荻有营销的点子,爱德有在这个国度、这个时代实操的经验。

  再加之他的人脉,他的资源,没多久,新王后会不会是第一条预言中幸运之人的传言,先是在贵族圈,紧接着逐渐往下,传播开来。

  消息传播的速度,比他们想象中还快。
  它发展的,也超出宋萩荻的意料。

  原本只是猜测的传言,再传回王宫,传进国王耳朵中去时,已经变成了新王后死而复生,就是给王国带来幸运的人。

  国王先是不可置信,嗤之以鼻。
  可这两条预言,伴随了他一生。
  第一条他想去信,第二条他一点也不信。

  可他不自觉地品了一会,毕竟他也是餐前会祷告,结婚时需主教行典礼赐福的信徒之一。

  ……不管是真是假,尚且不能怠慢了。
  万一是真呢,万一她真的可以帮他躲避灾厄,甚至躲避被取代的命运呢?

  国王有些忐忑,有些不安。

  不过在此之前,首先得消除新王后身上病痛带来的不幸才行。

  在国王的命令下,主教终于把洗礼仪式,提到各项日程之前。

  他派了他最得力,最可能继位他主教之位的神父,去往新任王后那儿,提前做一些准备。

  穿一身黑,唯独胸口银色十字架闪闪发亮的男人,柔声说道:“得令,主教大人。”

  他站起来,高大却不厚重的身形遮住了大半门口照进的光,只在地上留下他浓黑的身影,男人起身往教堂外走。
  脚步平缓而坚定。

  阳光透过门口五颜六色色彩鲜明的玻璃窗,投射在黑衣男人身上,给他增添了几抹艳丽的色彩。
  可走出那段路,来到□□之下,他整个人如同迅速褪色的照片一般,清清白白,只余黑白两色。

  银色的发,黑色的衣,苍白的脸,淡色的唇勾起的弧度,柔和又脆弱。
  男人同样灰亮的眸,注视着藏在十字架后,吊坠上的照片,眼神中带着丝丝温情的慈爱。

  “卡特琳娜……”

  “啊,她怎么能替代你,又怎么会超越你?”

  “不过是无聊的仿冒品罢了。”

12789 460249 MjAyMS8wNy8wNi8jIyMxMjc4OQ== https://m.clewx.com/book/202107/06/12789_4602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