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四十一章:胡二狗有后了

书名:重生之商亦有道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我要吃胖 更新时间:2021-04-15 00:01:53

  “别拉我,别推我,我要去检查。”

  张淑雅的声音响彻整个走廊。

  荀柏武使劲的往前拉,荀柏言则在后头使劲推。

  多少年来,两兄弟从未如此同心过。

  两人费了老大劲,好不容易将张淑雅拖拉至走廊拐角。

  “你知道他是谁吗?”荀柏武喘着气说。

  “老公,帮我打他,他一直鬼鬼祟祟跟着我,肯定意图不轨。”张淑雅一扫把打在荀柏言的腿上。

  “好了好了别打了,他是我弟,亲弟。”

  “你弟?”

  荀柏言被打了一扫把,只觉得腿上有点疼,真是蛮不讲理。

  可眼前是未来三嫂,只能喊道:“嫂子好。”

  张淑雅见方才两人配合默契,心想荀柏武不至于骗自己。

  “你好你好,刚才实在是不好意思。”

  转念一想,不对,520?

  随即再次握紧扫把朝520跑去。

  “小贱人你给我出来。”

  荀柏武抖着腿,递了根烟给荀柏言,还朝他使了个满意的眼色。

  张淑雅持着扫把将房间翻了个遍,也没见到什么人。

  “都说没人。”

  “没人那你大白天的不在办公室在酒店房间干嘛?”

  “午休呀,办公室没地方睡。”

  荀柏言见两人一见面吵个不停,再看看张淑雅渐渐占了上风,如果要是再看到办公室有一张大圆床,岂不......

  荀柏言不敢想象,三嫂这名取得怪怪的,为人处世却一点也不淑雅。

  “嫂子,您远道而来,想必也饿了,刚好我知道附近有家不错的湘菜馆,要不咱们先去吃个饭吧。”

  “就是就是,先去吃饭,瞧把你都饿瘦了不少。”

  两兄弟又是你推我拉的将张淑雅带到酒店下面的湘菜馆。

  荀柏言想着这事不成呀,还得去旅游,可两人好似有点矛盾,按荀柏武的性格估计真有可能甩了张淑雅。

  没钱的时候应该不会,可现在有点小钱了。

  张淑雅这个人虽然性格直爽,脾气暴躁,但本质还是善良的,对自己父母也好,也有孝心。

  再说人家能跟三哥那么久,一直不离不弃,光这点也要帮张淑雅一把。

  “唉,都是不省心的人。”

  荀柏言将事情讲述给正在车上等他的骆淳飞和黄漫娇听,两人也是一脸无奈。

  闹到最后还是骆淳飞独自一人背着笔记本去坐汽车回老家。

  “阿娇,你看上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样子,因为旅游不成?”

  “没去旅游挺好的,淘宝店现在刚有起色,新来的主管还不太熟悉淘宝流程,留下来正好可以教教她。”

  黄漫娇看着骆淳飞远去的背影,惋惜道:“我是看组长一个人太孤单了。”

  “他这是活该。”荀柏言大声道。

  的确,许多事情荀柏言可以替骆淳飞做决定,但唯独黄彤嘉的事不能,这关乎一个男人的自尊。

  只求黄彤嘉能够记得这个在背后默默付出的男人吧。

  四人一起吃了一顿午饭,荀柏言就急忙带张淑雅去见二舅胡二狗。

  荀柏武本想拦着,但一想酒店办公室那张床,还是忍了下来。

  胡二狗和梅兰湘见荀家两兄弟一人带了一个女朋友上门拜访,心中很是高兴。

  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远在桃花村的胡一娘。

  可把胡一娘激动的烧香拜佛好一阵。

  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嫁的早,如今小孩都好几岁了。三个儿子却还是光棍,特别是大毛三毛,都三十来岁的人了,焉能不让胡一娘急。

  如今一带就是俩,那还不高兴的飞起。

  “三哥,听说我弟现在戒掉网瘾能单独管理酒店了,多亏三哥的悉心照顾,替我解决个大麻烦。这杯酒算是替我爸妈敬你的。”黄漫娇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这还是荀柏言第一次见黄漫娇喝酒,说明黄漫涛确实是个大麻烦。

  “都是一家人,弟妹言重了。”荀柏武也干了。

  “是啊是啊,都是一家人,今天真是个好日子,来,大家干一杯。”梅兰湘最近好像胖了一些。

  “我因为怀有身孕不能喝酒,就以茶代酒了。”

  “恭喜恭喜。”几人齐声祝贺道。

  “恭喜二舅贺喜二舅。”荀柏武胳膊碰了碰胡二狗:“你这身子板可以呀。”

  “那是那是,你们两兄弟也要加油才行。”胡二狗笑容满面,再瞥了一眼荀柏文,脸又沉了下来。

  “二舅辛苦了。”

  荀柏言看着胡二狗的稀松的头发,心想,这是得吃了多少药,努力多少个晚上才结的果,当真来之不易。

  想来孩子的提前到来,也跟自己有关。

  以前胡二狗一直在工厂十几年,有时候两人一个白班一个夜班,还得早赶晚赶匆匆忙忙交个粮。

  如今两人闲着屁事没有,正好关起门来使劲造。

  倒也算办了一件好事。

  一想起这个,荀柏言心态又炸了。

  前世张淑雅跟了三哥十多年,虽然中途结婚领证了,但之前流过几次产,导致子宫内膜薄,很难怀上孕。

  不知道现在是否来得及,如果怀孕了,以目前的经济条件,三哥应该会生下来。

  重生后的荀柏言想了很多,甚至有时候他觉得重生比前世更辛苦,更累。

  前世黄漫娇虽然离开了,但只需拼命赚钱就好,不用考虑那么多事,如今什么事都未卜先知,悬着的心就没停下来过。

  且有些事还会因为他的重生而改变,不过从目前来看,大多数都是往好的方面发展。

  张淑雅见了荀柏武的亲人后,一口一个大哥,一口一个二舅叫的很欢,最后也不知道是累了还是喝多了,竟晕乎乎地睡着了。

  荀柏言拉着荀柏武来到楼梯间,两人各自点了根烟。

  “荀柏武,酒店那个人是谁?”

  “技师。”

  “技师?是不是那个风骚的服务员?”

  荀柏武转了个头,回道:“什么服务员,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

  “你以为三嫂当真傻?人家喝酒真是因为见到家长高兴?人家是还没放弃你,荀柏武,做人得有点良心。”

  “我怎么就没良心了,可笑,只允许你找技师,我就不能找?还真是和尚摸得我摸不得。”

  “我什么时候找过技师,那都是应酬,再说了,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阿娇的事。以前没有,以后也绝对不会有。”

  荀柏言这话不假,跟黄漫娇在一起的时候,他真没有。前世他跟技师很有缘,但那也是黄漫娇离开后的事。

  “要真是技师也就算了,但人家大老远从魔都跑过来,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把最美好的青春交给了你,你现在赚了点钱牙就不好了,想啃嫩草了是吧。”

  “荀柏文,别没大没小的,当年的事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不就犯了点小错误,至于到如今还耿耿于怀。”

  “我现在不跟你谈当年的事,我只想告诉你,做人得有点良心。”

  荀柏言猛地将烟一丢,大步离去。

  “你好好想想吧。”

12157 229325 MjAyMS8wMy8yMi8jIyMxMjE1N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22/12157_2293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