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十七章 漫漫长夜

书名:此子与我有缘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凰中鲤 更新时间:2021-05-05 09:00:57

  看到苏缘说的郑重其事,莫青青吓了一跳。

  “你你……你可别瞎说!”

  “那天罗教行事鬼祟,被视为邪魔异类,投靠他们不会有好下场的。”

  看到她这样认真的样子,苏缘不禁一笑。

  “呵呵,说说而已。我当然不会投啦!毕竟这青阳城中,可有不少东西还有人让我舍不得……”

  说着,他定定的看着莫青青,从头看到脚。

  莫青青让他看的一阵不适,不由本能的握住了刀柄。

  “你……看啥呢?”

  “我是在想,我们好像还有一个约定。”

  说道这里,苏缘的语气也变得期待起来。

  “你看此刻良辰美景,岂可辜负?”

  莫青青看看苏缘,再看看天上的月亮。

  嗖的一声,她就重新跳到房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苏缘。

  “那个……再给我点时间,好吗?”

  苏缘耸了耸肩,语气带着几分无奈。

  “大姐,看一下根骨而已,你这是唱哪一出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呢。”

  “你还记得六年前咱们入学的时候吗,那时候武院的教习不是挨个给咱们检查的么?”

  莫青青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可是我觉得你不一样,你另有所图!”

  说道这里,莫青青的神情颇为笃定。

  苏缘略显尴尬,嘿嘿笑了一声。

  “这个……这其中可能有一点点误会。不过,那重要吗?你不是已经答应了么?”

  “我是答应了啊,可是我没说是什么时候啊!”

  “哦——”苏缘听到这种回答,顿时一脸明悟。

  “你耍赖皮!”

  “我没有!”莫青青辩解道:“是你太心急……”

  苏缘沉默了下。

  他反思了一下自己,似乎有点过于强求了。

  人家当初答应,可是在战场上生死之间。

  他现在揪着不放,有点儿挟恩图报的意思。

  再说,人家刚刚还助他解决杨丰语那里的麻烦,也没有要他的回报啊。

  这么一比较,他就显得有些LOW了。

  如此想着,他就挥了挥手。

  “好吧,依你!都依你还不成么?你想什么时候来,咱就等到什么时候。”

  听到苏缘这么说,莫青青的嘴角浮现了笑容。

  “其实,我并不是在等别的,我等的是你!”

  “我?”苏缘一怔,并没理解她的意思。

  “你的诚意!”

  莫青青解释道:“我爷爷说过,最初花言巧语哄你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最终,所以女孩子在外一定要擦亮眼睛。”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苏缘,告诉我,你是能够陪我走到最终的那个人么?”

  苏缘一下子僵立当场。

  他万万没有想到,莫青青会这么直白。

  武院可是明令禁止早恋的啊,她这是想什么呢?

  大家才十六岁,这样真的好么?

  前几天不还讽刺他癞蛤蟆吃天鹅肉了吗?

  这是天鹅下凡来逮蛤蟆了?

  苏缘承认,他确实往那个方向想过。

  可是还是有些措不及防。

  事情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步了呢?

  感觉屋顶上莫青青灼灼的目光,苏缘如坐针毡。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这个……莫姑娘……是这样啊!我吧……很欣赏你。不过摸骨那个事吧……它……它是一项……研究,嗯学术的……那个研究。”

  “这个学术呢,它是比教客观的,不掺杂私人感情的。它真没到那份儿上……”

  “不用再说了!”莫青青豁然转过身去。

  “我已经明白了!”

  苏缘听着她声音好似有些不对。

  他忍不住追问道:“明白什么了?”

  “渣男!”

  冰雪一样的语气,让周围都好似下降了几度。

  接着,她在屋顶轻点几下,就不见了踪影。

  苏缘看着她离去的方向,脸色一阵变幻不定。

  轰!

  他一拳打在旁边的大树上,震的树叶纷纷摇落。

  “呵,女人!”

  “我不过想绑个因缘,蹭点特效。你就想要绑我一生?”

  “想的倒美!”

  “你身上的肉比别人香么?”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的吸了吸鼻子。

  轰轰轰轰,又对着大树擂了几拳。

  啪嗒一声,一只鞋子从相邻的院子里飞了出来。

  同时,还响起了一阵骂腔。

  “特么谁呀!大半夜不睡觉在这里撸树。还有没有公德心啊!”

  苏缘灰溜溜败退。

  回武院的路上,他越想越不对。

  明明是莫青青没履行承诺,怎么到了最后好似他欠了别人似得。

  女人还真有点麻烦啊,要不因缘全绑男人算了。

  到时候来个蜀汉全是基。

  起码咱能猛地一批!

  心中胡思乱想着,他脚下不停,轻车熟路的回到了武院。

  此时,武院的大门已经封闭。

  只在一旁留了个小门,给晚归的学员们通行。

  苏缘正要朝那走去,却发现小门旁边伫立着一个人影。

  大门前的灯光范围,堪堪照耀到那里。

  他就站在光与暗交界处,组成了一个庞然的轮廓。

  不用看面容,只看身形苏缘已经知道这是谁了。

  “大哥!”

  苏缘停下脚步,喊了一声。

  听着苏缘的喊声,那人走入到灯光里。

  坚毅的面容,雄壮的身躯。

  比杨丰语那锦衣如玉的公子范,他更是像是草莽中的豪杰。

  他就是苏缘之前认的好大哥,姓牛名德。

  “兄弟!”

  牛德大步走上前来,“咚”的一声就和苏缘抱在了一起。

  “好小子,几天不见身板硬了不少啊!”

  “那是!要不然我可不敢享受大哥这熊抱。对了,大哥怎么在这里?”

  松开之后,牛德看着苏缘的面色,解释道:“自是在等你。”

  “兄弟,让你受委屈了……”

  闻言,苏缘就明白了。

  他被杨丰语叫过去的事情,好大哥这里应该听到了消息。

  “我没事!”苏缘摇了摇头:“不过这个事情,大哥你看该怎么解决啊?”

  牛德眉头微簇。

  “那杨家小子,是怎么说的?”

  苏缘摊了摊手:“人家说青阳城太小,斗来斗去,没有格局。这次准备放我一马,就当交个朋友!”

  闻言,牛德哈哈笑了起来。

  “那装逼犯,倒是挺会就坡下驴!”

  “不过兄弟放心,这次确实虚惊一场,就连武院和苏家都不用惊动的。”

  “哦?”苏缘有些好奇:“怎么回事?”

  牛德压低了声音解释。

  “最近郡内天罗教活动猖獗,郡守治理不力。老爷子正抓着他们父子的小辫子呢,他们岂敢造次?”

  “所以说啊,咱们歌照唱舞照跳。那店铺就换个招牌重开业,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就行……”

  这时,苏缘突然插了一句:“那血樱草也接着卖么?”

  牛德立刻停了下来,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他拍了拍苏缘的肩膀,叹息了一声。

  “缘子,你放心,这件事大哥待会儿就给你一个交代。”

  “你跟我来!”

  说着,他在前面领路,大步而行。

  苏缘看了一下近在咫尺的校门,方向一转就随着牛德而去。

  两人一前一后,消失在夜色里。

12344 294090 MjAyMS8wNC8yMC8jIyMxMjM0NA== https://m.clewx.com/book/202104/20/12344_2940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