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1章(所以薄春山是小山哥哥?...)

书名:望春山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假面的盛宴 更新时间:2021-06-11 14:14:12

  11

  “你怎知道我是去我大伯家?”
  话说出口,顾玉汝才反应过来自己问了个蠢问题,薄家跟她家也算是街坊,邻居里知道她去顾大伯家的并不在少数。
  再说了,薄春山跟她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指不定哪回她不知道的情况下跟了她一路,自然知道她去哪儿也不稀奇。

  说起这个——
  “你平时不用做事,总是跟着我?”
  少女半挑着眉梢,眼角微微上扬,娴静的脸上多了丝不协调的锋芒,这两种冲突的气质融合在一处,让人诧异之余不禁目眩神迷。

  她的口气听不出是责怪还是调侃,但至少不是怕。
  薄春山愣了下,又笑了,笑得罕见灿烂,不是怕就好。
  “我闲人一个,不用做事。”

  顾玉汝眨了眨眼,眼中写满不信。
  薄春山也知道一时半会说不清楚,遂道:“其实我平时跟着你,也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
  他理直气壮地点点头:“你看那天,若不是我,还不知会出什么事。”

  他倒是揽功揽得一点都不心虚气短,说得也都是歪理,可人家说得没错,救命之恩,她不能反驳。
  顾玉汝眸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继续往前走着。
  薄春山几个大步跟上,偷看了她好几眼,也没看出她是生气还是没生气,想了想他道:“你也别生气,我也不是日日有空,我也忙着呢,像那回那回……我有事不就没来。”
  “再说了,你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日日固定走这一条路,就不怕歹人留意上?我这样也是为你好。”

  “有吗?”她突然停下脚步,好奇问道。
  “这……”
  薄春山语塞。
  还别说,真有。
  不过两个小地痞,就在这附近几条街混着,因顾玉汝日日都走这一条路对她留意上,不过还来不及做出什么,就被薄春山意外撞见了。

  之后自是不必说,被他收拾了一顿,那两个小地痞自然也不敢再动什么不轨之心。
  也是因为这事,薄春山才开始有空就出现在顾玉汝每日必经的路上,即是保护,也是私心。
  “原来还真有啊。”见他神色,顾玉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的语气有些许唏嘘,些许感叹。
  “你别怕,有我在,没人敢动你!”

  顾玉汝眼神更复杂了。
  原来在那段记忆里,从始至终她都误解了他,实际上……
  不过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

  ……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走了一会儿,薄春山没忍住问。
  顾玉汝的脚步停了一瞬,但也仅仅是一瞬。
  见她不说话,也不停脚步,薄春山也不出声了,默默地跟着一边走,走着走着他觉出不对。
  “这好像不是去你大伯家的路。”

  确实不是。
  她今天故意早出门,不过是为了去做一件事。

  *

  路线渐渐偏离,过了芦花桥,就是县南。
  定波县虽只是个县城,却也是明州府下大县之一。当地水系发达,纵横交错,不光有浙东运河环绕,还有曹娥江支流穿城而过。
  因这一条江,将整个定波县分成上下两个部分,县南和县东在上,县西和县北在下。
  顾家在县北,若是去县南势必要过河,不过这河上既有桥又有船,倒是不乏过河的途径。

  走进县南,能明显感觉到这里比县北要繁华许多,各种铺子鳞次栉比排列在大街两侧,街面又平整又宽阔,来往行人的衣着打扮也要比县北的人要光鲜些。
  能住在这里的,多是县里的富户。

  顾玉汝是个女子,虽不至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极少会走远路来县南。不过她也不是没来过,前世齐家就住在县南,所以她也算轻车熟路。
  一路过大街走小巷,大抵是顾虑着身边跟着薄春山,怕被熟人看见了,她都是避着人多的地方走,期间穿过好几条小巷,终于到达目的地。

  这条街还算热闹,临着道路两旁开了许多铺子和酒楼,而就在这条街的斜对面是一户人家的宅子。
  光看宅院门脸就知这家定不是普通人家,顾玉汝找了个不显眼但又能看见斜对面那处宅门的街角站了下来。
  “你站在这做甚?”
  “是不是等人?”

  顾玉汝也不知该怎么答,只能有些无奈道:“薄春山,要不你忙去吧,我有些事,等会儿我会自己回去。”
  薄春山当即不再问了,看着她侧脸的目光闪烁,显然这样的顾玉汝他是没见过的。
  顺着她目光看向不远处那处宅门,门楣上挂着偌大一个牌匾。

  乔府?
  玉汝来这里做甚?

  .

  随着时间的过去,时不时有过往行人好奇地看两人一眼。
  也是两人实在扎眼。
  一男一女,一个高大威猛,但看着就不像是个好人,一个年轻貌美,却是未嫁的打扮。
  顾玉汝心中有事可能没注意,但薄春山可不是瞎的,他在四周看了看,目光落在不远处的一个茶楼。

  “光这么站着也不是事,这样吧,我不问你想做什么,咱们找个茶楼坐着可好。”
  这样好声好气还带商量的样子,也是刀六和虎娃没看见,不然非要说太阳打西边出来的,老大何曾对人这样过。不过薄春山为顾玉汝破的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倒也不用稀奇。

  其实顾玉汝现在也累了。
  她心中只想着过来看看,完全没考虑周全,一路行来本就累得不轻,又站了这么久,早就是强弩之末。
  “被人看见了不好。”她有些犹豫道。
  “这里没人认识咱们,有人问起只管说是兄妹,想必也不会有人这么不识趣。你看那二楼,临窗视线又开阔,不管你是等人还是找人都极为方便,再说了上面僻静,不容易引人瞩目。”

  顾玉汝想了一下,觉得薄春山说得也挺有道理,便没再挣扎随着他往茶楼去了。
  进了茶楼,此时不是上客的时间,茶楼里十分安静。
  跑堂伙计迎上来后,看清薄春山的穿着一愣,脸色有几分难看又有几分警惕。
  薄春山仿若未觉,说要二楼临窗的那座,并随手扔给了他一角银子,那跑堂伙计面色一松后,恭恭敬敬地将两人引上了楼。

  期间,伙计好奇地看了顾玉汝两眼,顾玉汝倒是察觉到了,不过她并没有在意。
  薄春山似乎很高兴的模样,让小二上茶,还点了几样果子。
  多是酥糖、点心之类。
  “你点这些果子做甚,只吃茶就好。”
  光看这茶楼装潢和门脸,顾玉汝就知在这里吃茶不会便宜,自然不想多花冤枉钱。

  薄春山也不说什么,只管让伙计上来,伙计点头哈腰应了,直到下了楼去,才抹了一把汗。
  一个跑堂伙计凑了过来,道:“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龙虎帮的人出来吃茶竟然给银子?”
  “谁说不是,我想着莫是来收这个月的月钱,可想着前几日掌柜才给的,应该没那么快,又看还带着个女子。”

  “那女子也不知与此人什么关系……”
  一个袖子从后面打过来,正好打在说话伙计的头上。
  胡掌柜走到两人面前,皱眉道:“不干活尽在这胡叨叨什么!”
  两个伙计忙做噤声束手状。

  “掌柜的。”
  “来者是客,不该说的话少说,免得给茶楼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这茶楼在这片儿开得也有些年头了,龙虎帮是干什么的,没人比胡掌柜更清楚,自然不想惹事,两个伙计被教训了一通,忙下去干活了不提。

  .

  这不过是个小插曲,楼上二人自是不知。
  等伙计上了果子盘,薄春山把碟子往顾玉汝面前。
  “尝尝这杏仁糖怎么样?”
  顾玉汝正喝着茶,目光有意无意地看着窗外,闻言愣了一下,道:“又不是小孩,哪还要吃什么糖。”

  “怎么,你现在不喜欢吃糖了?”薄春山笑脸凝滞了下,又笑道,“你不尝尝,又怎知好吃不好吃。”
  顾玉汝不想与他争辩,拿出帕子擦了擦手,从碟中捻起一块儿。吃的时候,用帕子半掩着面,喂进嘴里。

  她这动作优雅又好看,薄春山这个地痞哪曾见过这等架势,除了觉得好看,还是觉得好看。
  而顾玉汝却下意识滞了下。
  无他,这动作和礼仪都是‘顾玉汝’做熟悉的,按理说现在的她根本不懂这个,不过下一刻她就被嘴里的味道夺去了心神。

  这杏仁糖的味道,莫名有些熟悉。

  说是杏仁糖,其实是搀了花生的,杏仁占多,花生少点,和了麦芽糖做出来,吃起来口感酥脆,因着有花生和杏仁中和麦芽糖的甜味,倒不会让人觉得腻味。
  花生糖也是同样的做法,只是花生占多数。

  顾玉汝想起幼年。
  她幼年最喜吃糖,可吃糖坏牙,家中若是买糖,必然是杏仁糖或者花生糖,爹娘为了哄她,都会买这种相对来说没那么甜的糖与她吃。

  她还想起幼年,每次她娘买糖给她,她总会藏一块去和小山哥哥同吃。
  因为别人都有糖吃,只有小山哥哥没有糖吃,也没有人跟小山哥哥玩,只有她跟小山哥哥玩。
  可小山哥哥是谁呢?

  小山哥哥……
  这个词语似乎是一下子就蹦进了她的脑海里,让她既觉得非常熟悉,却又透露出一种陌生。
  薄春山?
  小山哥哥?

  顾玉汝其实已经记不太清这个人了,她只知道幼年似乎有这么一个玩伴,却又不记得这个人是谁,就好像她依稀记得薄春山小时候似乎跟巷中的小伙伴一起玩过,但她也没有记忆了,只记得她娘一直叮嘱她‘不要跟薄家那孩子玩’。
  巷中的很多人家都是这么叮嘱自家孩子的。
  所以薄春山是小山哥哥?

12630 403252 MjAyMS8wNi8wMy8jIyMxMjYzMA== https://m.clewx.com/book/202106/03/12630_4032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