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十八章(这就是,她说的,好工作...)

书名:为夫曾是龙傲天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墨书白 更新时间:2021-04-08 19:47:08

  (12章到17章情节有微调,主情节不变,只是调整了一下情节顺序和精修了一部分,一些伏笔我会在作话标出,想重看的重看,不想重看直接阅读不会有太大障碍)

  秦婉婉在房间里抱着任职大礼包等了一会儿,一只纸鹤落到窗口。
  秦婉婉点了一下纸鹤,就听纸鹤里传来百岁忧的声音:“李姑娘,我已从密林中离开,并无大碍,若姑娘还打算与百某同行,明日清晨,我在寻仙镇东门等姑娘一起。”
  秦婉婉回了一声:“好。”
  点了一下纸鹤后,纸鹤就翩飞而起,离开秦婉婉视线。

  纸鹤离开没多久,南风上房来,叫上秦婉婉:“主人,一切都布置好了,您可以下楼与简道君共饮了。”
  秦婉婉闻言点了点头,她给自己疯狂吃了几颗醒酒丹,终于才鼓足了勇气走下楼。

  今晚,她一定要将简行之灌醉!

  秦婉婉到了庭院,就看简行之一身蓝衣,坐在院中。
  南风是只风雅的蚂蚁,半个时辰不到,就叫着他小弟把院子变成了一片花海。简行之坐在花海当中,听秦婉婉下楼,抬起眼来,举杯一笑:“你来了?”

  秦婉婉抱着装着简行之介绍信委任状的盒子坐下,把盒子放在一边,简行之看了一眼盒子:“这是什么?”
  “一份礼物。”
  秦婉婉说得认真,说着,秦婉婉给两人倒酒。
  两人默契都准备了酒碗,酒满一整碗,秦婉婉推给简行之:“炸了问心宗,洗刷冤屈下山,本来早就该庆祝,来,我们干一杯。”
  简行之二话不说,点头:“干。”

  两人一碗喝完,简行之给秦婉婉倒酒:“这些时日,出生入死,也是感情,来,干一杯。”
  秦婉婉点头,咬咬牙:“干。”

  两人你来我往,找着借口,干了几碗后,秦婉婉见对面纹丝不动,就想明白了。

  她是来灌醉简行之的,不是来喝酒的,万一被人灌醉了,岂不尴尬?
  于是她一改规则:“咱们这么喝干酒没意思,我们还是来玩点游戏吧。”
  “怎么玩?”
  “我们互相问问题,答不上来就喝酒。”
  “行。”简行之一口应下,他琢磨着,其他问不了,至少各种草木灵兽经文剑术法术……他懂的可多。
  “那好,”秦婉婉点头,“会背乘法口诀吗?”
  “这什么?”简行之愣了愣。
  秦婉婉抬手:“喝。”
  “《太上渡厄真经》第一句是什么?”
  秦婉婉一哽,没想到这个简行之这点岁数,居然能问出这么有文化的问题,简行之一抬手:“喝。”

  秦婉婉深吸了一口气,一碗酒喝下去。
  “知道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下一句是什么吗?”
  简行之毫不犹豫喝酒。
  “知道雷霆咒五层叠加要怎么做吗?”
  秦婉婉喝酒。

  两人你来我往,双方知识面竟然神奇没有任何重叠,问到半夜,两人都是喝了吐,吐了喝。
  秦婉婉靠着提前吃的醒酒丹勉力支撑,简行之也靠着体内运转的解救阵法艰难继续。
  秦婉婉脸色通红,感觉自己问无可问,眼看着天色渐亮,她撑着头,揉着脑袋:“要不这样,你做一件事,我喝一口,我做一件事,你喝一口。”
  “行。”

  简行之点头:“做什么?”
  “把乾坤袋给我。”秦婉婉伸出手。
  简行之闻言,撑着脑袋一笑,从腰上解下乾坤袋,挂在手里:“那你答应我,”他盯着她,“你会一直保护我到飞升。”

  两人不说话,静静对视。
  梨花带月光翩然而下,秦婉婉咬牙:“你知道我要做什么。”
  “你想跑。”
  简行之肯定开口。
  秦婉婉勉强笑起来:“我是在为你谋划一个美好未来。”
  “你打算甩了我。”
  简行之眼神带冷,秦婉婉艰难狡辩:“我是因为爱你。”
  说着,秦婉婉把桌上盒子打开:“我给你新找了一份工作,特别好,一个月就上十天班,国家分房子分粮食,有固定工资,又安稳,又平静,”秦婉婉越说越心酸,“这是我能给你的最大幸福,之衍,去吧。”
  简行之没说话,他看着盒子里的委任状,好久,抬起头看向秦婉婉:“你脑子有病?”

  他简行之打从出生就是金丹,一直是修仙者中的佼佼者,她居然要让他去守仓库?!

  “我的优秀,”简行之忍无可忍,“你看不见吗?”
  “之衍,”秦婉婉站起身来,走到他面前,“我知道,你放不下我,可是我们都变了。”
  说着,秦婉婉一把捧起简行之的脸,简行之吓了一跳,他愣愣看着捧着他的脸、居高临下看着她的秦婉婉:“你……你打算干什么?”
  “我知道你要什么,”秦婉婉一脸深情,“可是之衍,你是我心里最重要,也最放不下的人……”
  说着,秦婉婉低下头去,梨花飘旋在她周边,简行之看着她闭着眼,越来越近的脸,心跳得飞快,整个人都僵直了,像一只受惊过度的猫,瞬间炸毛,疯狂想后退。
  “让我们用这一吻诀别,从此以后,你就过着我无法企及的幸福……”
  秦婉婉的与他气息缠绕,近在咫尺,就在即将触碰到他的前一刻,简行之忍无可忍,一把推开他,同时扭过头去,大喊了一声:“你别!”
  也就是那一瞬间,秦婉婉一个手刀砍在他脖子上。
  简行之“哐”的一下,就倒在了桌上。

  秦婉婉拽走他手里的乾坤袋,直起身来,双手叉腰:“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还收拾不了你?”
  说着,秦婉婉又吃了一颗醒酒丹,转头招呼一直躲在暗处的南风:“你把他和盒子一起,按照盒子里的地址送过去。”

  “啊?”南风被这突然起来的变故惊呆了,不敢相信,“送……送走?”
  秦婉婉没理会他的吃惊,从乾坤袋里取出一个小袋子,塞进简行之的胸口,拍了拍他的肩。

  “钱和卖身契我都给你了,简之衍,我也算对得起你,以后好自为之吧。”

  秦婉婉说完直起身,看着刚刚亮起来的天,踉踉跄跄出去:“我先去找百岁忧,你送他上马车后,直接去天剑宗找人,说我找到千流了。感应好我的位置,带人来找我。”
  南风听得一片茫然,等秦婉婉走了,他才反应过来,呆呆应了声:“是。”

  而后他转过头,看着桌上趴着的简行之,他忍不住露出几分哀切。

  男人。
  爱上一个女人的男人。
  真是太惨了!

  可不管怎么样,主人的任务还是要执行,他把简行之背起来,扛着盒子,按照秦婉婉的指示,全都送到了万事坊指定的位置。
  那里已经人来人往,许多人都上了马车,简行之因为昏迷,被安排在最好的一辆马车里。他是最后一个,人一到,马车就开始启程。

  而秦婉婉带着半分醉意来到城门,就看见百岁忧在城门口等着,秦婉婉朝着百岁忧不好意思笑笑:“百道友对不住,昨夜喝多了,我可能得在马车上睡一会儿。”
  “无妨。”百岁忧笑起来,“多睡一会儿更好。”
  说着,他就朝着秦婉婉伸出手:“李姑娘,上车吧。”
  秦婉婉搭着百岁忧的手上了马车,刚一上去,就觉得困意涌来,靠着马车车壁,就睡了过去。

  两辆马车朝着不同方向而去,等到太阳彻底升起,简行之骤然清醒,他猛地起身,就发现自己周边坐着一大群人。这些男人都面黄肌瘦,穿着破布麻衣,有些好奇看着简行之。
  简行之挤开人群,掀起车帘,就看见外面已经是他不熟悉的道路。
  他这一动,便感觉怀里有东西,迅速从怀里摸出一个乾坤袋后,他在乾坤袋里一摸,就发现是许多灵石和他的卖身契,以及一封信。

  他把信拿出来,发现是‘秦晚’写的。

  “吾爱之衍,看到这封信时,你应该已经在路上了。
  我知道你很不理解我的行为,为什么一定要你离开,其实,这都是因为,我不再是我了。
  有一天我醒来,就感觉世界大变,我不已不再是你爱那个秦晚,而你,也不再是我爱的之衍。
  我们都变了很多,我希望,在我们两看相厌之前,能保持内心那最后一点点美好,每当我回忆起你,你都是我心里,那个最温柔、最美丽、最善良的简之衍。
  我为你找了份很好的工作,你会有稳定的薪水,稳定的事业,你会在人世间,找到属于你自己的幸福。
  愿我们不憎恨彼此,永远相爱。

  你的秦晚。”

  看着这封信,简之衍陷入了沉思。
  666叹了口气:“唉,她一定是变心了,觉得你不像她记忆里那么温柔,那么娇弱。”
  “我还不够温柔吗?”
  简行之皱眉,666没说话,过了片刻,她安慰简行之:“其实她给你找的工作挺好的,我也想要,这也是一种爱情。”

  话音刚落,马车骤然停。
  一个粗狂的男声传来:“下来!全都下来!”

  周边人都陆陆续续下去,简行之也跟着跳下去,一下去,就发现他们在一个巨大的山洞前。
  “全都站了分好,长得好的给千流大人送过去,长得丑的,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千山矿的矿工了!千山矿不会亏待你们,我们会保证每顿饭有一个馒头,每天挖矿八个时辰,稳定干活,永不放假!”
  “欢迎你们!新的奴隶!”

  简行之:“……”
  “这就是,”简行之看着前面扛着狼牙棒,五大三粗的男人,捏紧拳头,“她说的,好工作。”

  

12185 190510 MjAyMS8wMy8yNS8jIyMxMjE4NQ==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25/12185_1905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