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21 上药,还真把我当舅舅了?

书名: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21-05-25 10:03:15

  陆时渊弯腰,将刚才被陆小胆当玩具的螺丝帽归置回原处。

  “舅舅,刚才是我妈打电话,所以……”苏羡意试图向他解释原委。

  “所以你觉得跟我在一起,很见不得人?”

  “不是,绝对没有!”

  苏羡意急忙摇头。

  “先是舅舅,再是爸爸,下次你准备叫我什么?”陆时渊那语气,好似是get到了什么。

  苏羡意瞬间察觉到不对劲的点,怔愣数秒,脸突然爆红!

  他该不会以为自己有什么特殊情.趣或者癖好吧?

  “舅舅,我其实……”

  苏羡意想解释,又担心陆时渊压根没那个想法,那岂不是暴露了自己邪恶的思想?

  “嗯?”

  “没、没事,你是要搭猫舍吗?需不需要我帮忙?”苏羡意急忙转移话题。

  “你会这个?”陆时渊询问。

  “应该没问题,我以前自己组装过书架,还有其他小东西,不过我需要先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

  苏羡意此时还能闻到自己身上残留的酒味。

  ——

  刚回到家,苏羡意稍稍舒了口气,颓然得跌坐在沙发上,随即给好友拨了个电话,“我该怎么办,我完了。”

  “昨晚的事你还记得多少?”

  “我不知道是做梦还是真实发生过,他说要做我男朋友。”

  电话那头的人沉思两秒,“你在做梦。”

  “……”

  “不就是他家睡了一晚吗?既然什么都没发生,你怕什么。”

  “我刚才差点喊他爸爸,他可能觉得我有特殊癖好。”

  “你平时一声不响的,真看不出来啊,还是你会玩。”

  苏羡意又在客厅发了会儿呆,才拖着沉重的步伐,耷拉着脑袋回房洗澡。

  暗自咬牙发誓,以后绝不喝酒。

  **

  约莫一个小时后,苏羡意敲开了隔壁的门。

  陆时渊已经将猫舍的基础搭建出来,剩下的工作只是将剩余木条用螺丝拧进去,不许动脑,都是体力活儿。

  “舅舅,我来吧。”苏羡意试图帮忙。

  “差不多快好了,你帮我盯着猫,别让它再弄螺丝。”

  苏羡意想帮忙,也是想弥补昨晚的愧疚,看陆时渊今早的表现,自己昨天怕是对他做了什么。

  她一边撸猫,一边观察他。

  袖子卷至肘处,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正拿着螺丝刀在拧木条,从腕骨线条在手指骨节,处处都透着股艺术感。

  此时他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陆时渊很自然起身去另一侧接电话,“喂,妈……”

  苏羡意百无聊赖,便蹲在猫舍前,看了眼一侧的说明书,拿着开始拧螺丝上木条。

  不过陆时渊接听电话的声音却断断续续传来。

  距离原因,虽然听得不真切,却也隐隐听他提到了回家、燕京等字眼。

  昨晚聚餐,苏羡意也大概清楚陆时渊等人来康城,是因为一些医疗科研项目,并不会久留,难道他近期就要走。

  好不容易再相见,苏羡意哪儿舍得,瞬间有些心神不宁。

  拧螺丝虽然是体力活,但也需要专注度,她一手扶正螺丝钉,一手拿着螺丝刀拧动,只是她心不在焉,手指一歪,螺丝刀从她另一只手背上划过。

  “嘶——”她闷哼一声,手背瞬时出现一道红痕。

  “妈,我有点事,先挂了。”不待那边回话,陆时渊就匆匆挂了电话走过去,握住她的手打量。

  她皮肤白,又敏感,划痕两边已迅速肿起,看上去挺严重。

  “疼吗?”陆时渊低声询问。

  他的手指从她火辣灼痛的划伤边缘轻轻擦过。

  苏羡意手被握着,只觉得浑身僵硬,心脏骤停,耳朵脖颈处都泛着红,一张小脸越发生动娇俏。

  “不疼。”她低声回答。

  “坐沙发上,我去拿冰块给你敷一下。”

  陆时渊动作很快,从冰箱内去了冰块,用毛巾包裹,递给她敷着患处,“家里没什么药,你等我一下,我很快回来。”

  苏羡意觉得被划伤一下,又没破皮,没什么大碍,最多就是手背肿两天,可她还没开口,陆时渊就推门出去了。

  到了小区单元楼下,碰到巡楼值班的物业,还笑着和他打了招呼,“陆医生,今天休息啊?”

  “嗯。”陆时渊回答平淡。

  长得帅,工作又好,物业自然对他印象深刻。

  “上次在群里发的那只猫是你的吧?”

  “是,不好意思,我还有事……”

  说完就匆匆离开,物业盯着的背影,呢喃自语:

  “什么事这么急,居然穿着拖鞋就出来了。”

  寻常见到陆时渊,几乎都是一身正装,今天怎么如此随意。

  ……

  也就一刻钟的功夫,陆时渊就回来了,买了碘酒,消肿药膏,还有一些医用棉签,虽是医生,不过他到康城时间也不算长,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家里并没备药。

  “我觉得冰敷后已经好多了,不需要涂药。”苏羡意将手递到他面前。

  “上药好得快。”

  陆时渊说着已经拧开消肿药膏,苏羡意坐在沙发上,他就很自然地弯腰半蹲,握住她的手,用棉签沾了药膏,在划痕上涂抹。

  他方才下楼去药店,匆匆忙忙,手心聚拢着热气,她的手却被冰袋浸透,俱是凉意。

  一冷一热,他的动作轻柔缱绻,好似在呵护珍宝,激得她浑身发麻。

  从她的角度,居高临下,可以看到他侧面。

  鼻梁上的细边眼镜在他眼下落了层暗影,清朗疏浚。

  “舅舅……”

  “嗯?”陆时渊抬头看她,“我弄疼你了?”

  “不是。”苏羡意微抿了下唇,她是想问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却又担心问了之后,自己怕是没脸见他。

  陆时渊仰头看她,这样的角度,让她的心跳莫名加快。

  “意意。”

  “嗯?”

  他握着她的手,指腹在她手背完好处轻轻摩挲了下,好似在她心上轻轻剐蹭一般,让她瞬时心跳紊乱。

  低沉的声音也随之刮进她的耳朵:

  “还真把我当舅舅了?”

  ------题外话------

  不然把你当什么?当爸爸?

  陆舅舅:她如果有这方面兴趣,我也可以配合。

  意意:……

12446 348643 MjAyMS8wNS8wNi8jIyMxMjQ0Ng== https://m.clewx.com/book/202105/06/12446_3486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