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十六章 耳光

书名:娘子且留步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姚颖怡 更新时间:2021-05-05 01:41:06

  “租金?这铺子的租金昨天就已经给房东了,不信你问余牙,可是这关你啥事?”

  颜雪怀一脸的莫名其妙。

  听到颜雪怀提起他,余敏立刻掏出契书,大声说道:“颜姑娘说的没错,这间铺子已立租契,银铺两清,此契书一式三份,昨天晚上我回到牙行便已填了牙账,送交平城府备案了。”

  所谓牙账,就是各大官牙送交衙门备案的账表。

  各地衙门递交牙账的时间不同,平城府每十日一交,昨天便是十日之期,余敏紧赶慢赶,把这单生意填报了上去。

  人群里窃窃私语,这是怎么回事?欧阳惠夫妻和这位颜姑娘显然也是认识的,可为何租金没有交给他们?

  欧阳惠心中一沉,他走上前去,伸手就要去抢余敏手中的契书,余敏闪身躲开,欧阳惠抓了个空。

  “哎,我说你这是作甚,你是要抢契书吗?”

  欧阳惠脸上阴晴不定:“你是哪来的骗子冒充牙人?我是房东却不知此事,你们和谁立的契书?”

  “他们当然是和我老身立的契书!”

  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众人全都是一怔,只见一个老妇人被另一个中年妇人搀扶着,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是叶老夫人?”

  “没错,就是叶老夫人。”

  “叶老夫人怎么来了?”

  “嘘——你忘了?这铺子本来就是叶老夫人的。”

  王氏看着走过来的叶老夫人,眼睛里喷出火来:“原来是你这个老虔婆,你和外人合伙骗我们!你的良心让狗给吃了?”

  叶老夫人连个眼角子也没有给她,而是转身面对着围观百姓:“各位街坊,这位颜姑娘就是这铺子的新租客,这铺子经老身之手,由余牙纪做保,立契为证,租期一年,租金已经付清,老身绝不多收一分文,什么一百二十两,老身听都没有听过。”

  叶老夫人每说一句,余敏便点一次头,带到叶老夫人把话说完,余敏立刻补充:“没错,这位老夫人就是这铺子的东家,在下验过鱼鳞册,真实有效。”

  王氏险些被气晕过去,太坏了,叶老婆子太坏了,摆明是和这个牙人勾结起来欺负他们。

  “狗屁,他算哪门子的牙人,你们都听听他说是牙人就是牙人了?再说就是牙人也要说理吧,我老娘可从来没在会昌街上看到过他。”

  余敏唇边的笑意立刻没有了,难怪颜姑娘一而再、再而三让他要建立信心,看看眼前这个妇人,摆明就是要从摧毁他的自信来开始算计他。

  “这位大嫂你没在会昌街上见过,在下就对了,在下是保金记的牙人,你若是不信,即可到平城府衙门去查,亦可去请教焦爷,若是没有余某这号人,余某现在就陪与你去见官!”

  听到“焦爷”两个字时,王氏顿时脸色煞白,她指着于敏不可置信:“你是说保金记,你是说顺城街上的保金记?”

  “当然是顺城街上的,在下也是顺城街上的,你若不信可去问焦爷。”

  余敏挺挺胸脯,他后头有人,他背靠着焦爷呢。

  王氏扑通一声坐到了地上,她当然知道焦爷是谁,她弟弟王小喜的腿就是焦爷让人给卸掉的。

  当时案子报到衙门,县太爷还是欧阳惠的堂姐夫,那位姐夫找人问了问,听说王小喜是个市井无赖,便不再去管,事情传到族里,族长还把欧阳惠叫去训斥了一顿,让他不要去管岳家的这些烂事儿。

  王氏只觉怨气上涌,她拍着大腿,嚎啕大哭。

  “我的儿啊……”

  忽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一骨碌爬起来,指着颜雪怀喊道:“你别想抢我的铺子,这铺子是我的。”

  颜雪怀抖抖手里的收条,一脸同情:“可是你已经把铺子转让给我了呀,白纸黑字上面还按着你的手印。”

  “胡说八道,我那是收的定金!”

  颜雪怀无奈地笑了笑,冲着人群问道:“哪位过来帮我把这字条念一念,也让各位街坊都听听,看看是谁胡说八道。”

  话音刚落,一个少年便从人群里挤了过来:“我来念!”

  王氏怨毒的看向那个少年,少年手里拿着个波浪鼓,笑得贼兮兮的。

  “今收到会昌街甲字南叔第五户铺面转让金拾两正!”

  人群里一片惊呼。

  “这么大的铺子才转了十两,这也太便宜了吧。”

  “十两只是铺子里的东西,又没有租金,再说欧阳惠夫妇已经好久没有正儿八经做过生意了,想来也没有多少存货。”

  “那倒也是。”

  ……

  欧阳惠已经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他冲过去,拽着王氏的头发就是一记耳光。

  “你这个蠢娘们儿,让人给骗了,算是把儿子害死了,我欧阳家倒了八辈子血霉,娶了你这个败家玩意儿!”

  这一巴掌把王氏打的嘴角出血,王氏的脑袋却清明起来。

  “当家的,我们不搬,只要我们还在铺子里,这铺子就是咱们的,除非他们把咱们杀了,否则咱们死活不走,看他们怎么办!”

  话音刚落,王氏就张大了嘴。傻在了那里。

  那个叫阿春伯的锁匠,不知何时已经给铺子换上了一把新锁头。

  颜雪怀正拿着一串三四把新钥匙晃来晃去,钥匙撞击在一起得叮咚作响。

  颜雪怀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有本事你就进去啊,要不我把门口这片空地让给你睡。

  “骗子,臭丫头,老娘和你拼了!”

  王氏挥舞着尖尖的指甲,朝颜雪怀扑了过来。

  颜雪怀措不及防,眼看王氏的爪子就要抓到她的脸上时,斜刺里忽然伸出一样物事,准确无误的打在王氏的手上,发出啪的一声,王氏后退几步,甩着被打的生疼的手,撕心裂肺的大哭起来。

  “我那苦命的儿啊,不是娘凑不出钱救你,是这些人合伙欺负咱啊!”

  颜雪怀看清楚了,打在王氏手上的,是一只波浪鼓。

  欧阳惠脑子转的飞快,这是一个局是叶老虔婆设的局,姓颜的小丫头和那个愣头愣脑的牙人,都是少不更事的半大孩子,他们懂个屁。

  这都是叶老虔婆的主意,这两个人十有八、九是叶老虔婆雇来的。

  欧阳惠上前几步,扑通一声跪在叶老夫人面前。

  “婶娘,看在都是一家人的份上,你老救救鑫哥儿吧,土匪把鑫哥儿绑了,索要五百两呢!”

12332 292343 MjAyMS8wNC8xOS8jIyMxMjMzMg== https://m.clewx.com/book/202104/19/12332_292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