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27 戒烟消愁陆舅舅,朝气蓬勃小奶狗

书名: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21-05-31 10:01:04

  夜色茫茫,天边好似裹了浓墨,浓稠深沉,不见一丝星光。

  院子内,木刻路灯光线昏沉,陆时渊半边身子倚在一侧柱子上,撕开烟盒,抽了根捏在手里,轻轻在烟盒上磕了下。

  把烟含在嘴里,微微偏头,“啪嗒——”打火机的光亮将他半边脸照得越发清晰。

  只吸了一口,他便抬手把烟拧灭。

  两年前的烟,早已变了味儿。

  就好像他和苏羡意之间相隔的这几年,或许感情也会变味。

  “烟瘾犯了?”

  陆时渊循声看去,“爷爷。”

  老爷子穿着睡衣,夜凉,披了件外套,“工作上遇到烦心事?”

  “不是。”

  活了一把年纪,何其精明,陆老打量着孙子,“难道说……你有感情生活了?”

  那表情,几乎和活见鬼差不多。

  “……”

  陆老拢了拢外套,“恋爱嘛,都是有苦有甜的。”

  “我还没谈恋爱。”

  “哦——”老爷子声音意味深长,“你是单相思?”

  陆时渊缄默。

  老爷子从口袋摸了半包烟塞给他,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就走,陆时渊垂头看着手里的烟,哭笑不得,这小老头什么意思?

  **

  另一边

  苏羡意早已吃饱,看着苏呈还在和面前的龙虾鏖战。

  一边吃,还一边控诉这些年父亲对他的“施虐和暴行”,以及他的反抗。

  “从小到大,他真打过你?”苏羡意低头帮他剥虾。

  “打过啊,第一次是在小学……反正那时候写作文,老师都爱布置写爸爸妈妈吗?我就在作文里吐槽了我爸。”

  “被他看到了?”

  “可能是我描述地太凄惨,老师以为我被虐待了,特意来家访,旁敲侧击给我爸上了堂亲子教育课。”

  “后来呢?”

  “我的屁股疼了半个月,他还逼着我写了一篇命题作文。”

  “题目就叫《我有一个好爸爸》,全篇都是对他的彩虹屁。”

  苏呈说起这段经历,一脸绝望。

  “还有我高中偷偷去黑网吧,其他家长是把人揪出来带回家,他直接去派出所举报,说他们给未成年上网开辟绿色通道,把网吧给端了。”

  “斩草除根,真是牛逼。”

  “扑哧——”苏羡意实在没忍住。

  她又在剥虾,手指稍一用力,虾头里的汁水溅出,不小心弄到了她的衣服上,“我要去下洗手间。”

  汤汁里有油,她担心沾了衣服,时间太久,洗不掉。

  “我陪你去吧,我吃饱了,正好去洗手。”

  此时已接近凌晨,龙虾馆的生意反而越发红火,吃宵夜的人络绎不绝,两人刚从包厢出来,就迎面碰上了一伙人。

  男男女女,约有七八个。

  苏羡意只抬头掠了眼迎面而来的人,没上心,倒是那伙人先开口。

  “苏呈?”

  “这不是我们的乖乖仔吗?好学生这么晚该回家,马上高考了,你还有空这么晚出来,回家喝牛奶睡觉吧。”

  “你们是脑子坏了吗?人家是保送生,牛逼着呢!”

  ……

  几人哄笑出声,苏呈倒是不理会。

  这话听的人心底不舒服,尤其是接下来这句,“呦,咱们好学生也带妹子了啊,长得挺漂亮啊。”

  苏呈皱眉,目光骤冷。

  此时有女生笑着从那群人后侧走出来,“你们胡说什么,他们是姐弟。”

  苏羡意目光落在她身上,倒是熟人,蔡蕙敏。

  目光相撞,她勾唇一笑,“好巧啊苏小姐,又见面了。”

  “是挺巧。”

  “那我们先走了,上次的饭没吃成,有空再聚。”

  苏羡意只笑了笑。

  待一群人离开,苏呈才凑到她面前,“姐,你怎么认识这群傻逼的?”

  “……”

  “我们可以与天斗与地斗,但是不能和傻逼斗。”

  苏羡意清了下嗓子,“你和他们很熟?”

  “不熟,康城就这么大,里面有几个家里条件不错,跟我爸出去吃饭见过,其余那几个就是跟着混吃混喝。”

  “听他们说话的语气,你们之间有矛盾?”

  “你看我脑子好,长得还帅,家里条件也不错,简直是电视剧、小说男主的标配啊,谁不嫉妒我。”

  苏羡意悻悻一笑,还真是低估了他的自恋程度。

  这次相遇,苏羡意倒没放在心上,回去就睡了,倒是苏呈精力旺盛,深更半夜不睡觉,找人王者开黑。

  ——

  约莫是后半夜,苏羡意被一阵敲门声吵醒,急忙翻身下床,却瞧见苏呈捂着肚子,佝偻着背,一个劲儿喊疼。

  “怎么回事?哪里疼?”苏羡意瞬间清醒。

  “我也不知道。”

  苏呈说不清,脸色格外苍白,唇上也毫无血色。

  “去医院。”苏羡意当机立断。

  此时已凌晨三点多,两人出了小区也不好打车,幸亏值班保安有个小面包车,帮忙将他们送往了最近的医院,挂了急诊。

  到了急诊室,值班医生稍稍按了他的腹部,他就疼得嗷嗷直叫。

  又询问最近吃了什么,苏羡意这才知道,吃完小龙虾,他回家还偷喝了两瓶冰可乐。

  “急性肠胃炎,我给他拿点药,吃完留下观察一阵,如果有需要,可能要在医院住几天。”

  苏呈一听住院,整个人都萎了。

  苏羡意去拿药时,匆匆忙忙,倒是意外碰见了熟人。

  “小外甥女?这个时间来医院?”

  “肖……叔叔?”苏羡意看向肖冬忆,“您今晚值班?”

  “不是,有个手术做到了凌晨两点多,刚吃了点东西,准备回家,你身体不舒服?”

  “没有我,是我弟弟。”

  弟弟?

  肖冬忆虽然独守着一大片瓜田,孤独又寂寞,但也无法阻挡他吃瓜的热情,借着帮忙为由,陪同苏羡意取药,又去探望苏呈。

  苏呈吃了药,情况虽有好转,医生却还是建议住院观察。

  **

  另一边

  陆时渊今晚本就辗转难眠,刚闭眼眯了会儿,就被电话吵醒。

  看到来电显示,眼底寒意毕现。

  却还是按下了接听键,“这么晚,你最好有重要的事要说。”

  肖冬忆嘿嘿一乐,“你之前不是信誓旦旦说,你家小姑娘喜欢你吗?还强调特别喜欢,那你知不知道她身边有个小奶狗?”

  “小男生长得还挺好看,俊朗阳光。”

  “年轻啊,朝气蓬勃,真是让人羡慕的年纪。”

  “……”

  陆时渊越听脸越黑。

  鬼知道肖冬忆口中朝气蓬勃的少年,此时正躺在病床上,满脸苍白,奄奄一息,毫无生气。

  ------题外话------

  其实这章的标题还差几个字【煽风点火肖医生】

  陆舅舅和弟弟对手戏马上就要来了,哈哈

  弟弟别怕,等你姐夫回来,让他亲自给你看病。

  苏呈:我都懂,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都会让他遭点罪。

  陆舅舅:小奶狗?朝气蓬勃?【微笑】

  苏呈:……

12446 364247 MjAyMS8wNS8wNi8jIyMxMjQ0Ng== https://m.clewx.com/book/202105/06/12446_3642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