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十四章:你也是来相亲的?

书名:重生之商亦有道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我要吃胖 更新时间:2021-04-11 01:29:22

  荀柏言刚提起东西准备推门,里面就走来一个男人开了门。

  只见这个男人大约三十岁左右,理着个平头,但还是能看到两边秃了不少头发,一张圆圆的脸,穿着一身西装。

  在他身前放着一束鲜花。玫瑰花。

  “你好,你好。”

  男人不知道来者何人,只好礼貌问道。

  荀柏言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虽然只是看了几眼,但这张圆脸,这个秃头荀柏言一辈子也忘不了。

  此人名叫郑伟,很土的名字,跟他的人一样土。

  就是这样一个土不拉几的人,最后娶了黄漫娇。

  前世荀柏言同他吃过一次饭,那还是分离后的第十年,本来想请黄漫娇的,结果他也来了。

  那时候黄漫娇怀中抱着个四五岁的女孩,肚中又怀了一个。

  好在黄彤枝在场,解了荀柏言的围,不然荀柏言不知道那顿饭要如何下咽。

  现在想来,这秃子,在自己还没跟黄漫娇恋爱的时候就在追她了。两人分手四年后,黄漫娇才沦陷。

  咳~

  如今两人再次见面,荀柏言挺直身子,冷冷道:“你好。”

  荀柏言没有跟他握手,只是独自点了根烟,翘着个二郎腿坐在他刚才坐过的位置。

  郑伟见荀柏言穿着普通,一进门甚是无礼,又听说黄漫娇有个弟弟,急忙上前笑道:“你是她的弟弟吧,长的真帅。”

  荀柏言心中一笑,就黄漫涛那脸,跟他姐比简直了,如不是黄彤枝发来的彩信,荀柏言都不信这是亲姐弟。

  一个丑不拉几的古惑仔,跟他读高中时候几个屌丝同学差不多,年幼无知,与黄漫娇的美貌相差太远了。

  “小舅子他在网吧打游戏,我是来相亲的。”

  “你也是来相亲的?”郑伟惊叫道。

  “怎么,你也是来相亲的?”荀柏言装傻充愣。

  “对呀,跟黄家约的是今天。”郑伟一手拍在桌上:“岂有此理,怎么能同时约两家,这黄家也太不靠谱了。”

  “你......你看这事闹的,要不你还是走吧。”

  “哼,是我先来的,凭什么我走,听你口音好像不是本地人吧,你可能还不熟悉我们这边的习俗,一般家中不会让女儿外嫁的,肥水不流外人田你懂不懂。”

  郑伟生气归生气,就是不离开,也搬张凳子坐在荀柏言对面,学着荀柏言的样子,两翘着二郎腿,叼着根烟。

  两人四目相对,豪不退让。

  大概一根烟的时间,门缓缓而开。

  推开门的瞬间,黄漫娇见郑伟翘着个腿跟个痞子一样坐在凳子上,且秃的那么明显,当下眉头一皱。

  随即门全开时,又见荀柏言也是一模一样的动作坐在凳子上。

  当下嘴一张,叫道:“你......”

  荀柏言急忙将手指放在嘴前,示意黄漫娇不要说话。

  “叔叔阿姨好。”荀柏言见黄漫娇身后站着两个四五十左右的中年人,想必就是黄漫娇的父亲黄志国和母亲陈美娟了,当下笑容满面的前去搀扶。

  现在想想,这弟弟做事还算详细,爸爸妈妈照片名字以及喜好都告诉了荀柏言。

  “来,叔叔阿姨请上座。”

  “胖子,你怎么回事,这么没礼貌的嘛,还不让让位置,不知道尊老爱幼么。”荀柏言一脚踢在郑伟坐的凳子上。

  郑伟急忙起身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叔叔阿姨请上座。”

  黄漫娇父母一开始以为相亲对象是荀柏言,随即又看到还有一个男子坐在旁边,一时间不知道相亲对象到底是谁。

  那个秃的应该是他哥哥吧,毕竟也算个兄长。

  陈美娟拍了拍荀柏言的手,微笑道:“好好,勒呀坐。”

  待两人坐下后,郑伟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堆,完全听不懂。

  说话期间,黄志国跟陈美娟两人左一眼右一眼,也不知道郑伟都说了些什么,但两人看看荀柏言的眼神明显要严厉的多。

  啊?

  这?

  ......

  短短几分钟,二老表情复杂的难以描述,最后见黄漫娇一直在跟荀柏言打眼神,脸更加黑了。

  荀柏言大概猜到郑伟说了些什么。

  “叔叔阿姨,你们也太不厚道了吧,怎么还约了别家的人?”

  然后两人肯定回答:“没有啊。”

  “还没有,人都在这坐着呢。”

  “那不是你弟弟么?”

  “鬼弟弟,他也是来相亲的。”

  荀柏言虽听不懂,看黄漫娇脸焦急的样子,心想所猜出入不大,大致内容应该就是这个意思了。

  陈美娟脸色一变,用极其不普通的普通话冷冷问道:“你也是来相亲的?”

  荀柏言略微听懂了她的意思,于是起身礼貌回道:“是的,叔叔阿姨,这次我是特地来看望二老的。”

  说着,还没等两人回话,荀柏言利索的从地上提起两条九五至尊,两瓶茅台。

  “听阿娇说,叔叔平时就好这口,所以特意买了点烟酒来看望您。”

  陈美娟凶了一眼黄漫娇,黄漫娇嘟嘴道:“我没说。”

  “另外,阿娇还说阿姨您最近心脏不是很好,我对这方面也不太懂,不知道买什么好,所以我特意咨询了医生,买了一些平时能用到的。”

  “这是血糖仪,操作简单方便,以后您测量血糖时就不用经常跑医院了,也麻烦。”

  “还有,这是血压计,可以在家测量血压。”

  “还有计步器,体重秤.......”

  荀柏言一边说着,一边从袋子中掏了十几件东西出来。

  尼玛,百宝箱么?

  郑伟无奈的摸了摸眼前的玫瑰花。

  黄志国陈美娟惊讶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任着荀柏言左一件右一件摆在桌上。

  黄漫娇一手拍在自己额头,见父母时不时在看自己,只好悄悄躲在荀柏言背后。

  礼物介绍了半天,除了黄志国摸了摸茅台外,陈美娟一直不为所动,待荀柏言终于把礼物全部拿出来后,才冷冷道:“听说你是外地人?”

  “对,他是外地人,看他的样子,应该是来我们这边打工的。”郑伟眼神从玫瑰花上移开,双目注视着黄漫娇。

  他也不傻,一看就是两人关系还没到见家长的那一步,最多是在谈恋爱。

  “回阿姨的话,我是潇湘人,不过.......”

  “那谢谢你的好意,这些礼物你还是拿回去吧,我们暂时用不着。”陈美娟狠狠地朝黄志国的手上一拍。

  黄志国只好怏怏缩回手,眼神还停留在茅台上。

  “阿娇,你坐好。”陈美娟严厉道,随即又微笑着对郑伟说道:“现在的年轻人不懂事,你别放在心上。你还是说说你的情况吧。”

  荀柏言一听,心想这个陈美娟未免太厉害了点吧,难怪黄志国不敢说话。

  听这话的意思,明显是对针对自己说的,只要郑伟说出家庭背景,对于一个来潮汕打工的人而言,肯定会知难而退。

  不然,完全可以用潮汕话说。

  郑伟一听,心领神会,也用普通话回道:“阿姨您好,我叫郑伟,今年28岁,初中毕业,在市中心有一套100多平的房,有辆大众车,还有家货车,家里是做海鲜批发的,家中还有两个姐姐都嫁人了,嫁的也是本地人,在市中心有房有车有生意。”

  陈美娟听完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阿娇,快来跟人打个招呼,一点礼貌都没有。”

  黄漫娇一动不动,全然没听到的样子。

  “郑伟是吧,实在不好意思,都是我管教的不好,她可能还不太习惯,毕竟第一次相亲,至于这个外地的,可能是场误会,阿娇你说是不是?”

  黄漫娇依旧站在荀柏言身后,荀柏言能感觉到黄漫娇在拉他的衣服。

  “没关系没关系的,有人追,说明您女儿优秀。”

  郑伟得意一笑,又朝荀柏言说道:“这位小兄弟,你是在哪里工作?”

  荀柏言一直想插话,奈何黄漫娇妈妈不给机会,碍于长辈,不好直接打断,现在好了,终于来问了。

  “我就在市中心工作。”

  “是做什么工作?在海上打渔吗,还是饭店工作?”

  荀柏言想了想,如果直接摊牌,好像不太好,按她妈妈的情况,除非真的土豪,虽然这个条件满足,但黄漫娇跟自己还没什么感情,得想办法让黄漫娇先回鹏城,等以后确定关系了,拿下这两个老家伙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如果自己说在鹏城工作,以陈美娟的强势,可能黄漫娇就回不去鹏城了。

  “要是海鲜多,你可以回去跟你老板说一声,我高出10%的市价长期购买,也算.......是吧,好歹咱们眼光一致。”说着两眼色眯眯的盯着黄漫娇。

  尼玛,还蹬鼻子上眼了是吧。

  “小伙子,我看你也是一片真心,你就先回去吧。”黄志国终于说话了。

  看来,传言也不一定都是真的,黄家就女人说了算。

  “来都来了,就一起吃个饭再走吧。”郑伟起身出了包厢,大喊一声:“服务员,点餐。”

  “行啊,那就一起吃个饭。”荀柏言忍了,心想老子混江湖这么久,还搞不定你个土鳖。

  等郑伟点了餐后,荀柏言借口去厕所时加了十几道最贵的菜,还叫了几瓶茅台,总之一切都是最贵的。

  服务员一边记着,一边偷偷看着荀柏言,惊讶的小脸悄悄问道:“靓仔,茅台我们这里没有,得去对面烟酒店买。”

  “那就去买,要最贵的,买了之后,开好瓶再拿进来。”荀柏言想,既然不愿意收自己的茅台,那就再买几瓶。

  荀柏言算了算,郑伟点了八百左右,自己又点了三千块左右的菜,八千的酒,一共一万二左右,够了。

  没一会,服务员拿了四瓶茅台进来。

  郑伟转身拿酒,见服务员端的是茅台,当下脸色一变,责备道:“这不是我点的,我点的是牛栏山。”

  “不好意思,是这位靓仔点的。”服务员朝荀柏言点了点头。

  靓仔这个词,荀柏言听了三年,如今还是没听习惯。

  “是我点的,我觉得叔叔应该喜欢就点了,怎么,有问题吗?”荀柏言起身拿过一瓶茅台,直接给黄志国酒杯中倒。

  黄志国微笑着点了点头:“够了,喝完再倒,喝完再倒。”

  “那行,一瓶就够了,其余三瓶你拿回去吧。”郑伟朝服务员挥了挥手。

  “可是,瓶都开了。”

12157 204149 MjAyMS8wMy8yMi8jIyMxMjE1N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22/12157_2041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