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十九章:黄彤嘉的远去

书名:重生之商亦有道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我要吃胖 更新时间:2021-04-14 00:02:17

  荀柏言的车行至步行街。

  黄漫涛犹豫的下了车,停了一会后,最终还是答应了,拿着两万那块钱去网吧给了小伙伴,然后再次重新回到车上。

  一路上,黄漫娇时不时会看荀柏言几眼。

  有些话快要出口了,又吞吞吐吐转移话题。

  很显然,荀柏言就是这样想的,找个亲弟弟来辅助,以后跟黄漫娇相处的时候会好的多。

  回到鹏城的时候,骆淳飞跟黄彤嘉两个人正在忙着打包。

  一屋子的快递,忙的两人焦头烂额。

  黄漫娇见状,二话不说,撩起裙子两脚一夹,利索的拿起胶带开始帮忙打包。

  五人忙了一个多小时后,才打包好。

  “看来淘宝店的生意是越来越好了。”荀柏言擦了擦额角的汗:“阿娇,你会招人吗?”

  “去人才市场招人?”

  荀柏言想了想,人才市场招聘的人也可以,一般都是普工,或是刚出社会的高中生居多。文化程度高的,或是有经验的,应该大多是网上招聘。

  “要不这样,分两批招人,一是去人才市场招聘打包的和客服,主要对象还是以年轻为主,没工作经验也没关系。”

  “二是去58同城招聘一个客服经理,专门管理这些事。阿娇,你以后还是要负责其它产品的开发,比如女鞋,内衣等。”

  黄漫娇用笔记本记下后,过了许久才点了点头。

  荀柏言看在眼中,没有过多解释,他现在时间太少,还有手机和新能源两个项目要去准备了,特别是手机这块。

  “姐夫,那我呢?”

  黄漫涛一出声,骆淳飞跟黄彤嘉两人对视了一眼,又转头看着他们。

  “你的话我已经帮你想好了,去跟我三哥吧,三哥不仅为人和善,做事能力也强,还有一点跟你很像。”

  “是什么?”黄漫涛上前一步。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黄漫涛看几人都在笑,心想应该不是什么好事。但总比跟姐姐待在一起好。

  等黄漫涛离开大水坑去酒店见了荀柏武之后,才发现原来姐姐挺好的。

  夜间天台上。

  “谢谢你。”黄漫娇趴在天台栏杆上,风吹动她秀美的青丝。

  “你是说你弟弟是吧,他如果跟三哥半年,应该会乖巧许多。”

  “不说半年,才过去十来天,他就哭天喊地的打电话跟我说要回老家。”黄漫娇噗嗤一笑。

  黄漫涛一直令她父母为难,加之才18岁,又叛逆,没一个强势的人还真管不住他。

  “你说他们两个在聊什么?”黄漫娇指着天台角落的骆淳飞跟黄彤嘉。

  “肯定跟你我一样,在讨论结婚的事。”

  “谁跟你讨论结婚的事了,以后咱们还是合作关系,别想太多。”

  “睡都睡了,不应该负责么?”

  “呵呵,什么也没做,不用负责。”黄漫娇向前一步,小拳拳锤了锤荀柏言的心。

  “那简单,下次再睡一起的时候咱们争取做点什么。”

  “流氓。”

  黄漫娇朝荀柏言挥了挥手,笑道:“好了,上来吹会风回去,估计又有十几个订单,我先走了。”

  荀柏言目送黄漫娇下楼,独自点了根烟。

  见黄彤嘉和骆淳飞两个居然抱在了一起,刚点燃的烟差点掉到了地上。

  什么情况?

  搞定了?

  过了许久,黄彤嘉打了个招呼也匆匆下楼而去。

  “不错呀组长,都抱上了。我跟你讲,到时候你带她去一趟海边,等晚上错过公交时再找个酒店住下,这样基本就成了。”

  荀柏言笑的很淫,两只大拇指还在胸口比划着。

  “我这注意如何,是不是特别棒?”

  骆淳飞望了望天上的月亮,叹了口气道:“她要走了,去京都学习表演。”

  “啊。”

  荀柏言惊道:“这么说,刚才你们这是分手......抱?”

  骆淳飞点了点头,回道:“她说我们永远是最好的朋友。”

  “屁的最好朋友。”

  荀柏言问道:“是你出钱让她去的?”

  “我看彤嘉也管理不好游戏工作室,小说自从上次封推后,基本一个月扣掉税有一万多块钱一个月,我只要好好写每天更新一万多字,送她去京都学习还是够的。”

  骆淳飞说话的声音很低沉,却又如此坚定。

  荀柏言叹了口气,想后面的演艺圈多复杂,多混乱。

  这一去她还能回来?

  “组长呀组长,你真要送她去?”

  “嗯,我决定了。”

  见骆淳飞如此决绝,荀柏言知道多说无益。

  “唉,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

  骆淳飞扶着栏杆,目向曾经待过几年的工厂,宿舍的灯光如织网一般星星散散的亮着。偶尔还有几对小情侣下班后从芭蕉林回到大水坑,一路上有说有笑。

  他不知道这样做是对是错,但她喜欢,他就觉得值。

  “柏言,等彤嘉走后我想回一趟老家。”

  “可以,桂林山水甲天下,到时候一起去吧,不过得等阿娇先招到淘宝店的人再去。”

  “你知道我老家?”

  “那个,以前一起住在宿舍的时候,你不是说过吗,忘了?”

  “有吗?不记得了。”

  隔天,荀柏言开车送黄彤嘉去机场。

  骆淳飞跟黄彤嘉两人坐在后排,一路上一句话也没说。

  直到进机场的那一刻,彼此才说了一声保重。

  “组长真是用心良苦。”黄漫娇感叹道。

  “别人的用心良苦你看到了,某人的用心良苦某人却全然不知,真是可悲可泣。”

  黄漫娇捂嘴一笑:“某人是谁?”

  送走黄彤嘉后,三人来到了人才市场。

  这已经是第三天了,烈日炎炎,在鹏城,四五月份夏天就开始了。

  荀柏言搬了三条凳子一张桌子,身后插着一幅横条,上面写着:只招年轻有活力,能言善道的,男女不限。

  桌子前面铺着块白布,上面还有几个黑色大字:

  坐着聊天,轻松过万,包吃包住,五险一金。

  一时间,吸引了无数前来人才市场应聘的年轻男女。

  有几个老头还跑过来咨询。

  “别看我老,可我心态年轻,喜欢聊天,充满活力。”

  “老夫看遍四书五经,读过二十四史,深谙治国之道,善于出谋划策,能堪苏秦张仪大任。”

  “大爷,您会上网吗?”

  “啥玩意?”

  “下一个。”

  “寂寞时,我不仅会聊天,还会点别的技巧......”

  “大是真的大,那个,下一个。”

  “我......我别的不太会,能喝酒,也挺持久。”

  ......

  “下一个。”

12157 225810 MjAyMS8wMy8yMi8jIyMxMjE1N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22/12157_2258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