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四十章:三哥的克星

书名:重生之商亦有道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我要吃胖 更新时间:2021-04-14 00:05:46

  招聘虽然有点坎坷,但总算是招到了人。

  荀柏言觉得自己的招聘设计挺好的,可当时候面试的人觉得这个太不靠谱了,充满活力,年轻男女,还月入过万。

  骗鬼呢。

  众人想法一致。

  莫非是什么会所不成?

  所以来的都是那种想走捷径的人。

  荀柏言面试那么久,觉得还是58同城靠谱,来面试淘宝主管或经理的人都是正经人。

  淘宝店员工招聘完成后,荀柏言开车去商场买了些水果,饼干以及一些日常食品。

  黄漫娇则背着她的佳能相机,这个相机平时用来拍摄产品用的,如今就当做旅游摄影来用。

  临走时,荀柏言还有几件事要交代一下三哥荀柏武,于是去了一趟口岸。

  黄彤嘉虽然能力不行,但起码还能管管游戏室的员工,如今走了,游戏工作室骆淳飞一个人管不过来,不仅要写小说,还要经常去游戏工作室开会总结。

  本来骆淳飞写小说就经常卡文,靠着毅力一天到晚坐在电脑前十个小时才能码完一万字,加上游戏工作室的事,他一天睡不到六个小时。

  刚好荀柏武来了之后,大哥荀柏文轻松了不少,虽然能力也一般般,但做事还是很勤快的,让他先去管理一下游戏工作室,然后再做安排。

  对于大哥,荀柏言真心不知道怎么安排,不给他个位置吧,他又是荀家长子,身份摆在那。两个弟弟能力都这么强,让当大哥的情何以堪。

  荀柏言倒是真想每个月给他点钱,让他在家照顾好爸妈就行,但这不是人该做的事。

  一时间找不到好的解决办法,只能先让他管着吧,起码比黄彤嘉还是要强一点点的,荀柏言自我安慰着。

  来到荀柏武管理的湘柏酒店。

  车就停在酒店门口的停车场,荀柏言独自一人上了酒店。

  本以为讲几句话,给荀柏文交代清楚就可以开车前往桂林,谁知道,一个身影的出现,彻底打乱了荀柏言的行程规划。

  眼前是一个身材矮小,又有点胖的女人。

  “喂,让一下让一下。”女人大喊着冲进电梯。

  荀柏言紧随其后。

  “等等。”

  电梯门再次缓缓打开,女人背对着荀柏言。

  靠近观察,真是越看越像。

  “不会吧,难道真的是她?张淑雅?”

  荀柏言心里嘀咕着。

  脑海中,这个女人应该是09年左右才跟三哥结婚的。

  想当初荀柏武初中没毕业被学校辞退,15岁混迹江湖,18岁去了魔都,认识了来自山城的张淑雅,两人一见钟情,从此展开了长达十五年的漫长恋爱。

  十五年中,荀柏武进过工厂,张淑雅则跟他在工厂待了三年,两人住在月租70块钱的单间。

  荀柏武觉得工厂太过枯燥无味,没有工地自由,张淑雅又陪他在工地上待了三年,住了三年的铁皮房。

  荀柏武后来又开始想着做生意,于是乎两人开了个奶茶店,奈何魔都昂贵的租金,加之两人没有经商经验,所有又是煎熬的三年。

  最后,两人选择了摆地摊,张淑雅卖卖女衣,荀柏武捣腾男衣,一个街头,一个街尾,也算首尾呼应。

  虽然钱赚的不多,但两人都善言辞,且脸皮厚,所以生活还算过得去,比之前工厂强出不少。

  两人就守着熟悉的几条街死活不走,有人来抓就换条街,反正衣服也轻,跑起来方便。

  荀柏言前世单身十几年,每念至此,都深感以前女子的坚贞与执著。

  前世公司的法律顾问就是单身,他一个月中,光微信朋友圈就收到几十个咨询离婚的事。

  离婚比结婚的还多。

  所以法律顾问发誓永不结婚,只约。还提前搞了个婚前财产鉴定,以防万一。

  时代在变,女人也越来越精明。

  “张淑雅?”

  “你谁呀?”张淑雅回过头来,大声回道。

  我天,还真的是张淑雅。

  “嫂子,我是四毛呀。”

  荀柏言激动了。

  “谁是你嫂子,神经病。”

  张淑雅何许人也,混迹江湖十多年,岂会因为荀柏言年轻帅气而放松警惕,这年代,骗子什么的最多了。

  荀柏言知道自己说漏了嘴,只好跟在张淑雅身后。

  “我跟你讲,你最好别再跟着我,我老公是这个酒店的经理,我现在正要去找我老公,他可是混江湖的,还跟着。”

  “行行行,待会看我老公怎么收拾你。”

  荀柏言无语,知道张淑雅强势,没想到这么强势。

  “我不是跟着你,我是去找人。咱们同一个方向。”

  张淑雅停下脚步,仔细打量着荀柏言,见这人瘦瘦高高的,长得还算帅气,看上去不像是骗子。

  不过妈妈说了,越是这种人,越要小心。

  张淑雅心想,这人也算是老手,跟了那么久,说的明明白白他还跟着,且不说出自己的目的。

  “那你先走。”

  荀柏言无奈,只好走在前面。

  顺着酒店走廊,两人又走过几个房间,最后停在520房门前。

  看着520房间,荀柏言眉头紧皱。

  张淑雅见荀柏言也停了下来,惊道:“你也是来520的?”

  “我都说了,咱们找的是同一个人咯。”

  荀柏言故意大声道。

  “你找的人叫什么名字?”

  “你呢?”

  “凭什么我要告诉你。”

  “那我也不告诉你。”

  正在此时,房内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好像是穿衣服的嗖嗖声。

  荀柏言挡住房门,再次大声道:“你到底是谁,你要找谁?”

  “你又是谁,凭什么拦我?”

  张淑雅双手叉腰,凶凶地眼神对着眼前这个男人。

  “这酒店是我的,你说我能不能拦你?”

  “酒店是你的?”张淑雅再次打量,笑道:“就你?”

  “我警告你,我老公是酒店经理,你要是再拦我,信不信我抽你。”

  张淑雅环顾四周,见走廊尽头有个扫把,立即跑过去拾起。

  荀柏言已被三哥的如来神掌抽过,能跟三哥势均力敌的,断然不是善茬。

  见张淑雅手持扫把对着自己,心中有点发怵。

  “我跟你讲,君子动口不动手,咱们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啊。”

  荀柏言话还没说完,只见头顶一个扫把当门而来。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时,荀柏武打开了房门,一只手握住了扫把。

  荀柏言两腿发抖,双手捂着脑袋。

  “你这婆娘,闹什么闹,跟我去经理办公室再说。”说着,荀柏武一手拉着张淑雅朝转角办公室走去。

  “这里面是谁,里面是谁?”张淑雅一只手被荀柏武拉着,另一只手拿着扫把指着520房间。

  “里面哪有谁,就我一个人。”

  “你放开我,我要去检查。”

12157 225825 MjAyMS8wMy8yMi8jIyMxMjE1N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22/12157_2258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