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十九章 过去

书名:当沙雕我真不是自愿的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一粒糟糠 更新时间:2021-06-11 18:47:12

  其实这样的日子于时悠而言已经重复了无数遍,她每日不是被陌生的人打就是骂,她就像一条生活在阴沟暗巷的流浪狗,受尽委屈和白眼。

  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会持续多久,就像是看到太阳的黑夜一直笼罩着她。

  欺负她的人也是药灵族的,仗着自己家里稍有些财力就为非作歹,像时悠这样跌落到最底层的生物不过是他们玩乐的工具。

  “我要你变成小狗陪我们玩!”那个胖男孩面带嘲讽嬉笑着说,他一说完,跟在他身边的那群人也发出哄笑声。

  对他们而言,欺负时悠不过是与欺负一只小狗一样好玩。

  时悠想跑,胖男孩一脚踩在她稚嫩的小手上,时悠痛的浑身颤抖,但是她知道尊严让她不说任何一句低头弯腰的话。

  为了反抗男孩的欺负,她另一只手一把抓住胖男孩的脚踝,坚硬的牙齿猝不及防的咬了上去。

  那胖男孩顿时痛的哇哇大叫,跳起来倒退三步对身旁的人大吼:“给我狠狠的打!用力的打!我要她生不如死!”

  周围的人将她快速围拢,撸起袖子凶神恶煞对着时悠这个小女孩拳打脚踢。

  众人良久才散去,打得时悠只剩最后一口气,她浑身是伤,颤颤巍巍的想要爬起来,可是于身受重伤的她而言,这无疑是无法完成的事。

  她只得再次摔在地上,鼻青脸肿的慢慢朝前爬。

  刚才看戏的群众们因为热闹结束全部散去,没有一个人上去帮时悠一把。

  是啊!他们又怎么会帮一个身上沾了污点的人呢?

  这么小的年纪,她已经深谙人性。

  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像她这样的人,谁帮她无疑是在害自己。

  几天没有进食,时悠饿的脸色发黄,神智不清,再加上这一顿毒打,她已经奄奄一息。

  昏迷中她想假如自己就这么死了,或许也挺好,这样自己就能跟爸爸妈妈在一起了。

  只是唯一的遗憾是她还没有替自己的父母伸冤,就这么死了,还真有些死不瞑目。

  那年,时悠的爸妈是村里出了名的药灵,他们做的药总能使他们药到病除,无人不称赞他们为药圣先师。

  树大招风,他们出了名以后,被药灵村有地位的长老看中,长老便以招募贤士为由将他们招于麾下。

  原以为是帮着治病救人,却不料在长老手下不过是帮着做下手,若是有人被治药到病除,长老便会自夸是自己的功劳,若是没有得到效果,便会怪在手下人的身上。

  时悠爸妈看透了长老的把戏,自己不愿做这工具人,便想要请愿离开。

  谁承想那长老是个心胸狭窄,气量狭小之人。表面上劝说时悠爸妈再呆三日,三日工作交接完毕便由他们回去闲云野鹤,其实早就想了个陷人于不义的招数。

  那长老怎么会放时悠爸妈回去,要是回到他地,在他人的地方时说自己的坏话,那自己的脸面该放在哪里?自己的圣名不就毁于一旦了吗?

  那日,有药灵前来治病问药,时悠爸妈便开了单子,单子给长老过目,长老指使人换了单子上的药材,将一味极为毒的药混入其中,时悠爸妈不知真相。

  他们只觉得长老也就抢抢他人功劳,做些偷鸡摸狗的坏事,怎么会想到自己已经触犯了他人的禁忌,早已是死路一条。

  那药灵拿药走以后的第二天他的家人便抬着药灵的尸体闹事,长老的名声一向清正,谁也没有联想到他的身上。

  长老公正廉明为了交还一个公道,便将时悠爸妈推了出去。

  时悠爸妈也是老实人,别人问是否是他们开的药,他们想也不想便承认了,谁知道这便落人口实,成了定罪的证据。

  原以为世间的是非黑白可以得到辩驳,但是等待他们的却是真相不明,口诛笔伐的声讨。

  时悠那时年幼,她只记得爸妈死的那天,药灵村下了大雪,明明是炎炎夏日,却飘起了鹅毛大雪,在烈日之下,雪洋洋洒洒的落在时悠爸妈的尸体上。

  大雪那样白却洗不去他们身上沾染的污秽。

  “小悠,你要相信爸妈是清白的,我们从未害过任何人。”

  “我信!我信!”

  “是有人陷害我们,我们被构陷于此,他们却未曾受到一点点伤害!”

  “真是天理不公!”

  时悠握着爸妈的手哭的像个泪人,她抽噎着:“爸妈!总有一天,我一定为你们讨回公道!为你们申冤!”

  “小悠,人心复杂,你万不可轻易相信!”时悠爸妈说完这最后一句话便含恨而终。

  他们死不瞑目,年幼的时悠撕心裂肺嚎啕大哭,从此以后她便是个没有爸妈的孩子,这个世界原来是如此黑暗可怕。

  花香鸟语,暖风春日只是这个世界的伪装。

  曾经她多么相信这个世界是如此的美好,原来全都是假的!

  时悠拖着孱弱的身子缩在一个阴暗潮湿的暗巷里,她想可能这一次自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她轻轻的合上眼睛,有一簇光缓缓落在她的眼前,她伸出手想要靠近。

  好温暖,好光明,好像跟爸妈在一起时的烛火。

  灯火辉煌的城镇上一辆马车疾驶而过,谁也没有发现在某个角落里有这样一个小孩蜷缩着身体,渴望着死亡。

  马车的轮子驶过水潭溅起巨大且脏污的水花,无情的溅在时悠残破的身体上。

  “或许这样死也挺好……”想着闭上了眼睛。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会让她留恋。

  正当她决意等待死亡的时候,却有一双手放在了她的脸上。

  “爸!这里有个小女孩好可怜,我们救救她好不好?”

  “救什么!我们家里连饭都不够吃!还怎么养一个人?”

  “爸!”小男孩撒着娇拉着男人的手:“爸爸,救救她吧!她好可怜,浑身都是伤,可能就要死了!假如你愿意救她,我愿意将我的饭分一半给她,我愿意以后都少吃一点。”

  或许是男孩眼里的亮光,又或许是他的善良打动了男人,男人低下身伸手摸了摸男孩的脸,最终答应了男孩的请求。

  这个地方很温暖,还有亮光,身上盖着的被子十分柔软舒服。

  时悠怀疑自己已经在天堂里。

  “啊!你醒啦!”小男孩惊喜。

  “这是哪里?是天堂吗?”时悠眨着眼睛问道。

  小男孩笑着说:“你病糊涂了吧!这里不是天堂,是我家。”

  “你是谁?”时悠问。

  “我叫顾思安。”小男孩做着自我介绍。

  “顾思安,是个好听的名字……”时悠的脑子有些烧糊涂了,喃喃着这句话便昏睡了过去。

12471 403748 MjAyMS8wNS8wOS8jIyMxMjQ3MQ== https://m.clewx.com/book/202105/09/12471_4037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