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一十六章(逻辑鬼才(二更)...)

书名:爽文女主拒绝美强惨剧本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别寒 更新时间:2021-07-22 23:58:27

  在场的三人谁也没想到最后竟然会来人帮他们, 而且还是这么神不知鬼不觉进入结界。

  又是这么轻而易举破了阵法。

  风祁虽心有疑惑,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他抬眸看了一眼突然出现的清岫,而后上前朝着她行了个剑礼。

  礼数周到, 和之前时候没什么两样。

  “多谢师姐出手相助。”

  他们两人是同辈,可按照入门的时间来看, 清岫是和陆九洲差不多年岁的。

  风祁理应该尊称对方一声师姐。

  一旁的戚百里和桃源没什么交集, 而且按照为妖到现在的年纪, 他至少也比清岫年长个百来岁。

  他见风祁对她这般客气, 又因为其的确帮了忙,少有的对一个人修好脸色地微微颔首打了招呼。

  对于两人什么反应清岫并不在意,她将手中的桃枝收回。

  视线这才落在了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白穗身上。

  “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啊没, 就是刚才在阵法里难受了那么一小会儿, 出来了就好受多了。”

  白穗摇了摇头这么回答着,瞧着清岫漫不经心拍着身上的灰尘。

  斟酌了下语句继续真诚感谢道 。

  “清岫师姐, 谢谢你,要不是你及时赶来我今天可能真就得交代在着儿了……”

  清岫听到这里一顿, 神情冷淡地扫了过去。

  “玉牌就在你手边, 扛不住捏碎了便是,非要自讨苦吃。”

  “我要是不过来, 你是不是真的打算为了一次试炼连命都不要了?”

  她知道清岫是关心自己,虽然语气冷了些, 可对方又不知道她可以读档重来。

  终究是自己理亏,白穗摸了摸鼻子, 也没敢反驳什么。

  白穗这少有的乖顺的样子,引的一旁的戚百里不由得抬眸多看了几眼。

  不想他视线刚看过去, 却先对上了一双清冷的眉眼。

  一般的人修嘴上说着只要是一心向善不做坏事的妖修他们都是欢迎的,然而真正真心接纳他们, 没有偏见的少之又少。

  所以无论是风祁还是其他修者对他警惕戚百里都能理解。

  只是清岫和他们不大一样,她视线落过来的时候没有排斥。眼神之中也没什么情绪波动。

  在戚百里以为对方要对自己说什么的时候,清岫收回了视线继续看向了白穗说道。

  “昨夜前来找你们滋事的那人是我队友,我从他那里得知了他将你们有卷轴的消息散播出去了,又在听路上有修者在打听你们的踪迹。”

  “我想着应该是你得罪了悬青门的人,他们一向睚眦必报,手段恶毒,我不放心便跟着他们一并过来了。”

  清岫原是不打算动手的。

  和风祁他们想的一样,想让白穗拿着他们练练手。

  没想到最后竟然闹成那般难堪。

  用诛杀妖魔的法阵对付昆山剑祖的亲传,这不单单是对白穗的羞辱,更是对顾止的侮辱。

  想到这里清岫脸色也有些不好看,脑子里下意识浮现出了少女刚才疼得蜷缩在一起的样子。

  其实这个阵法对寻常修者来威力没有这般大,毕竟是个专门诛杀妖魔的法阵,又不是针对修者的。

  只是白穗吞了那妖丹,妖力融入了四肢百骸之中。

  即使没了妖气,却也是会被那法阵锁定,压制的越来越重的。

  清岫红唇压着,皱着眉想要就着吞妖丹的事情训斥白穗几句,给她一个教训。

  可是看着她脸色还有些苍白的样子,又把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算了,不提这个了。”

  “这里的结界已经破开,刚才你们打斗时候的动静也应该被外面正找你们夺卷轴的人注意到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白穗一愣,有些意外地看向清岫。

  “师姐,你要和我们一起?”

  这话只是简单的疑问,可落在清岫耳朵里却没有多中听。

  她掀了下眼皮扫了过去。

  “怎么?不乐意?”

  “没没没,你愿意跟着我们一起自然再好不过了。毕竟我们现在算是众矢之的了,有你这样的大腿在他们肯定不敢轻易靠近。”

  白穗一边说着一边御剑过来,她飞到清岫旁边,示意她上来。

  “师姐你刚才帮我破阵辛苦了,这一路我御剑载着你走吧。”

  清岫脸色这才好看了些,在白穗殷勤的邀请下踩在了天启的剑面,任由少女载着她往前。

  风祁知道白穗和清岫关系不错,对于后者打算跟着他们一起的事情倒也没说什么。

  正在他御剑打算跟上的时候。

  银发金眸的妖修见白穗她们身影远去了之后,这才沉声开了口。

  “你就这么相信那个桃源的女修?就算你们认识,可这是试炼,她又是那个宁i的队友,保不准她也是过来抢卷轴的呢?”

  这个可能风祁还真没想过。

  清岫是个什么性子他再清楚不过了,绝不可能干这种事情。

  不过戚百里不熟悉她,这么想也是能理解的。

  “你多虑了,她和其他人不一样。她有绝对的实力收集卷轴,根本不需要来抢我们的。”

  少年眨了眨眼睛,又指了指刚才阵法布下的位置。

  “而且她要是真的对我们怀有恶意,干什么多此一举救白穗?”

  戚百里沉默了一瞬,也知道风祁说的有道理。

  只是他心里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妖修的直觉一向很准。

  他觉得那个清岫很不寻常。

  那个阵法他和风祁都不能轻易破开,可是偏偏清岫可以。

  不仅如此,这种用妖力才能破解的阵法,她却可以用灵力。

  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两个可能。

  要么就是清岫修为极高,至少在金丹程度。要么就是她知晓妖力的运转,又熟悉这种诛杀妖魔的阵法。

  无论是何种都很匪夷所思。

  戚百里这个疑问一直在心里萦绕着,直到他跟着风祁他们抵达了外围区。

  这一次他们选了一个临着一处灵泉位置的地方休憩,周围草木茂盛,极容易隐藏身影。

  他们现在卷轴什么都集齐了,剩下几日只要收好卷轴不被抢走就能顺利通过这次的试炼了。

  这个时候天并没有完全暗下来,但是白穗却显得特别高兴,从到了这里到现在都一直在清理着晚上要睡的地方。

  甚至还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了一床松软的棉被,还有一件干净的丝绸睡衣。

  要知道之前白穗基本上躺地上就能睡的,哪有这么讲究过。

  “清岫师姐,你来摸摸这被子软不软,颜色喜不喜欢?你要是不喜欢我还有一床蓝色的,我找了我师兄给我绣了花,可好看了。”

  白穗兴冲冲地抱着被子跑到清岫面前,小脸红扑扑的,少有的高兴。

  清岫对这些并不在意。见她这样又不好扫了她的兴,就顺着夸了句好看。

  “那好,那你就盖这一床,我盖另一床好了!”

  白穗说完又倒腾着腿跑过去套枕头,忙的不亦乐乎。

  风祁和戚百里正在一旁生火,后者抬眸看见了两人的睡觉的位置隔开了不小的距离。

  戚百里微微皱了皱眉。

  “你不是说她们两个关系好吗?怎么睡觉的地方隔这么远,而且一般女修不都是睡一起的吗,怎么还盖两床被子?这么生疏。”

  风祁对这些事情并不敏感。

  “清岫有些洁癖,不喜欢和外人有太多接触。不单单是白穗,对待桃源的同门也是如此。”

  青年没再说什么,心想着会不会是自己想多了的时候。

  白穗铺好了床,出了一身汗,然后走过去邀请清岫一起去里面的灵泉里泡一泡的时候。

  一直神情还算自然平和的女修身子一僵。

  她避开着白穗的视线,有些磕绊地回绝了她。

  少女心大没在意,以为她太累了需要休息,于是径直先往灵泉那边过去了。

  不一会儿树木掩映之后传来了“哗哗”的水声,在夜幕之中清晰入耳。

  这一次不单单是清岫了,一旁生火的风祁脸“噌”的一下红了起来,低着头直勾勾盯着火焰摇曳,不敢往旁处乱看分毫。

  唯独戚百里没什么反应。

  妖修没什么礼义廉耻,只要看对眼了,露天求欢,直接上演一场活春宫也是常有的事情。

  他金色的眸子闪了闪。

  抬眸看向了不远处不自觉喉结滚动,咽了下口水的清岫。

  半晌,在风祁受不了想要直接隔绝听觉的时候。

  身旁一个声音混着夜风,凉凉地传到了少年的耳畔。

  “……她真的是你的师姐吗?”

  风祁一愣,猛地抬头看了过来。

  “你这话什么意思?”

  他不解地看向戚百里,又看向不远处比他还先隔绝了听觉的清岫。

  半晌,在青年以为对方也和自己一样发现了什么的时候。

  风祁沉默了一瞬,抬起手摸了下自己的脸闷闷开口。

  “……我长得有那么显老吗?”

  “……”

  逻辑鬼才。

  

12506 460681 MjAyMS8wNS8xNi8jIyMxMjUwNg== https://m.clewx.com/book/202105/16/12506_4606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