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八十五章:自食其果

书名:农门世子妃娇宠日常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暖金 更新时间:2021-06-11 13:06:31

  张婶子两人给孩子叫了叫魂,孩子没一会儿就面色红润了起来,大家待了一会才离开。

  古雪乔把拿来的鱼炖了,让二嫂喝了些鱼汤,好下奶。

  孩子刚生下来,娘亲没这么快有奶水,叶晚瑶见孩子这会儿哭的厉害,以为她是饿了,赶紧跑去玉兰家,把玉兰叫了过来,喂喂小侄女。

  “哎呀,这哪儿是饿了,明明是拉了,孩子刚出生都会拉脐屎,换换就好了。”玉兰说着,熟练的帮孩子换了尿布,果然孩子不哭了。

  古雪乔让楚秦氏给孩子喂些温开水,刚刚受了惊吓,现在缺水。

  只是家里没有准备婴儿用的小勺子,用大勺子喂的有些费劲。

  “你们平时看着我带孩子,就没学点儿本事?等你家二林有空,让他给你家闺女做个小木勺,孩子每天饭后一个时辰都要喝些水,不然孩子容易有火气,生病了就麻烦了。”

  叶晚瑶在一边虚心听教着,默默的把这些都记下了。

  古雪乔又给楚秦氏做了碗汤面条,咸汤下奶也快,做的多,剩下的给楚二林留着了。

  三人待了一会儿,见孩子睡着了,才各自回去,路上玉兰才敢问些刚刚发生的事,自己也很庆幸没有嫁到那样的人家。

  第二天,楚二林去把他岳母请来照顾二嫂母女了,一听女儿受了苦,带着二嫂的两个哥哥要打楚杨氏。

  年二十八的时候,南锦和海生才回来,今年虽然下了两场大雪,有些灾情,物价上涨,他们卖的物件贵了几个铜板。

  这次来赈灾的是英王,将近年关,朝廷给受灾的居民发了些取暖的衣物,帮忙重建了房子,所以他们的生意不降反而更好了。

  上次去北突的事儿被郑王抢去了,这次他第一时间请了旨,带着朝廷的赈灾物质来了。

  今年海生帮他们不少忙,回来的时候,南锦给了他二十两银子,南锦又给他家胖墩买了个银锁。

  海生只收下了银锁,银钱说什么也不要,给南锦帮忙他已经得了应有得报酬,不能在多要。

  “这些拿着,这么大的山湖,我一个人也照顾不过来,明年还需要你帮忙呢,胖墩还小,你家里又没老人照应,全都z指望你呢。”

  南锦说的大实话,他一个男人确实需要挣钱,海生没在说什么,抬手接下了这银钱。

  这一年在家里,反而比往年出去挣的还要多。

  阿臻昨天给他们家送了两个羊腿过来,南锦带着叶晚瑶给楚二林送去了一个。

  顺便看看刚出生的侄女,叶晚瑶特意让南锦在城里打了一对银质的手镯,又包了个十两银子的大红包。

  “哎呦,阿锦,你给我家双宝这么大的礼干嘛。”楚秦氏看着沉淀淀的荷包和银手镯,不敢要。

  “我家侄女,当然不能和别家人比,这是我们的心意,嫂子就收下吧。”南锦看着孩子笑了笑。

  孩子太小了,他不敢碰,只能看着叶晚瑶抱抱。

  晚上看着叶晚瑶在床上那般吃力的做着这么艰难的动作,南锦心疼坏了,趴在床边一会儿问一遍叶晚瑶累不累。

  最后心急的也跟着叶晚瑶的姿势和她一起做。

  一柱香过去,叶晚瑶出了满身的汗,南锦给她烧暖了浴房,帮着她洗了洗澡,才抱着她上床。

  “雪乔有没有说要这样到什么时候。”

  “在做两天就能纠正过来了。”

  “瑶瑶,辛苦你了。”

  “给心爱的人生孩子,我很幸福。”

  “我也很幸福。”

  这是叶晚瑶在大青山村过的第二个年,南锦前几年因为失忆,在楚家过的并不如意,这两年有叶晚瑶在,心里热乎。

  现在家里多了个人,更热闹了。南锦特意在县城里买了几颗烟花,晚上吃过饺子,带着叶晚瑶去了个空旷的地方放烟花给她看。

  在都城时,过年的时候他也经常放,都说男孩子放烟花一定要放给心爱的人看,他那时也想着有一天给心爱的女人放烟花。

  今年过年不比去年,今年夏季旱灾,冬季雪灾,有些人家并不像他们能吃的饱,还能吃的好。

  村子里也有几家受灾的,都是凑合过的年,这个年算是过的冷清。

  这些日子是大家最为清闲的时刻,一些老人找个背风的地方烤烤火聊聊天。

  中年人喜欢聚在一起喝喝酒,女人们则是三三两两的拿着针线串门子,或者提上一竹篮子的花生,剥出明年的花生种子。

  女人们天生八卦,这不,这几天大多传的都是宁举人一家的闲话。

  那件事后,南锦只告诉她宁惠的官当到头了,其他没和她说的太详细,南锦是怕她多想,所有没说太多。

  这几天了解的情况来开,宁惠不止官做不成了,还坐了牢,贪污受贿,就连宁梁儿也不知所踪,受贿小官小吏,宁惠坐了一个多月的大牢,听说是他大儿子找了不少关系,大年三十这天总算把两个人弄了出来。

  宁家一家人灰溜溜的回到了大青山村。当初走的时候,宁惠媳妇把家里的地都卖了,在农家没有地,又没有手艺,日子不会好过到哪里去,这不,大年初二,宁惠媳妇就去买他们地那家要地去了。

  人家花钱买的地,还没两季,自是不愿意,两家人大吵了一架,找到里正那边,里正打心底对宁惠有些不满,当然不会帮着多说话,本来他们家也不占理。

  最后里正说了,想要他们家那十亩地,按双倍的价钱。

  宁惠贪污的那些银钱早被官府抄走了,家里剩下几十两银子,还说宁惠媳妇的私房钱,如果全拿去买地了,家里一大家子该怎么办。

  商量来商量去,最后买了五亩的荒地。

  宁家的祖宅原本还是结实的,这些年也修缮过几次,自搬家以后,就没在管了,谁知道一场大雪后,他家的房子一夜之间就全倒了。

  举人娘子和宁大娘子这天一大早的坐在自己家门口大骂了起来,硬说他家的房子不是雪压塌的,明明是有人故意给推了。

  这推房子的人是谁,没人可知,宁大娘子在门口骂了一上午,愣是一个邻居都没出来。

  一些村里人走路也是绕着道,根本没人搭理他们。

  就连两个儿子都不管不问。

  举人娘子到了院子里埋怨起宁举人了,说都是他出的馊主意。

  具体什么馊主意,没人知道是哪一件,反正是自食其果,怨不得别人。

  最后无奈,他们一家只好找了些稻草搭了几间茅草屋。

  宁惠自从回来后,村里的人也不像原来那般看重他,整天待在屋里没脸出去。他虽还是个举人,可名声坏了,文人圈子里也都不怎么待见他。村子里记在他名下的地,都一个一个迁走了,都记在了他二儿子身上。

  风水轮流转,转的是挺快的,这才一年多的功夫,宁举人不看好的二儿子考上了秀才。

  三儿子就差一名的成绩,如果努努力,明年也不是不可能。

  为此,宁举人更是没脸,虽然落魄,但也不想沾染铜臭去镇上摆摊替人写书信挣个家用,他们老两口以后还要指望老大一家呢。

  两口子商量了一下,把钱拿出了一些安抚了大儿媳,鼓励大儿子继续科考。

  今年年前二十八楚月回来过一趟,这次回来没有上次那般豪华的马车,听二哥说是大晚上回来的,在家待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又走了,二嫂猜测是在婆家受委屈了,年二十九那天,楚大林和楚杨氏带着孩子回来了。

  因为楚杨氏的事,楚大林一回来就到他们家说了一通。

  楚大林本来一肚子的理由和责骂,谁想到一到门口就被南锦的一个冷冽的眼神给吓的说不出话来。

  只在门口说了几句不咸不淡的话,灰溜溜的走了。

  到了楚二林那里,更是没好脸子,原本是说教他不孝的,反被楚二林说了一通他娘的不是,愣是要和楚杨氏断亲。

  这大年初一刚过,楚月的丈夫就来了,在楚家待了一上午,又走了。

  楚月丈夫一走,楚杨氏就在家不知为什么哭了起来。

  这些还是她去二嫂家听二哥说的,好像是楚月和别的男人跑了。

  两人在家闹了别扭,她几天不回家,她丈夫以为是回娘家了,本想着来认个错,接她回去,谁知人竟不在。

  楚月的丈夫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不太好,就急匆匆的走了。

  楚杨氏或许知道些什么,老楚头和大儿子问了许久怎么都不说,只一味的哭。

  楚家的事,她和南锦多半当娱乐来听,看着楚杨氏心里不痛快,他们就偷偷的暗自高兴。

  这些日子叶晩瑶拉着古雪乔倒腾吃食呢。

  现在家里别的不多,土豆是吃不完。

  叶晩瑶捡了些小的,做了个盐烤土豆,还做了肉泥薯片,然后放在宋婶子后院的那个火炉里烤的。

  木棉吃的不亦乐乎,嚷嚷着要学艺。

  这肉泥薯片很见到,肉糜放入盐、胡椒粉、酱油、葱姜水调拌均匀,加入土豆泥,然后按压城薄片烤一下,方法很简单,但是味道一绝。

  叶晩瑶想想自己最近做的美食。

  觉得应该记录下来,以后这些都是挣钱的方子。

  不管是现代还是古代,吃是自古以来的大事项。

  她以后除了做大酱,还要开美食铺子。

  叶晩瑶让南锦给她买了纸张,装订成了书册。

  最先记录的就是月饼。

  元月十五这天,南锦带着叶晚瑶和古雪乔去了县城,看烟花。

12259 402994 MjAyMS8wNC8wOS8jIyMxMjI1OQ== https://m.clewx.com/book/202104/09/12259_4029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