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09 亲密接触,要命的过敏症状

书名: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21-05-14 10:04:44

  陆时渊一行人走出电梯后,他才低声询问,“来医院?哪里不舒服?”

  语气虽然客气疏离,可他身边的两人却从这只言片语听出了不寻常,尤其那男医生,紧紧盯着苏羡意,那灼热的视线,恨不能要击穿她的口罩。

  “应该是过敏了。”

  苏羡意抿了抿嘴,之前在车里还大言不惭,不会过敏,如今却来了医院,还偏让他看到了。

  “最近过敏的人很多,我估计你到了那边还要排队,干脆去你舅舅办公室,让他给你看看,他虽然不是皮肤科的大夫,诊治小病小痛是没问题的,不严重的话,拿点药吃两天就没事了。”

  说话的是那个男医生,苏羡意又看了他一眼。

  三十左右,比较标准的浓颜型帅哥,与陆时渊的斯文雅痞不同,多了些随性自在,阳光爽朗,胸前的名牌上写着:

  麻醉科,肖冬忆。

  “我已经挂了号,舅舅肯定也挺忙……”苏羡意不想打扰他们正常工作。

  “不忙,刚开完会,正准备下班。”肖冬忆笑着看她,“你跟你舅舅还客气什么,都是一家人,是吧,时渊?”

  陆时渊只淡淡看了他一眼,又转而看向苏羡意,“走吧,去我办公室。”

  苏羡意内心是很愿意的,跟在他后面,又乘了电梯,随后进了个房间。

  **

  办公室,整洁干净,桌上还有几份病历,苏羡意偷偷打量着,透着点小心翼翼。

  “把帽子口罩摘掉吧。”陆时渊说道。

  “好。”苏羡意依言摘下后,又顺手理了理被压得软塌的头发。

  因为过敏,她连护肤品都没敢怎么用,更别提化妆,整张小脸素得不行,许是被口罩闷久了,小脸还红扑扑的,呼吸间,透着热意。

  “没想到你在这家医院工作啊?”苏羡意随意寻了个话茬。

  “我不是这家医院坐诊的医生,从燕京过来有其他事。”陆时渊回答得简单。

  苏羡意点头,难怪了,以他的资历,在军总都能排上号,就算离开那边,也有大把医院抢着要他,又怎么会突然到康城的医院来。

  “有什么过敏史吗?”陆时渊打量着她。

  “应该没有。”

  “皮肤有什么感觉?疼或者痒之类。”

  “有点痒,主要是脖子这里,有些红点。”

  苏羡意今日穿得衣领略高,说着把衣领往下拉了一寸,微仰着头,想让他看得仔细些。

  她的脖颈细长,颈部线条也好看,只是锁骨脖颈处已经起了红疹,衬在白色的皮肤上,越发鲜红刺目。

  陆时渊俯身弯腰,离得近了些,带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

  忽然的靠近,让苏羡意心头一窒。

  他的呼吸,好似隔着口罩都能感觉得到,忽轻忽重,落在她皮肤上,痒……

  还有点热。

  一瞬间,苏羡意的心跳突然变得很重。

  陆时渊应该是在检查她脖颈处的情况,可她却感觉他的目光慢条斯理,好像在她脸上逡巡,从额角、鼻尖一寸寸扫过。

  忽然之间,她感觉到脖颈处被人轻轻触碰了下。

  他的手指从一处红疹处滑过。

  指尖温热,触碰到她后颈的皮肤,她身子本能僵了下。

  颈部,最私密,也最……

  敏感。

  就像命门被人攥住般,就连呼吸都深沉几分,苏羡意觉得自己脸更红,身更烫了,过敏症状好像更严重了。

  陆时渊似乎并未察觉到她的异样,“除了脖子,还有哪里起红疹了?”

  “还有手臂。”

  苏羡意将衣领往上一拉,又捋起了袖子。

  陆时渊看完后,转身坐在桌前,拿笔给她开药。

  “是过敏了,我先给你拿点药,这段时间尽量避免外出,出门要做好防护,饮食上也要注意,不要吃热性过高的食物……”

  苏羡意瓮声应着,将袖管放下。

  “辛辣的,刺激性的都不要碰,牛羊肉也最好不要吃。”

  苏羡意认真听着,此时外面传来敲门声。

  “时渊,能进来吗?”听声音还是那个男医生。

  “进来吧。”

  陆时渊把药单递给苏羡意后,肖冬忆也推门而入,换下白大褂,穿得分外休闲。

  “看起来确实是过敏了。”他瞄了眼苏羡意的脖颈处,“不是很严重,吃几天药就好了。”

  “谢谢。”苏羡意笑着点头。

  “你这是要去拿药吧,我陪你去啊。”

  过分热情,必有所图,苏羡意还是很警惕的,“不用,我自己去就行。”

  “医院这么大,我怕你迷路。”肖冬忆笑得人畜无害,“你喊时渊舅舅,我跟他是同事好友,你可以喊我一声叔叔。”

  苏羡意嘴角一抽,他也就比自己大几岁,叔叔?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你去拿药吧,不用理他,待会儿在南门等我,一起回家。”陆时渊说得太自然,加上有个让她喊叔叔的热情怪人,苏羡意点头跑了。

  “你有情况。”肖冬忆双手抱臂看着正换衣服的人。

  “有吗?”

  “我们同事这么久,从燕京到康城,你家几口人我还不清楚?你哪儿来这么大的外甥女,还一起回家?你们住一起?你那车子除了你妈,还坐过其他女人?连捡只猫都是公的,你不正常。”

  陆时渊语气很淡,“你没看到,不代表没有。”

  “你俩要真没事,你觉得我做你外甥女婿怎么样?”

  “你没戏。”他的回答笃定。

  “她有对象?还是英年早婚了?”

  “她有特别喜欢的人。”

  “那也还有机会。”肖冬忆笑道。

  陆时渊看了他一眼,“他喜欢我。”

  肖冬忆愣了下,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那你们搞什么舅舅、外甥女,是在角色扮演?还是你会玩。”

  神特么特别喜欢?你跟我强调这个干嘛?

  陆时渊并不理会他,换完衣服就要走。

  “等会儿,你干嘛去?”肖冬忆拦住他的去路。

  “下班。”

  “你还没交代清楚就想跑?以前下班也没看你这么积极?”

  “不想让她等我,所以我去等她。”

  肖冬忆显然是被某人的话给骚到了,亏得医院那些小护士还说他是高岭之花,我呸!表面正经直男,背地里都快玩出花了。

  ------题外话------

  闷骚腹黑陆时渊,表面直男花样多,哈哈哈哈……

  肖医生:还是现在的年轻人会玩。

  **

  一早起来遛狗,突然就下雨了,回来就成了两只落汤狗o(╥﹏╥)o

12446 314743 MjAyMS8wNS8wNi8jIyMxMjQ0Ng== https://m.clewx.com/book/202105/06/12446_3147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