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八十五章 招数老,好用就行(三更,为浮生0606打赏+)

书名:我全家都带金手指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YTT桃桃 更新时间:2021-07-23 00:15:36

  而这面左撇子和朱兴安分开,回了游寒村后,是先找到左二伯。

  “二伯,你看五叔没在家,您能不能招呼咱村所有人出来一下。最好将小孩子都叫出来,一个别落下。”

  “啥事儿?”

  “想问问咱这出村口出没出去一伙人,我家不仅丢了好些银钱,还丢好些书籍,他们带着这些书籍出村应是很打眼。想问问大伙见没见到。”

  左撇子又补充句:“二伯,唉,虽是报官了,但你也看见了,他们也不咋给咱们当回大事办啊?就那一拨人进咱家像走过程似的看几眼,再之后这就不提不念了。”

  左二伯宽慰道:“他们也要到了县衙后,才能再派人来。没听人解释说嘛,人家是管王赖子死的事,一码是一码。咱这地方这么远,从县里到咱这里一来一回怎么也要两天才能再来人。”

  “所以啊,我着急。”

  “行,那二伯给你去叫人。”

  左姓族里的年轻人敲锣打鼓,没一会儿,连村里的老头老太太小孩子全跑了出来。

  左撇子将情况说了一遍,说家里还丢书了,咱都不知道他们为啥要偷书。

  他不可能对外告诉,有可能是罗峻熙得罪人,但还不得不将这个情况告诉大家,让大伙帮他想想有谁疑似带书籍出村。

  倒是大伙挺会帮他想,只是仅有的见识,开出的脑洞和朱老大神似。

  说偷书那指定是为卖呗,还挺识货。

  撇子,这伙人里有对你家知根知底的。

  这话一出,好些人附和:

  “没错,童生榜首的书籍多值钱,过后贼人们即便不敢在咱镇上县里卖,怕官差查。那也能倒动到外县去卖。书是死的,人是活的。”

  “对极,旧书也是书啊,卖给那些买不起新书的科举书生,上面还有咱们童生榜首写的心得,那么多书,卖好了又等于是偷一百两。”

  大伙能这么想,再不会联想到其他,也有可能是打心眼里认为罗峻熙不会得罪谁。

  那孩子长的多好呢,老老实实不招灾不惹祸、文质彬彬的,是位极有礼的小伙子。所以,压根儿就没朝那上面琢磨。

  那说说正事吧,见过谁出村?

  大爷大娘们纷纷七嘴八舌起来,真没见过一伙人,还要推要背着那么沉的书籍出村。

  从今早到眼下,唯一见到的一伙人还是官爷。人家官爷推出来的,指定是老王家杀人的那些物证吧。

  所以说,这就是老百姓,连想都没往那方面想。

  因为官差偷东西那这世道不就乱套了嘛。官差是帮咱们抓偷的,是公道和正义的化身,虽然他们有时候不作为,会让老百姓经常在心里:呸。

  左撇子心想:是啊,仅有的那一伙人,就是那些官差啊。

  他正回忆那些官差呢,就有大爷说:“那伙贼人能不能是分开走呢,对呀,分开走!用筐背着,那我见过青柳村老徐家六小子,背个筐,看起来挺沉的,那小子风评不咋地。”

  左二伯提醒:“快,撇子,记下来。这种人必须寻头上查查。”

  这么一提醒,有存在分开走的可能性,立马又有人说:“哎呀,又瘦又小的,那个谁,左家二妞婆家的小叔子又瘦又小,我见到他推车从咱村出去啦,就在半个时辰前。”

  左家二妞的娘家妈急忙解释:“俺闺女她小叔子是为进城卖粮。”

  妇人顶嘴道:“你问啦,你确定是卖粮?你咋知道车上推的不是书。”

  “嗳?秦三妹,说一句就得了,你找撕是吧,咋还血口喷人。俺闺女她小叔子别看长得跟地出溜子似的,但人家可是正经人。你再给扣个偷儿的帽子,我挠死你。”

  左二伯趁那些妇人吵嘴,用脚蹬了蹬坐在石头上写字的左撇子:“傻瞅啥,记下来,二妞的小叔子。”这节骨眼儿,谁都不能信。

  就这么的,村里人这个说看见谁了,那个说,见到谁背筐疑似背的是书,左撇子记下一篇子。

  还有人提醒道:“万一那伙人偷完,昨夜或是今早凌晨就趁黑天背书走了呢,那咱们可看不着,咱都在睡觉呢。艾玛,能不能找个人去城里问问,出城进城的衙役一定会有印象。我看使点银子行,让那些守城衙役帮着想想。他们要是没想起来,那就说明,这伙贼人还在咱这十里八村呢。”

  这个意见,左撇子采纳了。

  所以在选择由谁去府城寻找罗峻熙时,刨除了常喜。

  三胖子说:

  “常喜,我看你脑子活,咱自己备不住真能抓住,你等会儿就找城里那些守城衙役周旋,在家里再给叔和朱爷爷那面跑跑腿,总之,家里这面由你照应。

  而我,念过书,认字还有钱,这一道去府城需要好几日,就由我去府城寻德哥他们,饿不着。

  我到了那,我专找会收酒的店铺问一问,有没有见过德哥去卖酒。德哥头发支棱毛,半长不短的,应是会让那些酒楼有印象。”

  三胖子心想:如果顺利,家里这面能瓮中捉鳖,他在府城能守株待兔,守到德哥。

  “我走了。常喜你赶明跑腿时,路过我家,进去告诉一声,就说我去府城了。”

  三胖子接过白玉兰紧急给准备的干粮。

  秀花站起身,望着三胖子:孩子,辛苦了。

  三胖子:不辛苦,他心甘情愿,他要千里把君寻。

  不可能让人家吃着这份辛苦,还要再自个搭钱赶路住店。

  秀花说:“孩子,你这一路的花销记下来。记住,不是你朱爷爷欠的帐,是回头你姥姥我给你。”

  三胖子走了,常喜也去忙了。

  患难见真情,所有热心肠的人,都在用仅有的线索自个分析,想着咱自个要是能抓到,就不用傻等官差。他们四处乱撞,纷纷帮忙。

  而左里正的归来,更像是给大伙注入了强心剂。

  左撇子还没来得及和五叔诉说委屈,村里人就见到左里正围了起来。

  一个个像受了委屈的孩子,艾玛,担事儿的终于回来了:

  叔,你知不知道咱村出事儿啦?

  左里正大步走向左撇子家。

  一边大步流星走路,一边板脸询问左撇子整个过程。

  白玉兰就眼睁睁看到她娘本来是坐在炕边,在听到左五叔的声音时,噗通一下就躺下了,躺下前将头发还整理一下。

  且刚才气血上涌的老太太,又一把推开她手中的药碗,一脸虚弱状躺在那里。

  这一套动作,只在白玉兰眨眼间完成。

  然后在里正五叔正好跨过她家门槛那一瞬,就听到她娘用格外虚弱的声音说:“我不喝药,你拿走吧。”

  五叔的脚步声明显更快了。

  “秀花……老妹子,你咋样?”

  左撇子、白玉兰当即被里正叔这声深情的问候,整懵了:“……”

  更雷人的是,他们娘也用拐着弯儿的声音说:“谁啊?”问完回眸,好像才知道里正来家里了似的:

  “啊,是他五叔啊。他五叔,你终于回来了,我丢了二百五十两。”眼泪唰唰就下来了。

  里正叔上前几步,铿锵有力对炕上的秀花道:“我知道我知道,但钱不要紧,你快喝药,人没事儿比啥不强。”

  他们娘说:

  “咋不要紧呢,那自然是能找回来,再将那些贼人抓住揍死他们最好。

  可咱眼下,不知道他们是跑了,还是仍在附近这十里八村猫着。咱又不能挨家去翻。

  要是能翻就好了,银子没写字,分辨不出是谁家的,我那银票又好藏,但是丢了那么多书,可不好藏。

  如若翻一圈儿,没找到书,就说明不是咱这十里八村的,那我也就死心的等官差那面了。”

  “那咋不能翻呢,能。”

12257 460750 MjAyMS8wNC8wOS8jIyMxMjI1N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4/09/12257_4607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