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五十四章 牵挂你的人是我(为秃驴竟和贫道抢师太打赏+)

书名:我全家都带金手指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YTT桃桃 更新时间:2021-05-05 00:26:22

  乡间小路上,有一对老两口,顶着晌午最烈的太阳带小跑。

  边跑还边互相埋怨。

  “我说眯一会儿,让你看着我,你怎还睡着啦?”

  白玉兰肩膀扛着锄头,急的一脸汗,没好气儿回道:

  “我哪知道我也能睡着。都怪你,咱俩这会儿,在杏林村给大姑爷丢人丢出名啦。”

  丢死个人。

  咋一回事儿呢。

  这老两口在大树底下睡回笼觉,睡的太香啦。

  左老汉可能是梦里还在撵野猪,或是在梦里见到野猪有些懵。

  总之,没人知道他那梦里头有啥。

  就睡着睡着,左撇子抱住旁边的白玉兰就不放松啦,给白玉兰那胳膊上的肉皮子都嗦青啦。

  白玉兰是被疼醒的。

  等她一睁眼,不止附近地头朱家大房那些人,还有杏林村挑水的村民,都在瞪眼看他俩。

  你说一把岁数,啧啧啧。

  艾玛,臊的白玉兰急忙推醒孩儿他爹,一着急还把背来的筐落在大树底下,又硬着头皮回去取。

  那杏林村看热闹的才烦人,看见她和老头子慌成那样又回来取筐,还起了哄。

  哄声很大。

  她俩是在起哄声中跑走的。

  左撇子:“……”

  忘了那一幕吧,他已经忘了。

  左老汉说:“快点儿吧,咱俩再跑快些,眼下回去都晚啦,把锄头给我,我扛着。”

  “不给。”

  “让你给我。”

  “你这人咋这么烦。有磨叨的功夫快些回去,自家田地没伺弄,姑爷们也不知猎没猎到猪,要是猎到,小女婿他们该回家。”

  白玉兰惦记着:

  孩子们没吃饭,估么会跑饿。

  她也着急听准信儿。

  再一个,天没亮那阵,答应村里人熬骨头汤,也不知几个闺女在家熬没熬,要是没做,指定会晚啦,会被村里人说嘴。

  村里人可不管咱家大门坏着,家里有多少活,又一宿合没合眼。

  人家就记着咱家那许诺,没做到会被村里长舌妇讲究的。

  而说一千道一万,白玉兰眼下数落她老头,一和杏林村丢脸那事有关,二这叫先下手为强,她怕老头子抢锄头。

  老头子腿不好,她扛得动。

  山间小道上,道边还有各色野花。

  左撇子前后瞅瞅没人,硬是一个跳跃从白玉兰肩膀上抢过锄头,抢完他就跑。

  白玉兰:“嗳?你腿不好,慢点儿。”

  最后老两口,愣是变成左撇子肩膀扛着两把锄头,肩上背着大筐,挎住白玉兰的胳膊朝前跑。

  省的他腿不好,跑起来急了拐弯儿。

  白玉兰是回握住她胳膊上的那只大手。

  俩人手心全是汗,黏糊糊的也不分开。

  微风吹来,拂过那老两口脚步一致的背影。

  ……

  游寒村,左家地头。

  小豆和小麦忙一上午终于歇口气,想着坐地边,说会儿话喝点水,就回去抬锅熬汤。

  小豆看眼妹妹,“那个,妹啊。”

  “嗯?”

  “妹夫打野猪那阵,你有没有什么……”

  小麦疑惑:“什么。”

  小豆不知晓该咋说。

  心想:

  小妹夫招野猪这怪事儿,怎么想怎么觉得和满山那水池子一样稀奇古怪。

  那池子,她和满山一起配合才能取水。

  小妹夫那猪,会不会也要小妹怎么配合才能控制住呢。

  可是见小妹那懵懵的样,又不像,连点反应都没有。难道小妹夫能跑那么快,已经占上了小妹的那一份?也可能和她、和满山情况不一样?

  “……没什么。”

  左小麦看眼二姐,又看一眼二姐。

  今早大姐在她上茅厕,帮她遮挡时也有问类似的话。

  大姐莫名其妙说,让她下回打夫君试试。

  她问大姐你说啥,大姐也是二姐这副模样,欲言又止,最后憋出句:“没啥,你听错了,我这一宿没睡有些懵。”

  小麦张开嘴,正要追问二姐,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时,地头传来甜水的喊声:“二姨,小姨,我们来啦!”

  小豆和小麦齐齐站起身,赶紧迎了过去。

  外婆用手推车推来大锅,还有冒着香气的骨头汤。甜水抱着柴火。

  这一老一小,一次根本推不动,

  半道上还扔口大锅。

  这给秀花累的,真想一屁股坐在地上喘喘气。

  没招,家里没有人手,大外孙女有孕。即便没孕家里也要留人,谁让咱家大门被猪拱啦。

  有了小豆和小麦的加入,骨头汤迅速在地头支了起来。

  游寒村的麦田里干活的村民们,立即也没了再干一会儿的心思,闻着那飘香的味儿,喉咙里直咽吐沫。

  “感谢大伙帮忙。能跑家来问问看看的都是好样的,那就是村里人相互之间的挂牵,俺老左家记这份情谊。”

  秀花拎着长把大木勺,砰砰一敲锅沿儿,“来,乡亲们,喝汤!”

  田地里大伙纷纷笑着回应:“您这客气。还寻思是随便说说呐,没想到真熬。”

  没一会儿,就有人端碗过来。不抓紧来不成,头锅汤浓,等会儿几瓢水添进去就没味儿啦。

  今日好些人见到秀花嘴都甜:“谢谢大娘。”

  “哎呀,谢谢奶奶,还有肉沫子,实在。”

  遇到那爱占便宜的,没等秀花发现,甜水就吱声。

  甜水站在太姥姥旁边,歪着小身子,一手肉,一手糖,扎着两个小揪揪,没曲子她也扭身体,

  那小身子扭的还挺有节奏,从起来她就兴奋,“一人一小碗,你多舀啦,我和你说哈,别人就没啦,别那样。”

  “你这小丫头片子,还怪……”

  秀花眼神瞟了过去。

  占便宜的立马赔笑:“还怪聪慧的。”吃人嘴短。

  围着锅边站着的村民们惊讶,实在没想到里正叔也来了,还亲自端碗来了。

  谁不知里正叔家的儿子儿媳们孝顺。

  别说村民们稍稍意外,就是里正叔家的几个儿子也有点儿傻眼。

  爹要想喝骨头汤,家里随时就能熬,咋能自降身份去凑那份热闹。

  “给我来一碗。”

  左撇子和白玉兰终于赶了回来。

  白玉兰觉得娘真出息啦,挡不住平日里对娘的要求很低:“娘,你熬的?”

  “你瞅给我累的,快接勺子。”

  白玉兰和左撇子迅速加入分汤队伍。

  与此同时。

  还有一伙人更是累够呛,坟圈子那里东一块西一块散落一大两小,三头野猪。

  二柱子歪在坟头上,大喘着气说:“这是下山来报复吧。”

  六子平躺在死猪旁边,接话道:“不是下山来报复,也是武大郎过门槛,碰雀(巧)啦。”

  其他几位还有身上带轻伤的在流血,满山给他们包扎。

  有人问满山:“德哥和你家那文曲星妹夫呢。”

  满山淡定回道:“跑丢啦,一会儿就能回来。”

  “为啥要跑啊?”六子很疑惑,德哥今日很反常,见到野猪不是干,而是先跑。

  也不知跑哪去啦。

  兄弟啊,想你啦,你在那嘎达还好嘛,也不说主动跑回来呀,问问这边咋样啦。

  兄弟啊,放心吧,野猪全部撂倒啦。

12257 292277 MjAyMS8wNC8wOS8jIyMxMjI1N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4/09/12257_2922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