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十九章:安全符保平安

书名:重生之商亦有道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我要吃胖 更新时间:2021-04-08 00:03:19

  “安全符?咋看着不像呢,摸着软软的,真能保平安吗?”

  咳~

  没想到前世的对话,如今再一次出现。那时候荀柏言也不懂,两人为这个奇怪的盒子研究了整晚。

  “它跟别的安全符是不太一样,特别薄,特别软,且弹性十足,能伸能缩,至于有什么用,好像是镇精用的......吧。”

  “妖精?”

  “应该是的吧。”

  荀柏言咳嗽几声,简直不敢相信这种鬼话出自自己口中。

  “害,那就说的过去了,南粤人都迷信这套,在我们老家也经常烧香祭祖的,有的家中安全符特别多,好像叫镇宅道家符,据说可以消灾避难,驱除不祥,不过一般都是贴在大门上,这种放在床头的,且长这副模样的安全符我还是头一次见。”

  黄漫娇挪了挪身子,准备撕开一探究竟。

  “我倒是想看看这安全符到底长什么样。”

  ......

  “别别别,师傅千万别撕。”荀柏言一急之下,在起身的过程中,浴巾掉了。

  “你干什么?赶紧把浴巾裹好,躺回被子中去。”

  黄漫娇的反应超出了想象,一秒内完成了放下安全符,双手捂脸以及躲进被子等一系列操作。

  看来几年炫舞没白玩。

  见荀柏言重新坐好后,黄漫娇才缓缓探出个小脑袋:“为什么不能撕?”

  “你傻呀,撕开了就不灵了,不然人家包装那么严实干嘛,你看上面明码标价是三十块一盒,很贵的。”

  荀柏言心想,一般酒店都是杂牌子,这里用的是杜蕾斯,看来以后自己的酒店也该换换品牌了。

  进货价贵是贵了点,但同样可以把价格标高。

  这人要是急了,别说三十块钱,三百块钱都不是事。

  “一张符这么贵。”

  荀柏言越解释,黄漫娇越好奇。于是重新拿起,放在眼前细细观摩。

  看到最后,黄漫娇脸渐渐红了。

  “我去。”

  ......

  黄漫娇再次躲进被子中,再也不敢露头。

  荀柏言一开始捂着嘴,奈何实在忍不住。

  “笑笑笑,笑你个头。”黄漫娇忽然起身坐起,将枕头朝荀柏言砸去。

  在起身的过程中,被子恰巧卡了一下浴巾,浴巾飘然而下。

  荀柏言就这样两眼痴痴地望着,一脸严肃道:“我什么也没看到。”

  说完,瞬间坐直,脖子伸长。

  黄漫娇在被子中重新系好浴巾,伸头道:“把枕头给我,我要睡觉了。”

  “你丢过来的,自己来拿呀。”

  荀柏言得意的拍了拍怀中的枕头。

  这次,黄漫娇没有理他,只是把头再次藏好。

  没一会,被子中发出轻微的呜呜声。

  不会吧,哭了?

  荀柏言连滚带爬的将枕头伸过去,柔声道:“师傅,你哭了?”

  黄漫娇没有理会,但荀柏言听得真切,确实是抽泣声。

  “师傅,是我错了,你别哭了,枕头还你。”

  荀柏言隔着被子拍了拍黄漫娇,将枕头轻轻放在她床头。

  不知道过了多久,荀柏言只记得吸了三四根烟。

  “你欺负我。”

  黄漫娇一手抹着眼泪,一手抱着枕头。

  “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我错了。”荀柏言真诚道歉。

  “你欺负我。”

  黄漫娇再次重复一遍。

  此时的荀柏言真想狠狠给自己一耳光,这恋情还没开始,自己就得意忘形,又不是情侣,这种调戏确实过了头。

  “要不,我换间房吧。”

  “不用了,我睡了。”

  黄漫娇没有再用被子捂着脸,而是像平常一样,安安静静地躺着。

  此时的黄漫娇早就做了决定,她一个女孩子,无论如何也敌不过荀柏言的。既然他有意无意调戏自己,万一把控不住,任其发展下去,那后果不堪设想。

  本以为荀柏言长得还行,人也聪明,特别是对黄彤嘉的事上,表现的很仗义。

  可从今晚的表现来看,处处调戏,极其不尊重人,跟当时保护黄彤嘉的完全是另一个人,既然黄彤嘉的名节重要,那么自己的一样重要。

  披着友善的皮,骨子里简直就是一个流氓,无赖。

  她也装睡,只要......

  果然,没过多久,荀柏言起身静悄悄走到黄漫娇床头,他渐渐蹬下身子。

  一只颤抖的手停留在黄漫娇脸上半刻,又转向她的三千青丝,也仅仅是摸了一下头发。

  眼前这个男人,太轻浮了。

  黄漫娇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

  被子里,她右手紧握拳头,左手的魅族手机屏上早已按好了110三个阿拉伯数字。

  荀柏言只需再有动作,立即报警。

  然而过去很长时间,荀柏言什么也没做,只是深情地看着她,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秀发。

  嘴里还哼着周杰伦的歌曲,那是她最喜欢的《回到过去》。

  想回到过去

  试着抱你在怀里

  羞怯的脸带有一点稚气

  想看你看的世界

  想在你梦的画面

  只要靠在一起就能感觉甜蜜

  想回到过去

  试着让故事继续

  至少不再让你离我而去

  ......

  周杰伦的摇篮曲么?还蛮好听的。

  黄漫娇听着感觉很温馨,可哼着哼着,荀柏言屁股往床上一挪,居然就躺在黄漫娇身边。

  可别呀。

  刚有点好感,怎么还跑上床了。黄漫娇手指放在手机上,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没有勇气按下。

  好在这家伙还会先帮她把被子盖好,自己才慢慢躺在被子外边,一动不动,担心身体碰到惊醒她。

  没一会,轻柔的哼曲停了,转而换成沉沉地呼噜声。

  这次,应该是真的睡着了。

  黄漫娇小心翼翼坐起,看着荀柏言如个孩子般蜷缩在自己旁边。

  “其实也挺好看的。”

  黄漫娇放下左手的手机,轻轻挪出一个角,将被子盖在他身上,摸了摸荀柏言的头,不知不觉,她也睡了过去。

  太阳带着炽热的光芒从地球背面绕了一圈后又回来了,东方第一抹阳光透过海面直射而来。

  大概中午11点,阳光透过窗帘照在荀柏言眼上,荀柏言只觉得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压在他的手臂上。

  睁眼一看,才发现枕在手臂上的是黄漫娇。

  “卧槽,断片了。不是睡在被子外面么,怎么睡进去了?”

  荀柏言想不留痕迹的重新回到自己床上,谁知道手臂一动,黄漫娇两只眼正在盯着光着膀子的荀柏言。

  随即掀起被子一看,浴巾呢?

  啊啊啊啊

  “我......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昨晚上厕所回来时躺错床了。我发誓,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做。”

  荀柏言确实没印象,明明自己睡在被子外的,莫非夜间冷了,睡着的身子还会自个朝暖窝跑?

12157 185196 MjAyMS8wMy8yMi8jIyMxMjE1N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22/12157_1851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