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十二章:没考虑过你

书名:重生之商亦有道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我要吃胖 更新时间:2021-04-04 19:11:49

  “《斗罗大陆》?”骆淳飞重复道。

  “对,二舅将游戏工作室和美容院交给我管,既然彤枝愿意去美容院上班,组长你跟彤嘉就去游戏工作室吧,待遇跟彤枝一样。”

  “那我是不是天天打打游戏就能赚钱?”黄彤嘉握紧小拳兴奋道。

  “游戏工作室已经有一定规模,不仅可以天天玩游戏,利润点还高。不过你要过去的话,核心工作不是玩游戏,而是去协助组长管理,另外,组长的工作主要还是写小说,所以你要担负起管理的重任。”

  “这样呀,可我只会玩游戏,不会管理怎么办?”

  “这个......”荀柏言确实没想那么多。前世自从跟黄漫娇离开后,就很少听到黄彤嘉的消息。

  好像是去了京都学习,具体学什么,因为黄漫娇结婚了荀柏言便不敢再打扰她的生活,只要她幸福,自己就幸福。

  至于骆淳飞,更是被黄彤嘉微信拉黑,一点消息也没。

  从现在看,黄彤嘉就是个花瓶。之所以这样安排,也纯粹是为了圆骆淳飞的梦。

  毕竟两人前世皆是单身16年的狗,为了狗的友谊,怎么也得照顾照顾。

  “彤嘉,你有梦想吗?”

  “有啊,我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演员,哪怕是个龙套也愿意,等哪天有钱了,我要去京都学习表演。”黄彤嘉起身围着四人转了一个圈,头望天空。

  “有了。”荀柏言大叫一声后,拉着骆淳飞朝天台角落走去,朝三人说道:“讲了一两个小时,我跟组长去角落吸根烟。”

  荀柏言此时已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就是黄彤嘉的形象太符合《斗罗大陆》中的小舞,有了这点,骆淳飞还不手到擒来。

  “柏言,我要不还是去找个厂吧。”

  “我看你还真是得找个厂好好干,一辈子守着那条冰冷的流水线,最好是死也死在厂里,到时候我去给你墓碑题名,就叫最强自卑打工者。”荀柏言甩开骆淳飞的手。

  “我想回老家。”骆淳飞两眼湿湿的看着被乌云遮住的月亮,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你看看她再跟我回话。”荀柏言转身用手指着黄彤嘉的背影。

  “组长,不是我说你,虽然文人都有多愁善感的毛病,什么只要她过的好,自己怎样都无所谓。但你过了,真的过了,你太自卑了。行啊,你也可以懦弱地拍拍屁股走人,然后回老家相亲,找个自己不爱的人相处一辈子。”

  荀柏言狠狠踢了一脚砖头。

  “但你不要忘记,你是个男人。”

  说完,荀柏言头也不回的离去。

  良久,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等等。”

  骆淳飞再次拉住荀柏言的手,两眼痴痴地看着黄彤嘉的背影,哽咽道:“你说我真的行吗?”

  荀柏言握住骆淳飞的手,深沉地说道:“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如果不去尝试,那你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终于,骆淳飞捂嘴哭出了声。

  “如果当时我不表白,她是不是会过的更好。”

  “组长,你没有错,刘双强就是个渣男,你这是在保护彤嘉,难道你没看出来,彤嘉才离开刘双强几天,状态已经恢复差不多了。如果任其发展,只会令她越陷越深,那才是害了她。”

  “好了,你别胡思乱想了,其实她懂你的,只是需要时间。”

  荀柏言拍了拍骆淳飞肩。

  “你呢,从一进厂,我就觉得你与众不同,虽然穿着没有什么不同,但全身没有一处不是自信的。你是为了黄漫娇来的吧,我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你今天似乎忽略了她。你给我们所有人安排了工作,唯独黄漫娇没有。”

  听骆淳飞一说,荀柏言才恍然大悟,居然忘了她。

  不是没考虑过她,而是太在乎了。

  荀柏言觉得重生后自已完全有能力照顾她,让她不再辛苦,衣食无忧,快快乐乐的过一生。

  看着黄彤嘉抱着黄漫娇的样子,荀柏言心痛万分。

  他忘了,全忘了。黄漫娇也是个人,她需要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的发展天地,她也不想依附他人,她也想得到他人的认可赞同。

  重生,最大的愿望不就是将她从家庭主妇中,那种除了生娃就是带娃的炼狱中拯救出来么。

  如果是这样,那自己跟前世黄漫娇的丈夫有什么区别。

  “莫主管离开后,她就一直精神恍惚。”骆淳飞补充道。

  “是我错了。”荀柏言缓缓道。

  “先不说这个,我的意思是你好好写小说,用你写小说赚的钱送黄彤嘉去京都学习,到时候再让她演你小说中的女主,完成她当明星的梦想,是不是很完美?”

  “我真的可以吗?”骆淳飞再次相问。

  “从来就没有可以吗这个词,只要你用心做,肯定可以,不管别人怎么看,你始终要相信自己。”

  “为了她,这一世我赌了。”骆淳飞望着黄彤嘉,坚定的回道。

  “笑一笑。”荀柏言拉着骆淳飞向她们三个走去,依旧坐在原处的砖头上。

  “组长也答应了。”

  “那真是太好了。”黄彤嘉开心道。

  黄彤枝一直盯着黄漫娇看,每次话才到喉咙,又咽了下去,几次三番后,终于开口问道:“柏言,你师傅那么厉害,还没听你说她的优点,她是不是有更好的岗位呀。”

  话一出口,所有人都看着荀柏言。

  是,所有人都看得清晰,唯独自己。

  黄漫娇依旧低头靠在黄彤嘉的肩上,跟没听见一样无动于衷。

  荀柏言突然心间一痛,表面却笑道:“那是自然,我师傅何许人也,不仅貌美如花,还有她超高的......嵌线技术。”

  “师傅的岗位肯定是相当神秘的,既然是神秘,现在就暂不公布。”

  由于之前完全没有想过黄漫娇,一时间荀柏言脑子想的快要炸裂,也没想到黄漫娇适合做什么。

  她虽然好强,做事也仔细认真,但真的没有太突出的能力,可能工厂普工确实更适合她。

  前世分别后,黄漫娇一直在潮汕老家,除了生娃就是带娃。或许,黄漫娇本身是有优点的吧。

  可荀柏言没找到。

  唔~

  声音很小,但所有人都听到了。

  黄漫娇一声细微的哭泣,撕裂了荀柏言的心。

  那种久违的心痛,如今再次来临。

  他强忍着,必须忍着,眼前人,还是年轻人,她们需要自己。

  “我不需要你们安排,我自己能安排好自己。”

  黄漫娇捂着脸朝楼梯跑去。

  “追呀,还傻傻站着干嘛,快去追呀。”

12157 180422 MjAyMS8wMy8yMi8jIyMxMjE1N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22/12157_1804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