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十三章:三哥荀柏武

书名:重生之商亦有道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我要吃胖 更新时间:2021-04-05 01:08:32

  “我们走吧。”黄彤枝拉着黄彤嘉朝楼下走去。

  “柏言,那我也走啦。”骆淳飞道。

  “你也走吧,我想静静。”

  黄漫娇手肘撑在栏杆上,双手捂着脸,身子好像在颤抖。

  荀柏言站在黄漫娇身边,一言不发。

  那令她泪目含光的人,不是他。

  终于,闪电划破夜空,雨一滴一滴开始往下落。

  “我也曾失恋过。”荀柏言一只手挡在黄漫娇的头上,雨水从他纤瘦的指尖滑落。

  “我......”

  “接着。”

  楼梯口,突然有人丢过来一把雨伞。

  “我......”

  “还有这个。”

  又扔来一件女生外套。

  “我......算了,这雨下的好大,我们还是下去喝点热水别感冒了。”荀柏言将衣服披在黄漫娇身上,撑起雨伞。

  “柏言.....”

  “你又要干嘛?”荀柏言朝骆淳飞大声吼道。

  “我......第一次过来,还不知道住在哪?”骆淳飞委屈道。

  黄漫娇擦了擦眼泪,泣声道:“你去帮组长开门吧,我没事,站几分钟就下去。”

  荀柏言无奈,只好下楼去帮骆淳飞开门。

  没过几分钟,荀柏言见黄漫娇下楼才松了口气。

  这天晚上,荀柏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久久未眠,口中喃喃道:“阿娇呀阿娇,你到底适合做什么呢?”

  几个时辰过去,荀柏言才想明白一件事,也许并不一定非要很适合,黄漫娇是那种做什么事都认真的人,只要给她找个事做,不闲下来就好。

  卖衣服?卖鞋子?化妆品?

  或是跟黄彤枝一起开美容院?

  最后,荀柏言一一否决。

  最好是成本低,又能赚钱,她自己一个人也能做好的事,这样她才会更加自信。

  荀柏言傍晚时分在天台上讲了很多,但唯独没有涉及网络这块。主要是因为黄漫娇她们目前还不是很懂网络方面,除了玩游戏,经商是一窍不通。

  久思未果,荀柏言起床打开电脑准备在淘宝上给她们三个买套衣服。看了许久,都是一些非主流的,荀柏言看不上,只好关掉电脑继续回床上躺尸。

  淘宝?衣服?

  有了。

  荀柏言起身带着笔纸和ThinkPad X61笔记本来到三楼,隔壁就是黄漫娇她们三个住的房间。

  翌日早晨。

  “柏言?”黄彤枝出门买早餐,才提起门口垃圾准备走,发现隔壁房门是开着的,里面有个男人正趴在笔记本上打着呼噜。

  黄彤枝上前拍了拍荀柏言的后背,轻声道:“柏言。”

  荀柏言擦了擦口水,伸了个懒腰后睡眼惺忪的望着黄彤枝,问道:“你怎么在这?”

  “我还想问你,你怎么睡在这呢。”

  黄彤枝用手指了指荀柏言,惊道:“莫非你有偷听的癖好?”

  “谁偷听,我是在工作。”

  说着打开电脑,上面是淘宝女装,荀柏言拍了几下脖子,说道:“你看,我是想给阿娇开个淘宝店。”

  “那你就为了这个一整夜没睡?”

  荀柏言点了点头。

  “行吧,看在阿娇的份上,我也给你买个早餐,登下你叫一下组长,让他也顺道来吃一点。”

  早餐期间,五人没有说话。

  黄彤枝悄悄在黄漫娇耳边嘀咕了几句,黄漫娇偷偷看了几眼荀柏言,又继续啃着油条。

  “豆浆油条还挺好吃的。”荀柏言大嘴大嘴吃,熬了一晚上,他实在是太饿了。

  “听说你昨晚整宿没睡?”

  黄漫娇把身前没喝过的豆浆递给荀柏言。

  “没有,我昨天睡的挺好的,还打呼噜了。”

  “是吧,你......”

  黄漫娇本来话不多,好不容易说几个字,电话铃声就响了。

  “师傅,我先接个电话。”

  是二舅胡二狗的来电。

  “四毛,你什么个情况呀,三毛在机场等你半天了你怎么还没去?”

  “卧槽,忘了。二舅您到了汶川没?”

  “早就到了酒店,这边的事你不用担心,他们已经跟我讲要怎么做了,造谣而已,简单。”

  “行行行,那二舅你要多加小心,我这就去机场接三哥。”

  “记住了,他在一号门广场等,你说你们几兄弟弄得,还非要我这个当舅舅的来传话。”

  挂了电话后,荀柏言摇了摇头,心想三哥是真的倔,既然到都到了,还死活不打电话,活该久等。

  “那个,我哥过来了,得现在过去接他,师傅,等回来我再慢慢跟你解释。”

  说完,荀柏言开着车去宝安机场接荀柏武。

  一个小时荀柏言才赶到机场,寻了十几分钟后,一个男子出现在荀柏言的视线。

  只见这人头发都快披到肩上了,染着一头黄,其中还夹带几缕绿色,上衣穿着一件白色衬衫,外面挂着个黑色马甲。

  一条破破烂烂的蓝色牛仔上系着一条大孔白色布皮带,一双白色帆布鞋,手中拿着一个皮包和一个手机。

  在他身旁,放着一个黑色拉杆箱。

  他叼着个烟,左脚立直,右脚不停的抖动着。

  这姿态,不是三个荀柏武还能是谁。

  “三哥。”

  荀柏武听身后有人喊三哥,缓缓转过身,口中还叼着一根烟,他瞅了一眼,随即一句话也没说,甩手就是一巴掌狠狠地拍在荀柏言脸上。

  荀柏言一整宿没睡,本来瘦弱的身子哪里承受得住,当场倒在地上。

  “畜生,亏就亏了,还学人家跳楼,你死就死了,可你对得起爹妈多年的养育,你对得起大毛和二姐的辛苦付出吗?为了供你读书,他们吃了多少苦你知道吗?”

  荀柏武呸掉嘴上的香烟,随即把手中的钱包和手机也丢在地上,大步向前朝荀柏言走去。

  “长大了别的本事没有,倒是出息了不少,跳楼,跳楼是吧,今天爹妈不在这,我这个当哥哥的就替他们教训教训你这个不孝子。”

  说着,还没等荀柏言反驳,又是上去几巴掌,打的荀柏言满地爬。

  荀柏言心中那个苦。

  天杀的胡二狗,下次定将他千刀万剐了不可。

  打了几分钟,旁边的人实在看不下去了,几个胆子大的男子好不容易将荀柏武拉开。

  哎呀!

  即便如此,荀柏言还是狠狠地吃了一脚。

  “打够了没,要是打够了就跟我走,车停在那边。”

  荀柏言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摸着滚烫的脸。

  众人见荀柏言不追究,也就放开了荀柏武。

  两人一路相隔两米远,直到停车的位置。

  “自己放好行礼。”

  “你来放。”

12157 180557 MjAyMS8wMy8yMi8jIyMxMjE1N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22/12157_1805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