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8 章(千错万错都不可能是哥哥的...)

书名:绿茶味Alpha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莫里_ 更新时间:2021-04-08 12:43:07

  第八章

  俞跃慌不择路,拉着陆厌青一路狂奔,一直跑到学校的湖心亭旁,才堪堪松了一口气。

  他的体育水平一般般,每年体测三千米都快要了他半条命。他俯下身,双手撑住膝盖喘了好半天,感觉嗓子里一股铁锈味儿。

  和他相比,身旁的陆厌青却连汗都没出两滴,看着还是那样清清爽爽的。他也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瓶矿泉水,矿泉水还带着丝丝凉意,贴在俞跃脸上,缓解了俞跃脸上即将爆炸的热度。

  “谢了啊!”俞跃接过水,敦敦敦喝了大半瓶,余光瞥见站在身旁的高大男孩。

  三年没见,陆厌青又长高了不少,之前显得瘦弱纤长的身体变得结实许多。他明明比俞跃年纪小,但是他同俞跃站在一起,却像是年长的那个。

  俞跃喝水一方面是为了解渴,一方面是为了拖延时间,脑子里拼命转着该如何开口。刚刚事态紧急,他连声招呼都没打,所以待会儿第一句是“嗨,你怎么长得这么高了”还是“嗨,变成omega之后哥罩着你”?

  不等俞跃的小脑袋瓜转清楚了,旁边的陆厌青先开口了。

  “哥哥,你要是渴,我再给你买一瓶去。”陆厌青垂眸看着他,认真地说,“空气进胃会肚子疼的。”

  “……?”俞跃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他手里的水瓶已经喝空了,他像个傻子一样捏着空瓶子在喝空气呢!

  俞跃尴尬。

  他把空水瓶扔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然后才僵硬地转过身,抬头看向面前的陆厌青。

  淦……他居然长得这么高了……抬头看他脖子好疼……

  俞跃没话找话:“那什么,你现在得有一米九了吧?”

  “还没有,”陆厌青乖乖回答,“还差两厘米。不过家庭医生说我还在发育,有可能以后会超过。”

  俞跃幻想了一下身高一米九的omega……天,本来男omega就很少见了,孩子还长这么高,以后怎么找对象啊!

  想到这里,俞跃不免担心起来:“长这么高很不方便吧?”

  “没有不方便。”出乎意料的,陆厌青居然抬手向着俞跃的头顶伸了过来,俞跃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根本来不及躲,就被他轻轻一指点在了头顶的位置。

  年轻人的指尖略有些冷,轻轻压下去俞跃的一缕头发:“现在我比哥哥高了,才能发现哥哥的发旋居然在这里。”

  被他触碰的那个位置不知为什么有些痒,俞跃有些别扭地把他的手打开,粗声粗气地说:“不要乱摸男人的头,会长不高的!”

  “可是哥哥以前也经常摸我的头啊?”

  “……”呃,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俞跃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你能不能别叫我哥哥了?以前年纪小,你叫我哥哥也就罢了,现在你都成年了,还总是‘哥哥’来‘哥哥’去的,听着太奇怪了。”

  一瞬间,陆厌青的眸中闪过一丝低落,仿佛是一只向主人祈爱的猫咪却被主人冷酷拒绝了似的。他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委屈:“那我叫你什么?”

  俞跃:“我研一,你大一,你就和新生一样,叫我师兄呗。”

  “哦……”陆厌青喃喃自语,“……原来在哥哥心中,我和那些新生都是‘一样’的。”

  俞跃:“……”

  ——淦,这种萦绕在胸口的愧疚是怎么回事!!!!陆厌青,你不要用那么漂亮的一张脸做出那么弱小无助的表情,你以为你是omega我就会怜惜你吗?

  俞跃:“你要不想叫我师兄的话,那就叫我‘哥’吧。”

  ——好吧,俞跃承认,他确实拜倒在omega的美色之下了。

  从“哥哥”变成“哥”,虽然少了一个字,但是亲昵感更胜以往。陆厌青傻乎乎地盯着俞跃笑,他明明个头很高,但笑起来却依旧像是当初那个脆弱纤瘦的少年。俞跃被他的笑容带回了三年前的那个夏天,原以为已经忘却的细节从回忆里翻涌而出,仿佛他们从来没分开过一样。

  俞跃瞥了眼陆厌青身后的琴箱,问:“我刚才就想问了,你背得是什么啊?大提琴?原来你会拉提琴啊,以前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

  陆厌青反问:“哥也没跟我说过,你根本不戴眼镜啊。”

  “……”俞跃想起自己当家教时,为了显得老气横秋一些,他特地戴了一副土掉渣的黑框眼镜,其实他视力特别好。后来眼镜在被绑架的时候坏掉了,他就再没戴过。

  算了算了,不谈那些让人心虚的话题。

  俞跃领着陆厌青在学校里散步,太阳毒辣,他们便缩在林荫路的树影之下。

  俞跃是校内名人,而他身旁的陆厌青又高又俊,两人并肩而行,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不过对于周围人的目光,他们两人早就习惯了。他们坦坦荡荡地走在校园中,俞跃给陆厌青介绍学校的各项设施。

  陆厌青说:“这里和三年前相比,没什么变化。”

  俞跃耸了耸肩:“能有什么变化?草坪是这样,花园是这样,操场和教学楼总不能推了重建吧?……啊,要说变化,还是有的!”他略带炫耀地说,“你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我们学校的宿舍楼又老又破?八人间上下铺连空调都没有!”

  陆厌青:“当然记得。”

  俞跃神秘兮兮地说:“结果就在第二年,学校不知道得到了哪个有钱人的捐款,居然把宿舍楼拆了重建!现在的新宿舍条件可好了,四人间上床下桌,每一层都带浴室,每一间宿舍都有空调!”

  陆厌青听到他对新宿舍的夸奖,轻轻笑了笑,眼睛眯成一道格外好看的弧度:“那哥你一定很开心吧,新宿舍还住的惯吗?”

  谁想到俞跃双手一摊:“新宿舍好虽好,但是我一天都没住过!”

  “……?”

  俞跃:“宿舍管的太严,每天晚上十点半就要熄灯,我实在受不了,从大二开始,我就搬出学校独立租房住了。”

  “……”

  俞跃:“你怎么表情这么难看?”他恍然大悟,“你别担心,你们艺术学院有钱,宿舍楼都是单独一栋,二十四小时供电,不会拉电闸的。”

  陆厌青还是没能笑出来。

  俞跃非常迟钝,根本没发现陆厌青在懊恼什么。他领着陆厌青往学生宿舍走,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虽然气氛不算热络,但也逐渐找回了当年的感觉。

  艺术学院宿舍距离学校北门很近,是一栋漆成青灰色的楼,被其他学生很缺德的称为“青楼”。宿舍门禁森严,进门要刷卡,外卖、快递都送不进去,只能放到楼下收发室。

  俞跃把陆厌青一直送到宿舍楼下,本想离开,但话题绕来绕去,那句“我先走了”就说不出口。

  真实的原因他们彼此都清楚——三年前的匆匆分别就像是一道横在那里的伤口,不是他们视而不见,就能慢慢愈合的。他们今天看似聊了很多,其实都绕着外围打圈子,谁也不敢先触碰那道伤疤。

  俞跃眼神四处乱飘,打哈哈:“说起来,你怎么想到回国读书的啊,我以为你出了国就不再回来了。”

  陆厌青:“那里毕竟不是我的祖国,黑发黑眼在那里是格格不入的。而且我母亲也想让我回到她身边。”

  “我懂了,你这次回来是准备继承家业吧?”俞跃瞟了眼陆厌青背了一路的琴箱,“陆女士的公司最近风头好足,去年选秀节目出道的那个团就被她签下了吧,我们班里就有好多粉,每天不是买肯德基就是买优酸乳。你是要继承她的事业当老板,还是打算出道做歌手?你报我们首大的艺术学院,也是为了打基础吧。”

  “不,哥你误会了。”意想不到的是,陆厌青居然给出了另外一个答案,“我报首都大学,只是因为这里是你的母校。”

  “……”

  俞跃愣住了。他他他他是不是听错了,陆厌青回国读书,只是为了这种事?

  可能是俞跃呆愣的表情取悦了他,陆厌青嘴角微翘,一双眸子专注地望着面前的beta。

  “而我报艺术学院的原因也很简单,”身材高挑的年轻人说,“我记得你说过,艺术学院每个月都有很多讲座,可是没有学生证的话,外院的人就混不进去。哥,你放心,以后每个月的讲座,我都带你去蹭听。”

  俞跃:“……”
  俞跃:“…………”
  俞跃:“………………”

  俞跃万万没有想到,他随口说出的一句话,居然会引起这么大的连锁反应。这个在三年前的夏天离开他的男孩,现在远渡重洋重新回到了他的身边,只是为了完成俞跃一个微不足道的遗憾。

  俞跃喉咙发干,一瞬间无数思绪伴着血液涌上了他的大脑。他知道他现在一定面色赤红、看着像个可笑的小丑。

  陆厌青对他的依赖完全不正常,这根本不是对待骗子的态度!电光火石间,俞跃有了一个猜测——是不是陆慈舍不得儿子伤心,当初根本没有告诉他,俞跃敲诈了一千万的事情?

  要是这样的话,事情就解释的通了!

  对于陆厌青来说,他对俞跃的最后记忆,还停留在小仓库中。那段记忆美好又真挚,像是在高_潮戛然而止的乐曲,陆厌青想要再续前缘,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俞跃不想继续骗下去。

  “我……”俞跃吞了吞口水,喉咙里像是被塞进了刀片。他艰难地、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一句话,“青儿,哥谢谢你对我这么上心。但有一件事,我想你母亲可能没有告诉你——三年前我离开时,我用很不光彩的手段,从陆女士那里拿走了一千万……”

  原以为陆厌青会惊慌失措、会大受伤害,没想到男孩居然摇了摇头!

  陆厌青:“不,哥,我知道,我全都知道。”

  俞跃:“……你知道?”

  陆厌青眼神里满是炙热的火,被那样的眼神一瞥,仿佛整个世界都被染上了鲜活的颜色:“一千万的事情我知道,录音的事情我也知道。说实话,刚从母亲那里听到这件事时,我是很痛苦、很失望的,我以为哥背叛了我。但很快我就想清楚了,当时被绑架你都能挺身而出保护我,怎么可能为了区区一千万就放弃我?一千万又不多,不过是我三年的零花钱罢了!”

  “……”

  “哥肯定是有苦衷的,你是不是想让我安心去国外复健,才忍痛推开我,装作被我母亲收买了?”

  “……”

  “你放心,哥的苦心我都明白。”陆厌青扬起一抹诚恳的笑容,“——总之,千错万错都不可能是哥哥的错!”

  “……”俞跃望着他的笑脸,茫然地想,自己有这么伟大吗?

  

12223 187410 MjAyMS8wNC8wMi8jIyMxMjIyM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4/02/12223_1874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