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十八章:开一间双人房

书名:重生之商亦有道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我要吃胖 更新时间:2021-04-07 10:01:53

  黄漫娇看着手表,跺了跺脚,无奈道:“也只能这样啦。”

  “服务员,开房。”

  荀柏言立马转身踉踉跄跄朝酒店前台走去。

  “您好,请问靓仔要什么样的房?”前台小姐恭敬道。

  “两间豪华单间。”

  荀柏言说着从口袋掏出一个鼓鼓地大钱包。

  “好的,两间大豪华单间,一间268,一共536。”

  “什么?536?那么贵,我看还是算了吧,要不找个便宜一点的。”黄漫娇长那么多,还没住过这么贵的酒店。

  “没事,就两间豪华单间,附近也没什么酒店,就住这里吧。”

  荀柏言从钱包中掏出身份证,以及千把块钱现金。

  “好的,您稍等。”

  “等等,你们这里的双人间多少钱一晚?”黄漫娇趴在前台桌上问道。

  “双人间是368。”

  “怎么都这么贵,368,也能省168,就开个双人间吧。”黄漫娇咬了咬牙。

  荀柏言打了个嗝:“听她的。”

  “这是房卡,这是身份证,还有一百的押金单您收好了,明天退房拿收据来退押金。房号是503,祝两位好梦。”

  酒店装修的普普通通,在沙井这么偏僻的地方,已经找不到更好的酒店了。

  电梯中,黄漫娇架着荀柏言,她低着个头,脸红彤彤滴。

  重生以来,荀柏言第一次用手搭在她肩上,那熟悉的体香,仿佛又回到了当初。

  这一刻,哪怕重生是一场梦,他也无怨无悔。

  两人来到房门前,盯着503好一会。

  黄漫娇一只手翻了翻押金单,惊道:“怎么没钥匙?”

  “这不就是嘛。”

  荀柏言不知道喝过多少酒,几杯茅台算什么,应酬十多年的男人,但凡身上有点酒气,演的都能跟真的一样。

  荀柏言拿着卡片朝门感应处一放,只听到叮的一声,门响了。

  “第一次开房?”

  黄漫娇摇了摇头,回道:“以前刚来找工作的时候,住过几天旅店,都是钥匙的,没用过卡。”

  将卡片一插,房内灯光亮起。

  看房间的布置,确实不值368一晚,只有简单的几个小孔径射灯,还有两个壁灯。

  不过暖黄色的灯光夹带一点蓝色,倒还算有情调。

  一进房间,黄漫娇用力一丢,将荀柏言扔在床上。

  “呐,事先说好了,不准随便动的。”

  荀柏言看着黄漫娇畏畏缩缩的躲在角落,心中一笑,随即不闻不问,装成一副躺尸的样子。

  “徒弟?”

  两人僵持很久,最后黄漫娇瞧瞧走近,拍了拍荀柏言的脸:“柏言?荀总?”

  “看来真喝醉了,睡着了。”

  荀柏言见黄漫娇走近,突然一个转身一只手一只脚压在黄漫娇身上。

  “喂喂喂。”

  黄漫娇急了,一时间踢手踢脚的,奈何荀柏言死活不动,全然不知。

  房间内突然安静下来,只有砰砰地心跳声。

  “我去,睡得跟猪一样。”

  黄漫娇好不容易挣脱开来,十几分钟后,见荀柏言依旧一动不动,还打着呼噜,这才小心翼翼地去冲凉。

  嗯哼?

  荀柏言悄悄坐起。

  透过磨光玻璃,隐约能看到黄漫娇绰约的身形,朦朦胧胧,荀柏言双脚盘坐在床上,手撑着下巴静静地看着。

  前世的时候,可是一起沐浴过的。

  仿佛停留在那一刻,她身上的每个细节,荀柏言都记得。

  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

  没一会,黄漫娇裹着浴巾出来了。

  她没有洗头,担心吹风机的声音把荀柏言吵醒。

  见荀柏言依旧躺在床上,一只脚不知道什么时候掉落在床下。

  明明去洗澡的时候睡的好好的呀,怎么就掉下来了呢。

  这一次,黄漫娇不敢靠太近,弯腰小心翼翼地帮荀柏言脱了鞋,又将荀柏言的脚重新放回床上。

  “唔~”

  “我怎么睡着了?”荀柏言拍了拍头,一脸未醒的样子。

  黄漫娇见荀柏言的脚一动,急忙向后退了一米,半响才回道:“你喝醉了,回到房间就睡着了。”

  看着眼前如出水芙蓉一般的黄漫娇,他是醉了,只不过不是因为喝酒,再烈的酒,也敌不过她浅浅的酒窝。

  她的酒窝没有酒,却足以另荀柏言陶醉。

  “你一直看着我干嘛?”黄漫娇紧了紧浴巾。

  “没有,我在听你的心跳声,好像跳的挺快的。”

  “胡说,我是才冲完凉,所以比较累,不说了,我要睡觉了。”

  黄漫娇裹着浴巾躺在床上,又将被子捂得严严实实的。

  “呐,说好了的,不准挨近我的床,更不准动手动脚,不然我就报警。”

  荀柏言才起身,黄漫娇惊慌道:“你想干嘛,别过来。”

  荀柏言看着吓成一团的黄漫娇,心想,黄漫娇呀黄漫娇,你未免也太傻了点,为了给自己省一百多块钱,居然开双人间。

  要是别人呢,荀柏言不敢想。

  放在现在,约定俗成的事,开房就意味着约那啥来着,谁还谈什么动不动,碰不碰。

  大家都是同一条炮线的战友,你快乐,我也快乐。

  荀柏言摇了摇头,回道:“我去冲凉,难道师傅还想做点什么?”

  “没有,你去吧。”黄漫娇一头埋进被子,不敢露头。

  荀柏言冲完凉后,黄漫娇还躲在被子中,时不时掀起一角偷偷看荀柏言一眼。

  “想看就看呗,还偷偷摸摸地。”

  “谁看你了,你把浴巾裹好了。”

  黄漫娇在工作上,或是别的事情上是及其认真严肃的,在男女这点破事上,更是保持了她一贯的传统思想。

  这点,荀柏言前世半年的煎熬可以作证。

  即使两人无衣一床,又如何?毫无更深层次的交流。

  那时候还是情侣关系尚且如此,何况如今只是好朋友兼师徒和合作伙伴的关系。

  荀柏言躺在床上点了根烟。

  “师傅,咱们聊聊天呗。”

  “聊什么,不聊,都这么晚了。”

  “越是深夜,越是喜欢。”

  荀柏言嬉笑道:“开个玩笑,对了师傅,白天你也去了趟工厂,感觉如何?”

  黄漫娇哼了一声,随口回道:“还行,比想象中要好。”

  “那就好,我的想法是你先把女装做起来,然后形成一个品牌,等有经验了,我们再做化妆品,鞋子,以及女性内衣等物品,这些女孩子的东西,淘宝好卖。”

  “还有,一些电子产品和家电也要做,比如手机,电脑,冰箱空调等。只要我们品牌做大了,那些厂家就会疯了似的来找我们代理。”

  黄漫娇见荀柏言一脸严肃,才敢扶正枕头与其聊天。

  两人聊了一个多小时,黄漫娇忽然拿起两床中间柜子上的一盒东西,上面写着‘杜蕾斯’三个大字。

  “这玩意是什么?”

12157 184924 MjAyMS8wMy8yMi8jIyMxMjE1N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22/12157_1849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