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049章 我是恶毒姐姐(四)

书名: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萨琳娜 更新时间:2021-06-11 14:06:55

  “不行!你犯错归犯错,但、但不能不喝药啊!”

  魏国公先跳出来反对。

  就是何怡,此刻也十分被动。

  按照她的本心,她当然希望何恬能够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可、可何恬给自己定的惩罚太重了,俨然就是拿自己的性命作为赔偿啊。

  虽然大家都知道,何恬病入膏肓,随时都可能闭眼。

  但,正常的病死,跟因为要赎罪而不肯喝药、拒绝接受诊治才导致死亡,绝对是两个概念。

  如果何恬真的因为“赎罪”而死掉,那么她何怡就成了杀人凶手。

  毕竟按照大家的想法,何恬虽然对何怡下了药,但也没有要何怡的性命啊。

  而且,她的这种极端行为,很多做了母亲的人都能理解。

  就是很多人家的贵妇,她们表面装着慈善、大度,背地里给家中的侍妾、通房灌避子汤、绝育药的事,都没少干。

  只是没有被人捅出来罢了。

  何恬的故事要是传出去,兴许还有很多贵妇暗地里觉得何恬做得对——只有让丈夫娶个不能生育的女人,才能彻底保证自己亲儿子的利益!

  换做其他贵妇,处在何恬这种状况,极有可能也会这么做。

  其中唯一让人诟病的,就是何恬太狠,因为不管怎么说,何怡都是她的嫡亲堂妹啊。

  但,纵观整件事,何恬会让人觉得可怜又可恨,却罪不至死。

  一来,何恬没有要了何怡的命。

  二来,何恬的诡计也没有得逞,何怡还是好好的。

  而如果因此就让何恬拿性命为代价,那就有些过了。

  别说外人了,估计魏国公,或是永昌伯府的人都不赞同。

  魏国公这边,兴许还会怪何怡得理不饶人,丝毫不顾念姐妹亲情!

  何怡:……

  她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说她原谅何恬了?可她真的不甘心啊。

  别人只会说,你现在不是没事儿嘛。

  但他们怎么会知道,如果不是自己警觉,发现了问题,这会儿她已经喝了那碗要命的绝子汤!

  而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倘若不能生育,那她还能过好日子吗?

  就算魏国公以及太夫人不计较,她何怡自己也无法在国公府挺直腰杆子啊。

  这,绝对是不见血、不要命,却可以让何怡痛苦一辈子。

  何恬做了这么丧心病狂的事儿,何怡恨不能亲手杀了她!

  可、可……如果她不表态,任由何恬拿着自己的性命惩罚自己,她何怡就会从可怜的受害者变成心狠的坏妹妹!

  何怡无比纠结,她的心神都有些乱了!

  “甜甜,你越来越像个恶毒反派了!”

  小D同学都有些看不过眼了,跳出来说了一句。

  何甜甜却一脸麻木,“我怎么恶毒了?开局就给我这么一个尴尬的局面,我如果不做点什么,那才是落实了恶毒反派的罪名!”

  “再说了,做错了事就该付出代价!我现在给自己量了刑,并诚心悔过,难道也有错?”

  小D同学:……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怼完了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小D同学,何甜甜又把注意力转移到了何怡身上。

  只见她露出体谅的笑容,艰难的说道:“怡儿,你也不必太过自责,姐姐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儿,于情于理都该付出代价!”

  “我这样也不是用自己的性命做要挟,而是真的悔悟了。”

  “我错了,真的,怡儿,我不该伤害你。咱们都是女人,我应该更清楚做母亲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何等重要的事儿!”

  “所以,绝子汤我喝了,稍后我也会命人把秘方烧掉,以后这种害人的东西再也不能出现在人前!”

  “我自罚的事,我已经决定了,你不用劝我,因为这是我罪有应得!”

  何甜甜故意把自己说得罪大恶极、罪不可恕。

  她对自己这般严苛,刚刚还觉得妻子恶毒的魏国公,非但不好再苛责与她,反而有些心疼。

  唉,妻子也是没办法啊,她就是太爱元哥儿了。

  这么一个生命垂危的可怜母亲,哪怕行事荒唐、疯狂了些,也是可以理解的。

  “夫人,不要这样。我们已经知道你有心悔改,但弥补的办法有很多,咱们可以在其他方面多多补偿三娘啊!”

  何怡在永昌伯府排行第三,所以亲近、却又不好直呼闺名的人,便会唤她一句“三娘”。

  “不,国公爷,我说了,我犯的错,理当由我亲自来弥补!”

  “诚然,咱们可以用钱财或是在其他方面多多帮扶怡儿,但,这并不能表明我对她的歉疚!”

  见魏国公还要开口劝说,何甜甜挤出一抹笑,只是配上她瘦骨嶙峋的样子,并不好看。

  反而让人看着心酸。

  曾经的何恬多么的明艳动人,她才貌俱佳,堪称京城第一淑媛。

  结果,一场重病,不但夺去了她的健康,也毁了她的容貌。

  她现在就像一具裹了人皮的骷髅架子,也就是魏国公顾念曾经的夫妻感情,否则,他心里都有些排斥。

  就是何恬自己,最近一段时间,也不许最宝贝的儿子元哥儿靠前,跟儿子说话也要隔着一道屏风,就怕自己的模样会吓到孩子!

  “国公爷,你放心,我只是三天不吃药、不接受太医的问诊,但日常的吃食和补药,我还是会吃的!”

  “我只是想向怡儿表明我的愧疚,而不是真的想死!”

  “如果可以,我还想长长久久的陪着元哥儿,看着他长大、娶妻生子!”

  何甜甜说得诚挚,且也不像一心求死,魏国公稍稍有些意动。

  何甜甜见状,便再接再厉,“再说了,永昌伯府虽然是我的娘家,但二叔二婶到底是怡儿的亲生父母。更是永昌伯府的男女主人。”

  “我是何家的女儿,但我也是堂堂一品国公夫人。如果我做了错事却不接受惩罚,外人若是知道了,难免会说国公府以势压人!”

  何甜甜一边说着,一边露出心疼的表情,“外人都说国公爷您是圣上的伴读,与圣上君臣相得,是朝中第一重臣。”

  “但他们哪里知道,国公爷为了不辜负圣人的器重,百般谨慎、万般努力,唯恐自己有个行差踏错而让圣人失望。”

  “国公爷在外面已经够辛苦的了,作为妻子,我帮不上国公爷太多,却也不能拖后腿啊!”

  一番话说得入情入理,魏国公都忍不住暗暗点头。

  他心中更是感叹:何氏果然是个贤妻,只是命不好,年纪轻轻就身染重病,唉!

  妻子这般顾大局、识大体,他这个做丈夫的也不好太过拦阻。

  “好吧,但、但你也要注意分寸,万一身体承受不了,就马上传太医!”

12385 403244 MjAyMS8wNC8yNS8jIyMxMjM4NQ== https://m.clewx.com/book/202104/25/12385_4032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