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23 同父异母的弟弟:内心慌得一逼

书名: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21-05-27 10:08:21

  梦里……

  陆时渊穿着白衬衫,单手拉扯着领带,将领口的扣子解开两口,露出精致的锁骨,俯身靠过来。

  她坐在沙发上,无路可退,身子往后一仰,整个人就被他抵在了沙发里。

  “还真把我当舅舅了?”他声音沙哑,寸寸勾人。

  “我……”

  “还是你喜欢叫爸爸?”

  这后面的梦尺度越发离谱,也越发羞耻起来,苏羡意是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的。

  五月下旬,今日康城的气温已攀升到30度,苏羡意被热出一身汗,看了眼手机,苏永诚的电话,便给他回了个,“爸?”

  “不会还在睡觉吧?”苏永诚笑道。

  “昨晚睡得迟。”

  “你什么时候有空回家吃饭?”

  其实苏永诚经常找她,只是她前段时间过敏就没出门,却也不好总是拒绝,“我最近都有空。”

  “那就今晚?我去接你。”

  “我自己过去就行。”

  ……

  挂了电话,苏羡意赶紧起床冲了个澡,想起昨夜那个羞耻的梦,臊得满脸通红。

  自己最近是怎么了?前一晚梦到陆时渊要做她男友,昨晚就要做她爸?尺度真是一天比一天大。

  太邪恶了!

  洗澡吃完早饭,她准备出门买点东西,虽说晚上是回自己家吃饭,可苏永诚早已重新组建家庭,还有一双儿女,空着手过去总不太好。

  结果一出门,就在电梯口碰见了陆时渊……

  她此时还半张着嘴打哈气,一时竟愣了神。

  怎么能在他面前打哈气?

  忽得一下,苏羡意整张小脸涨得通红,“舅、舅舅,早。”

  “早。”陆时渊看了她一眼。

  头发盘着,白色长袖,浅灰色的宽松裤子,穿着双运动鞋,浑身还透着股青涩稚嫩的学生气。

  两人进入电梯后,苏羡意才偷偷打量着他。

  十分简单的偏白色薄衫,黑色长裤,头发似乎没怎么整理,随意打散,稍许遮了眉眼,换了副黑边眼镜,斯文又禁欲。

  “您今天没去上班?”

  苏羡意状似寒暄无意得开口,她记得那日聚餐,只听说他们休息一天。

  她压根没想到陆时渊会在家,要不然怎么都要收拾一番才敢踏出门。

  “请假了。”

  “请假?”

  “我明天要回一趟燕京。”陆时渊说着看了她一眼,“有件事想找你帮忙?”

  “什么?”

  “我可能要离开几天,想请你帮我照顾一下陆小胆。”

  “好。”苏羡意欣然应允,别说照顾猫了,就是照顾他也没问题啊。

  “猫粮、猫砂的位置你也都清楚,你可以按时去我家给它喂点吃的,把它带回家也行,看你方便。”

  苏羡意点头应着。

  “我们家门的密码是六个1。”

  “你这密码是认真的?太过简单了吧。”

  陆时渊却笑道,“嗯,都是1,我就比较喜欢这种简单的,至少不会忘。”

  苏羡意的脸瞬间爆红,他不就是在说自己喝醉按错密码的事吗?

  出了单元楼,两人分道扬镳,苏羡意去超市选礼物时,好友打来电话,“……你是第一次见你父亲再娶的这个阿姨吧?”

  “是啊,以前就看过照片,也不知道买点什么好。”

  “我觉得你还是得小心点。”

  “什么意思?”

  “你这样的情况我在小说里见多了,通常来说,这后妈啊都很厉害,特别有手段,她自己还有孩子,可能以为你回家是去抢财产的,肯定会给你穿小鞋。”

  苏羡意悻悻笑着,“不至于吧。”

  “总之你给我打起精神,打扮得漂亮点,拿出架子,那也是你家,还能让她欺负了不成?”

  “我知道了。”

  “你没有害人之心,但她可能会给你下马威,我估计她那两个孩子也不是省油的灯,你当心点。”

  ……

  苏羡意不愿待在苏家,自然也有顾虑,她太久没回康城,父亲有了自己的小家庭,这么多年再回去,自己就像个格格不入的外人,同住一个屋檐下,谁都不自在。

  所以她回康城后,在酒店住了两晚后搬到了帝景苑。

  除了见过苏永诚,对他后娶的妻子、子女都没打过照面。

  女儿比苏羡意大一岁,是那位阿姨与前夫所生;与苏羡意有血缘关系的,只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据说17,今年高考。

  **

  傍晚

  苏羡意提着礼物打车到了苏家所处的别墅区,她没想到出租进不去,进出还需要业主同意。

  她本不想麻烦苏永诚,直接过去,却还是迫不得已给他打去了电话。

  “你过来也不提前说一声。”苏永诚语气嗔怪,“你等着,我去接你。”

  苏羡意在门卫室等了几分钟,原以为会是苏永诚过来,却看到一个骑电动车、戴着头盔的少年飞驰而来。

  小电驴停在保卫处,他看着苏羡意却不说话。

  那眼神,颇有些凶狠。

  白T,牛仔裤,摘下头盔时,头发有些蓬松微卷,阳光下泛着懒洋洋的柔光,就是他个子很高,与电动车格格不入。

  这是自己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苏家实力还不错,他怎么说也算个小富二代吧,怎么骑电动车?

  这标配不对啊。

  “是小呈啊,这是你家亲戚?”保安处大叔认识他。

  “嗯。”苏呈将车停好,走到苏羡意面前,别别扭扭得说了句,“我爸让我来的。”

  整张脸上写着五个字:

  我是被迫的!

  “麻烦你了。”苏羡意看了眼自己的一堆礼物,又瞄了眼他的小电驴,“东西可能放不下。”

  “应该可以。”

  苏呈将礼物挂在车把手上,还有部分放在脚踏板上。

  这些都是礼盒,东西不多,却很占地方,将所有东西放好,这电动车就没法骑了。

  苏羡意抿了抿嘴,“要不我们走回去?”

  苏呈闷声点头。

  两人一路也没说什么话,苏羡意却敏锐得察觉到,这少年一直在偷看自己,只是他的偷看有些明目张胆。

  苏羡意忽然看向他,目光相撞,她微微一笑,少年高冷的别过头。

  苏呈推着小电驴,深吸一口气:

  我该怎么办?

  他自认为平时挺能说会道的的,嘴里的火车能跑上喜马拉雅山颠,可现在却紧张得半个字都吐不出来!

  苏羡意则抿了抿唇,看样子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不太喜欢自己啊。

  殊不知他此时内心慌得一逼!

  而此时的苏家

  苏永诚正站在门口张望,“这小子自己主动要去接人,怎么去这么久?”

  ------题外话------

  这个弟弟以后会是个神助攻,哈哈

  苏家少年:我该说什么?我完了,我很紧张。

  苏羡意:富二代骑电动车?感觉怪怪的。

12446 353158 MjAyMS8wNS8wNi8jIyMxMjQ0Ng== https://m.clewx.com/book/202105/06/12446_3531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