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十五章:假期结束,该好好上班了

书名:重生之商亦有道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我要吃胖 更新时间:2021-04-06 00:03:37

  清明假期结束了,一大早,街上行人你来我往。

  荀柏言前世去过另一座城市,浪漫之城——珠海。

  虽然跟鹏城相隔不远,但那边的人生活节奏完全不一样,有的睡到十来点才起床,然后吃个早茶,打一下午麻将,晚上又喝个晚茶,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悠哉悠哉。

  再看看遍地黄金的鹏城,特别是在工厂上班的普工,急急忙忙在楼下买个早餐,左手拿着豆浆,右手拈着油条,边走边吃。

  荀柏言先是开车送黄彤枝去龙华的美容院。

  车上,黄彤枝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盯着荀柏言的脸看:“你三哥莫非是张智霖吧,这如来神掌用的真是出神入化,不然打不出这么深的掌印。”

  “你也不耐,那降虫十八鞋甩的可6了。”

  两人一路挖苦,半个小时左右来到一家美容院前。

  兰湘美容院。

  ?

  蓝翔?

  荀柏言也是第一次来二舅妈开的美容店。

  这名字,也特俗了点吧。

  两人进店一看,只见前台摆着一张标准的办工作,没见到前台招待小姐。大门左边有一个饮水机,荀柏言随手一摸,只见手上全是灰。

  再往里走,里面有两个小包间,装修风格怎么说呢,壁纸跟隔壁卖麻辣烫的一模一样,估计是问过他们壁纸在哪买的。

  地板是那种土黄色的,有几处还是松的。

  推开包间门的瞬间,一股异味扑鼻而来。

  荀柏言急忙捂着鼻子,包间里除了一张床就只有一个浴桶了,浴桶两旁居然没有窗帘或遮挡的屏风。

  “看来得大改才行。”

  第一间包间没人,继续推开第二间。

  啊~

  里面传来一个女子的尖叫声,不是二舅妈梅兰湘的声音。

  浴桶里躺着一个女子,一个原生态女子,洁白的皮肤露在外面,那胸脯一动一动的,当真乱人心扉。

  长得高就是好,看的远,看的透,一切尽收眼底。

  荀柏言摸了摸鼻子,满意道:“还行。”

  “你们是谁,快出去。”女子想遮掩什么,不动还好,越动看到的越多。

  荀柏言久不念诗,此时脑海中忽然出现一句。

  曲径通幽处。

  说时迟那时快,黄彤枝的脸出现在眼前,荀柏言只好咳嗽一声,垫脚尖缓缓退出包厢。

  荀柏言离至美容院外,点了跟烟看着美容院的招牌。

  烟尽,黄彤枝跟那个女孩一起走了出来。

  “流氓,色鬼。”女孩长得十分清秀,看样子应该二十不到,不过该发育的地方发育的很好。

  “靓女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老板娘在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名字,你是谁呀你,找我们老板娘干嘛?”女孩紧了紧衣领,那一头湿漉漉的秀发加上她的小表情确实诱人。

  “不在是吧,那我给她打个电话。”荀柏言拨通了梅兰湘的电话。

  说了一两句后,荀柏言拿着手机朝女孩招了招手:“你老板娘找你。”

  女孩将信将疑接过电话,接电话的过程中一直点头,还时不时偷看几眼荀柏言。

  “那个你们老板娘应该电话也跟你说了,我叫荀柏言,荀子的荀,柏林的柏,言而有信的言,是老板娘的外甥。”

  荀柏言伸出手。

  “你好,我叫刘二丫,跟老板娘一个村的。”刘二丫战战兢兢地跟荀柏言我了握手。

  二丫,一听就很好骗的样子嘛。

  “刘二丫,挺好的。”荀柏言指着黄彤枝说道:“这位靓女叫黄彤枝,以后她就是这个店的店长,到时候你多配合她工作。”

  “黄店长好。”

  黄彤枝哪里受过这等待遇,急忙上前双手握住刘二丫的手:“你好。”

  刘二丫还欲再说点什么,就见荀柏言就指着那个招牌道:“这个,算了,就叫兰湘美容店吧,以后开新店再换个名。”

  然后两人跟在荀柏言身后,荀柏言一一讲解前台该如何布置,地板要什么材质,还有整个店铺的装修风格,包厢的设计,屏风图案的设计等等。

  “彤枝,这是我在网上找的一些图片,大体分为两种,一种是欧式风格的装修,一种是传统中式风格的,两种都可以,看你喜欢那种。”

  “好,待会有空我看看。”

  “另外,在装修这段时间,你跟二丫去学习学习一下美容知识,二丫,你对美容懂多少?”

  刘二丫吞吞吐吐道:“我才从农村出来,什么也不懂。”

  “没关系,那你就跟着彤枝。”荀柏言继续说道:“彤枝,这里就交给你了,装修一定要最好的,至于怎么找设计公司,细节怎么弄我就不管了,二舅全权交给我,我就交给你。”

  “可是我不太懂。”黄彤枝为难道。

  “这有什么,谁还没有第一次,你大胆做吧,亏了算二舅的。”

  荀柏言说完后,又单独拉着黄彤枝讲解了一番。

  对于刚出厂的黄彤枝而言,几万的装修费是很奢侈的,荀柏言说的所有话,她都尽可能默记在心里。

  一个月三千来块的收入,进社会三年,一直待在工厂,她本以为自己是来学习的,谁知道一来就管理店铺。

  她不敢大意,那是来自二舅胡二狗和荀柏言的信任。

  荀柏言看着神经紧绷的黄彤枝,心中乐开了花,现在的痛苦煎熬,以后终有一天他会感谢自己吧。

  人就应该跟马一样,得有人在后面抽才肯跑。

  离开后,荀柏言邀请了银行几个高层一起吃饭,每个月,荀柏言都会花点时间去打理关系,并以身作则帮他们叫几个技师。

  除了这些,还有其余部门的主管主任,反正酒店是自己的,技师是大家的。

  大家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尤其重视礼节,你来我往,彼此关照。

  荀柏言前世十多年的业务能力,面对这种还停留在最初阶段的应酬完全游刃有余。

  “荀总,上回您说的那个联合创业集团已经有人注册了,要不您再换个名?这次我带了笔记本过来,可以随时查到有没有被注册。”

  “我想想。”荀柏言本意是想带动身边朋友一起创业,才成立联合创业的,既然人家注册了,那就用出生所在省的简称加上名字也行。

  “那就叫湘柏集团。”

  “好,湘柏集团好,没人注册,荀总,这件事我可是帮您落实到位了,这技师......”

  荀柏言拍了拍手,酒店房门便缓缓而开。

  正是月高风黑夜,啪声四起时。

12157 184269 MjAyMS8wMy8yMi8jIyMxMjE1N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22/12157_1842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