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31 人赃并获:无论何时,都能看清你

书名: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21-06-03 10:05:10

  医院里

  苏呈和肖冬忆无聊,正在打游戏。

  他们都属于白天睡太多,晚上睡不着那类。

  肖冬忆心里郁闷,把情绪都发泄在了游戏里,频频出错,搞得苏呈眉头直皱,“肖叔叔,你别主动送人头,你会不会玩啊?”

  “你就没送过人头?”

  “我那是失误!”

  ……

  一局游戏没结束,两人就为了谁更菜争执不休,搞得队友很崩溃:

  这两人都属于人菜瘾大,明明都玩得都很垃圾,却又如此自信……

  “嗳,肖叔叔……”苏呈凑到肖冬忆身边。

  “你又想干嘛?”

  “你和舅舅关系很好?”

  肖冬忆挑眉,“怎么?你想打听他的事?”

  “我……我才没有!”

  他傲娇得别过脸,说到底都是个孩子,许多事都挂在脸上。

  “少年,这世上有两种人,一种是正常人,一种是陆时渊。”

  “说明舅舅是个特立独行的人?”

  “何止啊,他可太特别了。”

  苏呈看着他,“叔叔,你知道一个法国作家叫加缪吗?”

  肖冬忆皱眉,这小子又在扯什么?大半夜的,难不成要和自己聊文学、谈人生?

  “你想说什么?”

  “加缪曾说过:一切特立独行的人格,都意味着强大。”

  “……”

  “总结:舅舅是个很强大的人!”

  肖冬忆懵逼了,这个逻辑,他竟一时无法反驳。

  苏呈却暗自坚定了一个想法:

  舅舅很强大,是一条值得拥抱的大腿!

  他拿出手机,给苏羡意发信息:

  【姐,姐夫很不错,入股不亏,你值得拥有。】

  **

  另一边

  苏羡意屏着呼吸,手指轻触他的眼镜边缘,金丝框,冷硬微凉,激得她心头一紧。

  可有些念头,一旦从心底滋生,就会被无限放大,尤其是此时,月黑风高,太适合做点什么了。

  “舅舅……”苏羡意低声喊他,没反应。

  陆小胆趴在沙发一角,睁着一双大大的猫眼,紧盯着她。

  她的手指再度触碰到他的眼镜,中指与拇指捏住镜框上下两端,稍稍试了下,取下来,似乎不难。

  此时的苏羡意,紧张到了极点。

  她都不知自己是从何处借的胆子,居然就真的付诸行动,轻缓得摘下了他的眼镜,可是刚取下一半,只听“嗡嗡——”两声,她的手机忽然震动。

  下一秒

  手腕倏得被人攥住。

  他动作极快,苏羡意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被抓了个正着。

  还是人赃并获那种!

  陆时渊睁开了眼,原本盖在他身上的薄毯也有大半滑落到地上。

  猝不及防,撞进他的视线,苏羡意的呼吸都乱了节奏。

  眼镜摘了一半,她可以清晰看到他的眼睛……

  生得特别漂亮,眼尾微翘,天然带着股撩人的神态,眼底睡意未散,透着股懒散的勾人劲儿。

  “意意?”

  刚醒,他声音粗沉喑哑,厮磨得人耳朵发烫。

  而他的手紧紧箍着她的手腕,掌心散发的热意,贴着她腕处的皮子,好似将她皮肤都烧得微红。

  “你在干什么?”

  他连开口说话,呼吸都是热的。

  “我……”

  苏羡意没想到第一次干坏事就被抓包,又羞又窘,神经紧绷到了极点。

  “嗯?”陆时渊没开口,嗓子眼喑哑着,尾音拖长,似是逼问,又很勾人。

  “你刚才睡着了,我担心你戴着眼镜睡觉不舒服,或是把眼镜弄坏了,所以……”苏羡意虽然心慌,还是寻了个借口。

  陆时渊嗯了声,“那听你的,就摘了吧——”

  他的手仍旧抓着她的手腕,紧紧箍着。

  稍稍用力,带动她的手,牵引着她,将眼镜取下。

  他的长相本就极具侵略性和压迫感,只是寻常戴着眼镜,被压着,此时被完全释放,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不急洒脱的野性,更多的则是……

  摄人心魄的魅力。

  就好似脱离束缚的风,穿林打叶,遇火则燃。

  “摘了眼镜,好像是舒服许多。”

  陆时渊方才确实睡着了,连他自己都觉得惊讶,家庭环境影响,他并不是个随时随地都能安稳入睡的人。

  “那就好。”

  苏羡意悻悻笑着,可手腕仍旧被他扣着。

  他不松,她不动。

  她此时的姿势过于别扭,陆时渊背倚沙发,自然觉得舒服,可她弯腰半蹲,刚才被他醒来吓得身子都软了,这要是撑不住,怕是会摔在他身上。

  “好像从没见你摘下过眼镜,你近视度数很深?”

  苏羡意干坏事心慌,自然想岔开话题。

  陆时渊笑了笑,“还可以,你不用担心,戴不戴眼镜……”

  “我都能清晰地看到你。”

  紧盯着她,眸光深邃。

  “砰——”一声,苏羡意好似听到自己的心脏狠狠颤了下。

  从陆时渊的角度,稍稍仰面,就能清晰看到她的脸,泛着红,散着热,无措又温顺。

  他目光沉沉,昏黄的柔光中,他的喉结明显滚动了下……

  想亲。

  苏羡意的目光中,他好似靠得越来越近了。

  漆黑的瞳孔里,她甚至可以看到自己的倒影,慌乱无措。

  待近到他的呼吸沾染到了镜片上,瞬间在上面晕了层轻薄的白雾,随着他的呼吸,雾气忽隐忽现。

  苏羡意的心跳也随之加快,腿软得几乎要支撑不住。

  他、他……

  想干嘛?

  ------题外话------

  眼镜最终还是摘了,这算是一人摘了一半吧,哈哈,大家猜对了吗?

  苏呈:姐夫,上啊,冲啊——

  苏羡意:你是谁的弟弟?

  苏呈:你敢说你一点都不期待?

  苏羡意:……

  苏呈:啦啦啦啦啦,没有办法,我姐夫就是这么强大!

12446 381526 MjAyMS8wNS8wNi8jIyMxMjQ0Ng== https://m.clewx.com/book/202105/06/12446_3815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