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十五章 煎饼

书名:娇棠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夜纤雪 更新时间:2021-05-05 06:01:42

  四月的阳光晒在身上暖洋洋的,官道上都是急匆匆赶路的客人,马蹄声声,尘土飞扬。

  时近正午,路过歇脚亭,黎洛棠勒停了马,“小任哥,就在这里煮午饭吃吧。”

  “好。”任逾歌笑应道。

  鲁大牛停下马车,开始有条不紊地从马车里,把红泥小炉、锅子等物搬下来,又去附近捡了几块大石头搭了个简易的灶。

  “施施,中午弄简单点,就吃煎饼吧。”黎洛棠记得昨天买了小麦粉。

  “哦,好。”赛西施舀了几勺小麦粉,拿水搅拌成面糊。

  弄好面糊,赛西施还炒了鸡蛋当就菜。鲁大牛说道:“施施小姐,鏊子烧好了。”

  赛西施用鏊子摊煎饼,炙烤出来的香味随风飘散。

  “闻着香味,我感觉好饿。”黎洛棠咽着口水道。

  任逾歌笑,“等会就有得吃了。”

  赛西施把面糊全摊成了煎饼,端起了亭子里;任逾歌和黎洛棠各拿起一张煎饼,包裹着鸡蛋,咬了一口,松软棉香,吃到嘴里有着丰富的味道。

  “圆如银月,大如铜缸,薄如剡溪之纸,色如黄鹤之翎,此煎饼之定制也。”黎洛棠不愧是食家,吃着煎饼就想到了某位杰出的文学家对煎饼的描述。

  由此可见,在现代,即便不能品尝美食,也不妨碍她看食谱,以及各类美食书籍。

  任逾歌笑问道:“这煎饼可有什么故事?”

  “有关煎饼的故事,我不知道,小任哥说给我们听吧。”黎洛棠吃完一个,拿第二块煎饼。

  “煎饼来源的故事有很多,我说一个听起来,更真实的。”任逾歌接过赛西施递过来的碗,抿了一口青菜汤,“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天姥山一带,杂草丛生,人迹罕至,在山脚下.住着一对年轻夫妻,男耕女织,生活过的比较舒心,劳作之余……”

  这时官道上,来了一队人马。

  虽然正午这段时间,大多数人会停下来歇息,吃午餐,但也有人会继续赶路;黎洛棠四人没有过多留意,任逾歌继续讲故事:“丈夫勤学苦读,成了远近闻名的学问人,十里八乡谁家有个红白喜事,都请他帮忙;谁家受了欺侮,他主动帮助写诉状,打官司,因此得罪了当地的恶霸,被关进大牢……”

  那队人马停了下来,黎洛棠瞧着有几个人有点面熟,不过一时想不起在哪见过,直到从马车走下来一个戴孝的少女,黎洛棠才知道又遇到在客栈遇到的那批人了。

  歇脚亭挺宽敞的,两批人完全可以相安无事,可是那批人还记恨当日唐辰啸用暗器射伤他们;见只有任逾歌四人,觉得可以报仇了。

  几个人面露狰狞,发出一阵阵阴笑;任逾歌微眯起眼,“来者不善。”

  “你能干掉几个?”黎洛棠沉声问道。

  “我七,你五,如何?”任逾歌问道。

  “好,没有问题。”话音落,黎洛棠将手中的筷子掷了出去。

  那些人显然没想到黎洛棠居然敢先动手,“好大的狗胆。”

  任逾歌抽出随身携带的弯刀,箭步窜了过去。

  “打扰我吃饭的人,都该打。”黎洛棠的长鞭已然甩了出去。

  “施施小姐。”鲁大牛赶忙把赛西施拦在了身后,保护她。

  戴孝的少女喊道:“哎呀,怎么打起来了?”嘴里说着这样的话,行动上,她却抬手朝黎洛棠射出了袖箭。

  “白莲花。”黎洛棠骂道。左手抽出藏剑,剑一挥,打掉射过来的袖箭。

  长鞭一挥,鞭影重重,扫向那五人。招式凌厉,五人不敢硬接,向后退了一步避开。黎洛棠趁机朝那戴孝的少女射出袖箭,“来而不往非礼也。”

  “啊!”戴孝的少女惊呼,狼狈不堪地向后退,还不小心踩到了裙摆,摔了个四脚朝天。不过这样一来,她避开了射过来的袖箭。

  黎洛棠没再对她出手,毕竟还有五个人虎视眈眈在旁,她得先解决掉他们。

  “跟我们交手,还敢分心,找死。”五人之中有人恶狠狠地道。

  此人出招凶狠,刀光过处,破空声凌厉,锐不可挡。另外四人配合他出招,布成了重重刀网。不过是一点小事,他们却欲取黎洛棠的性命。

  “去死吧!”黎洛棠被激怒,对这些人动了杀意,剑气迸发,只见光不见影。

  剑鞭配合,天衣无缝,黎洛棠从刀网的微小的空隙中切入,破网而出;与此同时,黎洛棠纤腰一扭,一脚踢中了一人的小腹上。

  噗一声闷响,那人被踢得撞在了歇脚亭的柱子上,卡卡卡,以他为圆心,柱子密布着细微的裂纹,而后柱子断掉了;还好就一根柱子,歇脚亭还不至于倒塌。

  那人滚了一身尘土,挣扎了许久,也没能爬起来,这一脚的力道颇大。

  另一边任逾歌挥动弯刀,一道幽冷的光芒闪过,狠狠地切断了对手的颈动脉,就像杀鸡一般,血喷溅而出。

  赛西施双手捂住了嘴,把尖叫声吞了下去,可是她浑身都在发抖。这么凶残的事,她还是第一次经历。

  任逾歌解决掉了一个,挥刀砍向另一个时,看到黎洛棠的剑利落地刺进了对手的胸口,一脚将人踢飞,剑顺势抽了出来,向后一刺,挡住了砍来的大刀。

  供人歇脚的石亭,成了杀戮的地方,一刻钟后,亭子里只有四个人还站着了。

  戴孝少女的随从们,全都成为尸体了,而戴孝少女缩在一旁,瑟瑟发抖。

  “她怎么办?”黎洛棠敬畏生命,若不是这些人想杀死她,她不会下狠手。

  任逾歌沉吟片刻,道:“她必须死。”

  “求求你们,别杀我,别杀我。”戴孝少女哭得梨花带泪。

  她跪坐在地上的姿势,蜂腰翘臀,尤其是浑圆饱满翘臀,以这种姿势摆出来,显得十分诱人。

  这种诱人姿态,让黎洛棠有种似曾相识之感,试探地问道:“你是素女门的弟子?”

  戴孝少女水润润的眼中,闪过一抹惊慌,“我不是。”

  “你不用否认,我可以很肯定你和素女门有关系,老实交待,就少受点皮肉之苦,否则,你这漂亮的脸蛋,可就保不住了。”黎洛棠威胁她道。

  戴孝少女还在犹豫,任逾歌的刀抵在了她的脸上,冰冷的触感,让她惊恐万分,“我、我是素女门的弃徒。”因为是弃徒,媚术没修炼成功,必须与人合体,才能媚惑人。

  经过她的交待,黎洛棠等人知道护送她的随从是巨刀堂的人,她是堂主的义女,她的亲生母亲病故,她守了百日热孝,返回巨刀堂。

  巨刀堂的人霸道惯了,本想以多欺少,却不想遇到硬点子,栽了。去地狱报到的那些人应该会后悔吧,没想到人家两个就干翻了他们一群。

12278 292402 MjAyMS8wNC8xMC8jIyMxMjI3OA== https://m.clewx.com/book/202104/10/12278_2924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