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19 被反撩?今夜无法做人

书名: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21-05-23 10:01:56

  灯灭寂黑,好似所有情绪都被压在一处,耳边的气息清晰可感的温热。

  苏羡意耳中的心跳声,被逐渐放大,“砰砰——”一次比一次更有力,她甚至有些神志不清。

  直至听到耳边低沉的一句:

  “意意?”

  一声呢称,好似瞬间勾了她的魂。

  此时一阵汽车鸣笛,声控灯亮起。

  金丝框眼镜下的黑眸,幽沉深邃,看着她,苏羡意呼吸急促着,不敢和他对视,他的目光好似有温度……

  烫得人心慌。

  气场强势,无孔不入般,让人心颤。

  她觉得,自己随时会被他吃掉。

  “现在可以跟我回家了?”陆时渊不可能在她醉酒的时候要什么名分,纯粹是吓唬她。

  苏羡意怕被吃掉,不敢放肆,乖乖点头。

  下一秒

  手被他牵住,苏羡意垂头,看着他修长的手指,扣在自己手腕上。

  触感温热,极其真实,让人无法忽视。

  伴随着开门声,陆小胆从门缝里探出脑袋,大抵是闻到了酒味,又戒备得往后退。

  “你先坐一下,我去给你倒杯水。”

  醉酒多喝水可以促进酒精代谢,陆时渊刚给她倒了杯水,转头就发现苏羡意居然斜躺在他家沙发上睡着了。

  又不是自己家,她倒是一点戒心都没有。

  陆时渊走过去,俯身弯腰,将她的手搁在自己肩上,一手穿过她的腿弯处,一手搂紧她的腰,将她抱进主卧。

  正当他准备将人慢慢放到床上时,苏羡意醒了。

  原本虚虚搭在他肩上的手稍稍收紧。

  毫无征兆的……

  勾住了他的脖子。

  她手指很热,搂着他的脖子,撩着火。

  借着这股力道,苏羡意凑近了。

  距离近到好似她眨眼时,睫毛都能轻扫到他,在他心上挠痒,让人无法自控。

  “你好像一个人啊……”

  她仔细打量着,几乎要贴着他的脸。

  “像谁?”

  “像我喜欢过的人。”

  喝了酒,她的声音也被染了酒色,神色迷离般,嘤咛娇嗔。

  “是吗?”

  陆时渊声音逐渐变得粗沉。

  喉尖滚了下,感觉理智正在她的注视与靠近下,被逐渐撕裂。

  直觉告诉他,再这么下去……

  自己今晚怕是无法做人了。

  苏羡意忽然冲他一笑,摇头,“不,你不是他。”

  “我怎么就不是了?”

  “他就是个到处招蜂引蝶,又没眼光的臭男人。”

  “……”

  苏羡意搂着他脖子的手一松,倒头就睡。

  陆时渊闭了闭眼,嗤笑一声,臭男人?

  喜欢过?

  那现在还喜欢吗?

  替她脱了鞋,盖上被子,陆时渊站在床头看了半晌,才走到客厅给陆小胆弄了点猫粮。

  陆小胆乐颠颠得去吃东西,陆时渊看了眼手机。

  魏屿安给他发了条信息,解释了一下今天的事,其他的消息全都来自肖冬忆,他正在一个群里上蹿下跳,好不快活。

  肖冬忆:【我有个惊天大瓜!我保证吃了我的瓜,忘了那个他。】

  【前排板凳,吃瓜带我一个。】

  【谁的瓜?保熟吗?】

  ……

  众人期待半天,某人只说了句:

  【我有一个小秘密,小秘密,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结果陆时渊还没出手,肖冬忆就在群里引起公愤,被群起而攻之。

  守着瓜田不能和其他人分享,简直是种折磨,也不知道陆时渊把人带走,此刻又在做什么?

  肖冬忆叹气:

  他自己没谈恋爱,却为别人的爱情操碎了心。

  正当他收起手机,准备睡觉时,手机震动,一条来自陆时渊的信息:

  【瓜甜吗?】

  卧槽!

  肖冬忆迟疑片刻,回复道:【你还没休息啊?小外甥女呢?】

  【喝多了。】

  【我不知道她酒量这么差,那她现在怎么样?】

  【睡了。】

  【你送她回家了?】

  【在我床上。】

  肖冬忆咬牙:

  禽兽啊!

  【既然这样,那你也早点休息吧。】

  陆时渊却一笑,【我家小姑娘酒量差,今晚没陪你喝好,等有空了,我找几个人,专门陪你喝。】

  肖冬忆再也睡不着了。

  陆小胆吃饱后,陆时渊又将猫砂处理了一下,去卧室看了眼,大抵是觉得热,方才盖好的被子被苏羡意踢翻,只盖住了身体的一半。

  五月的康城,入夜微凉。

  陆时渊又帮她将被子掖好,如此反复了几次,他干脆挪了把椅子放在床头,守着她。

  陆小胆坐在角落舔了会儿爪子,最后蹭到了陆时渊脚边,蜷缩着身子,挨着他睡觉。

  **

  这一晚,苏羡意做了许多梦。

  她梦到了初见陆时渊的情形……

  那时候,他不常戴眼镜。

  短发利落,眉眼轮廓深邃,即便穿着白大褂,也透着不拘。

  他下班时会偶尔抽根烟,风好似能把那股烟草味吹到她鼻尖,她还曾为此偷偷抽尝过一根他爱抽牌子的烟,却被呛得嗓子疼,咳得满脸涨红。

  刚好被他撞见,他笑得放肆,懒洋洋得看着她:

  “小孩子不学好,跟谁学的抽烟?”

  她至今记得,那天的风很大,他的衬衣被风吹得微微鼓起,稍稍贴着身,身上的线条若隐若现。

  苏羡意被烟呛红了脸,心脏却为他狂跳不止。

  后来她又梦到自己告白,问他愿不愿意做自己男朋友,陆时渊居然说可以,他的回答很真实,好像贴在她耳边。

  苏羡意一个激动,居然就醒了……

  她心底郁闷着,迟钝地不愿睁开眼,闭眼又回味了一下这个梦,刚翻身准备继续把这个梦做下去,却敏锐察觉到了不对劲。

  这个枕头、被子的触感……

  她猝然睁开眼,这个好像不是她的房间,表情有些茫然,意识也变得迟钝。

  下一刻

  她的手无意触碰到了一小块毛绒温热的东西,这是……她伸手捏一下。

  紧随着一声猫叫。

  “喵呜——”

  苏羡意直接吓疯了!

  ------题外话------

  不要怀疑,以前的陆舅舅就是个“野”男人,还是个到处招蜂引蝶,眼光差的臭男人,哈哈

  陆舅舅:我眼光差?

  苏羡意:因为你当初没和我在一起。

  陆舅舅:嗯?

  **

  昨天真的发生了好多事。

  有的人,是日月星辰,永远都在……

12446 333662 MjAyMS8wNS8wNi8jIyMxMjQ0Ng== https://m.clewx.com/book/202105/06/12446_3336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