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18 耳边纵火:男朋友?那我可以

书名: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21-05-22 10:01:17

  “嗯?回家?”苏羡意双颊酡红,两眼迷离,看着陆时渊,颇像个小醉鬼,“不喝酒了吗?”

  陆时渊握紧她的手,低声说,“不喝了,我们回家。”

  “好。”

  苏羡意还算听话,任他牵着,陆时渊与陈主任等人打了招呼。

  “明天休息,再多待一会儿,我还没跟你喝一杯,你怎么就要走。”有同事劝道。

  陆时渊笑着拒绝,“不了,小姑娘喝多了,我先带她回家。”

  在座的都是已工作数年的人,苏羡意虽然已大四,但未入社会,还有学生气,大家也把她当孩子,看她确实喝多了,也没再多说什么,客套两句后,就由着两人离开。

  上车后,她倒是挺乖,靠在椅背上,头侧歪着,好似又睡着了。

  车窗半开,帽子早就掉了,风将她脸颊边的碎发轻轻吹起,一路上流转而逝的灯光将她的脸衬得忽明忽暗。

  肖冬忆目送两人离开,方才从一侧探头探脑的钻出来。

  他今天来餐厅坐的是陆时渊的车,需要打车回家,结果等了半天也没车,他刚叫了网约车,余光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餐厅出来。

  “晓楠,你也回去了?”出来的是祝晓楠,天色暗,离近些才难看到她哭红的眼。

  她闷声点头,垂头避开他的视线。

  肖冬忆能猜到原由,也非不识趣的人,“你一个人……要不要我送你。”

  “不用,谢谢。”

  两人都没开车,就这么站在餐厅门口等着。

  祝晓楠大抵又想到了伤心事,忍不住抽泣两声,肖冬忆本着绅士原则,给她递了纸巾。出声安慰:

  “其实这世上好男人很多,你要把眼光放长远些,别盯着一棵树而忽视整片森林。”

  “可我就喜欢他。”

  “他嘴毒又刻薄,也就那张脸好看些,有什么值得喜欢的。”

  “你是他朋友,你居然说他坏话?”

  “……”

  此时一辆出租车停在两人面前,司机探头询问,“是你们叫的车吗?”

  他尚未开口,就听祝晓楠甩了一句,“我觉得他能为了一个人来这里,坚持喜欢多年,就是个专注深情,值得我喜欢的好男人,你要是再说他坏话,我和你没完。”

  说完,上了出租,直接离开。

  留下肖冬忆一脸懵逼,这……好像是我叫的网约车啊?

  陆时渊,你丫的到底何德何能,给人家灌了什么迷魂汤……等会儿,她说陆时渊为了一个人来康城?喜欢多年?

  我去,他是不是发现什么惊天大秘密!

  怎么办,好想找人分享,可是刚得罪了他,要是再把他的事情捅出去,可能明天上手术台的就是他,可是憋着又很难受!

  肖冬忆就像一只寂寞的猹。

  守着一大片瓜田,兴奋得上蹿下跳,却只能孤寂的独自吃瓜。

  **

  另一边,帝景苑

  车子停稳后,陆时渊叫醒了熟睡的苏羡意。

  “唔……”睡着被吵醒,她皱着眉,盯着他看,眼前却总是模模糊糊的,好似有几层人影在晃。

  趔趔趄趄进了电梯,苏羡意先是盯着电梯内的广告看了半天,又把目标瞄准了一侧的楼层按钮,伸手就要按。

  “别动。”陆时渊拦住她。

  “嗯?”苏羡意皱眉,对他的阻止很不高兴。

  只是电梯此时已停在10楼,伴随着她踏出电梯,楼道声控灯亮起,她也东倒西歪的摸到了家门口,开始输入密码。

  陆时渊就站在边上看着,醉成这样还能知道哪个是自己家?

  伴随着密码输入,系统提示错误。

  不对?

  苏羡意大脑是混沌的,潜意识里想起了许多密码,什么支付密码,手机密码,想起哪个就按了,再次错误。

  已输入两次,再发生错误,就要被锁定,当她再次准备按密码时,陆时渊拦住了她,“你想好再按。”

  “我想好了。”

  苏羡意觉着人太烦了,三番两次阻止她,果不其然,密码门被锁定,两个小时后才能重试。

  门被锁回不了家,喜欢的人还在被人告白,今天又遇到被人当小三“捉奸”,苏羡意皱着眉,觉得人生糟糕透了。

  “我就离开了一小会儿,谁让你喝这么多酒?”陆时渊看着她,一脸无奈。

  “要你管。”

  “嗯?”在他面前,苏羡意一直乖巧听话,忽然唱反调,让他愣了下,“走吧,先去我家。”

  “我不去。”

  “为什么?”

  “我不去陌生人家里。”那模样,倒像个耍无赖的三岁小孩。

  陆时渊哭笑不得。

  门被强制锁了他不可能留她独自在这里,既然说不通,就直接牵着她的手,准备强行带她走。

  “你要干嘛?”苏羡意一脸警觉。

  “难道你要在这里待两个小时?不怕生病?”

  “你又不是我男朋友,凭什么管我。”

  直接甩开陆时渊牵着她的手,小姑娘的表情,又倔又犟,似乎不用点强硬手段,根本不会搭理他。

  下一秒

  陆时渊逼近。

  苏羡意大脑混沌着,可身体本能的往后一缩,后背贴在防盗门上,微凉的金属触感刺激她,意识有了片刻清醒。

  “你刚才说什么?”骤然低哑的声音,黯然勾魂。

  “我、我……我刚才……”苏羡意脑子晕乎乎的,哪儿能想起自己刚才说的话。

  可是本能的趋利避害,她没了方才的嚣张放肆,面对他的强势,反而是收起了小猫爪,就连声音都变得软软糯糯。

  “嗯?想不起来了?”

  酒精味横亘在两人中间,催化暧昧。

  陆时渊那隐在镜片后的黑眸有倏忽的光亮闪烁,就像平静海面下翻涌的暗潮,紧盯着她。

  苏羡意被他看得心头发紧。

  “如果是你男朋友就能管你了?”

  他弯腰躬身,压低了声音,灼热的呼吸从她脸上一寸寸滑过,心悸到让人麻痹。

  “我……”

  苏羡意完全忘了自己说过这话。

  他靠得越来越近,苏羡意感觉到有股温热的气息从她脸上拂过,喉咙痒了下。

  喝多了酒,心跳本就极快,陌生气息的靠近,更是让她觉得供氧不足,整个人都开始失重。

  楼道内忽然安静下来,声控灯倏得寂灭。

  苏羡意心跳因此突然变得很重,还没适应眼前的一片漆黑,绝对的黑暗中,他却低声在她耳边烧了一把火:

  “男朋友就行?”

  “那我可以……”

  ------题外话------

  陆舅舅真的是又狗又撩,这就要把人带回家了?

  陆舅舅:我原来没这个打算,是她自己把门强制锁定了,作为长辈,我不可能扔下她。

  肖医生:你可闭嘴吧,你是蓄谋已久,禽兽!

  陆舅舅:那也要感谢你给我提供机会。

  肖医生:(╯‵□′)╯︵┻━┻

  **

  肖医生此时就是个守着瓜田,上蹿下跳的猹,哈哈

12446 332439 MjAyMS8wNS8wNi8jIyMxMjQ0Ng== https://m.clewx.com/book/202105/06/12446_3324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