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十七章:田埂上的岳父

书名:重生之商亦有道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我要吃胖 更新时间:2021-04-13 00:01:48

  行驶在樟树林中,不远处是极低的云层,很难想象,海拔如此低的潮汕竟然比青藏高原的云海还底,经过几片芭蕉林后,车就停在旁边的马路上,这里平时很少有车来。

  几位老人在旁边的菜园子里忙碌着,见马路上来了辆车,都停下手中的活,想看看是哪户人家的年轻人回来了。

  大约走了几分钟路,地势平坦,经过几处篱笆,前面有两栋平楼,白色的墙开始剥落。

  眼前这平楼跟隔壁邻居家公用一个墙壁,应该是当时为了方便或是节约而建的。

  屋前是一片空地,不是水泥地,上面还稀松长着几株顽强的野草,在空地角落堆了一堆沙子,一堆砖头。

  砖头上放着几个笸箩,里面晒着一些荀柏言不认识的菜。

  远远望去,零零散散的还有几间古色古乡的平楼,也有几处白房。

  荀柏言看着远处袅袅炊烟,不曾想本地人也如此贫困,倒不如故乡桃花村,贫穷是贫穷了点,起码有山有水,一个村几十户人家,每当放学后,一群孩子在小溪边玩耍,或是学着武侠电视剧里分帮结派的,情形热闹非凡。

  这里人烟稀少,小时候玩的伙伴都不多。

  只是老家没通水泥马路,所以没有这边方便。

  “姐夫,这就是我们家了,隔壁是二叔家。”黄漫涛提着礼物开了门。

  “家中简陋,将就着坐吧。”黄志国拍了拍凳子,然后拿出打包回来的茅台给荀柏言倒了一杯酒。

  “谢谢叔叔,我家也是农村,还没这边发达,据说现在主路才开始建水泥马路,我们村中更是连马路都没有,去坐公交还要走半个多小时哩。”

  荀柏言有感而发。

  “听到没,这就是嫁给外地人的下场,以后一辈子守在山里。”陈美娟重重放下一碟花生米。

  “其实山里跟这里有什么区别。”黄志国一饮而尽,将杯子放在桌上后甩手出了门。

  荀柏言见黄漫娇跟黄漫涛两个低头坐在陈美娟旁,想着一时半会也说不上什么话,于是跟在黄志国身后。

  两人来到荒垦地旁边的田埂上。

  黄志国点了根烟,叹气道:“看得出你对阿娇的真心,年轻时我也出过一趟远门,那时候鹏城才刚开发,她算是早期来的蜀川人吧。”

  荀柏言一听就明白,年轻人异地他乡难免孤寂,有几个心仪之人不怪稀罕。

  “这不怪她妈,我们这边风俗如此,对于女儿,我要求不高,只希望她能够开开心心一辈子,山里也罢,城市也罢。”

  “不过要是他爷爷还在的话,估计真的是一点希望也没有。”

  “放心小伙,我支持你,至于市中心买房你就别想太多,以后对阿娇好就行了。”

  果然还是黄志国开明,毕竟是出门见过世面的人。

  也就是现在08年,在2021年的今天,全国都是一家人,哪里还分什么本地异地,恋爱自由,只是房子跟钱的习俗,一直流传来下。

  荀柏言懂黄志国说的这番话,大概意思就是告诉荀柏言,咱们都是苦命的男人,在错的年纪遇到了对的人。

  碍于没有能力,只能得过且过。

  “叔叔,我能理解阿姨的苦心,也能体会您的难处,不过我想你们完全可以放心,阿娇她凭自己的实力都能在市中心买房,别说这里了,鹏城她也可以。”

  谁不希望自己的子女能有出息,黄漫娇初中毕业就出门打工,如今已有好几个年头了,她有什么能力做父亲的还能不知道?

  但黄志国听的开心,苦笑道:“但愿吧。”

  荀柏言不愿多做解释,凭他自己的能力完全可以养活身边任何想要养活的人,可他不愿意,他始终相信人都会跟自己一样,凭自己的努力付出得到该有的回报。

  而不是像吸血鬼一样,慢慢蚕食身边所有关心自己的人。

  夜间,陈美娟做了一桌子菜,有牛肉,有鸡。

  气氛依旧如此尴尬。

  荀柏言将鸡腿夹给黄漫娇,笑道:“一看鸡腿,我就想起在潇湘老家村中的一对夫妻。”

  “什么夫妻?”黄漫娇问道。

  “蛮有趣的一对夫妻,妻子没事经常去村中到处寻麻将打,老公就提着午饭到处找。”

  “还有这事?”陈美娟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市里面,对外人根本不了解。

  “那有什么奇怪的,他老婆也是南粤的,好不容易有人愿意嫁给他,万一哪天跑了不要他了,要想再找一个就难了,可不好好照顾她。”

  陈美娟皱了皱眉,骂道:“这女人也太不守妇道了,怎么能说跑就跑。”

  说完,再次打量荀柏言,神情缓和许多。

  “你不会是编的谎话吧,外地男人有这么好?”陈美娟没忍住。

  咳~

  黄志国只顾埋头干饭。

  “今天的菜挺好吃的,都多吃点。”

  “也不能说外地人好,他自己没什么本事,两口子都在外面打工赚钱,老婆有时候工资比他还高,他能怎么办,只能自己做家务打扫卫生。”

  陈美娟吃着饭,点了点头。

  饭后,黄志国点着烟夹着腿躺在木凳上看电视。

  是陈乔恩和阮经天演的《命中注定我爱你》。

  他一把年纪,还看的乐呵呵的。

  陈美娟正洗着碗,听到黄志国的笑声,把碗一放,发出呱嗒响声。

  “今晚你洗碗。”

  荀柏言急忙上前道:“我来吧,在老家就是我洗碗的。”

  陈美娟没有理荀柏言,最后还是一个人洗完所有的碗筷。

  洗完后,陈美娟围裙一解,一屁股坐在黄志国旁边,一手拍在黄志国的腿上:“脚放好。”

  黄漫涛噗嗤一笑,说道:“陈欣怡居然崛起了,你敢信。”

  “小小年纪你就瞧不起女人,谁说女人不能有自己的事业的。”一整天,黄漫娇的精神都是紧绷的,她一只手拧着黄漫涛的耳朵,一边骂道。

  “好了,电视剧也看完了,阿娇你去打点洗脚水,洗了后都去睡吧。”

  黄志国跟陈美娟两个轻声嘀咕几句。

  荀柏言没有听懂,只见黄漫娇从耳朵红到脖子,也不知道他们两个到底说了些什么。

  “姐夫,今晚你就跟我睡吧,我还想问你点事呢。”

  “还跟你睡什么,都......都带回家了。”白天荀柏言讲的细节,陈美娟料定两人肯定同居了半年以上。本来想说都睡了那么长时间,又觉得是自己女儿,不能这么说。

  睡......睡哪呢?

  莫非?

  难道?

12157 220145 MjAyMS8wMy8yMi8jIyMxMjE1N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22/12157_2201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