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十一章:天台议事

书名:重生之商亦有道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我要吃胖 更新时间:2021-04-04 17:22:21

  “联合创业?”四人齐声道。

  此刻天已渐渐暗淡,太阳悄然无声躲在山后,坟山上只剩一堆白纸与破裂开来的鞭炮残骸。

  突然,天空云层积聚,西北方一道闪电划破天际。

  清明,聚雨将至。

  “对,就叫联合创业集团。”荀柏言将手中烟头摊开,烟头顺着天台地板弹跳几下,最终熄灭。

  联合创业集团荀柏言还没正式注册,但他是这么想的。

  荀柏言朝四人仔细看了一眼,萧然而起,弯腰拱手道:“我是真诚相邀,不知道你们是否愿意?”

  “我知道你一番好意,可我们只会打工,别的不会?”骆淳飞四人急忙起身。

  “还是找个砖坐下吧。”荀柏言在天台上站了一天,腿早已麻木。

  “上次吃完饭后,二舅告诉我,说他很看好彤枝这张嘴,于是问我能不能把彤枝挖到他的美容院去上班,3000底薪,加10%提成,因为美容院才开不就,估计只有5000左右一个月。”

  黄彤枝一听二舅胡二狗,当下笑道:“你二舅是真的好,谢谢他还记得我,可是我不会美容,我跟妹妹还有阿娇准备清明过后去福士康面试。”

  “嗯。”黄彤嘉点了个头。黄漫娇则双手撑着下巴,一脸失落的样子,好似根本没听见。

  “刚在芭蕉林的时候,我就将你的想法跟她们三说了,柏言,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咱们朋友一场,有一说一,不会就是不会,如果我们顾着你的情义去二舅的集团上班,那就是才不配位,肯怕只会耽误二舅的前程。”

  很少见骆淳飞如此沮丧。

  他也是个吃苦耐劳的勤奋打工人,好不容易上升到组长,一个月混个4000来块钱,在家乡也算是打工中的小强者,每年回家过年,村中长辈都在背后对后辈说,要向骆淳飞学习,别整天打牌买马。

  为此,骆淳飞四五年来一直兢兢业业工作,如今因为黄彤嘉的事愤然辞职,再混到组长的位置不知又要熬几年。

  荀柏言看着他们个个垂头丧气的样子,不免心中有火,起身急道:“你们......”

  “你一直起身坐下起身坐下干嘛,要坐就好好坐着,要站就好好站着,晃眼。”

  黄漫娇突然大呵一声,吓得荀柏言只好老老实实坐在砖上。

  “我这不是着急吗,我说你们也不必太过自卑,我也是农村出来的。”

  “可你有一个神通广大的二舅。”四人齐声道。

  显然,这句话并不能说服他们。

  “算了......我还是坐着说。”荀柏言正准备站起,屁股才离开管子,看了一眼黄漫娇后,又慢慢坐下。“你们都知道创办阿里的马爸爸吧。”

  “1988年的他才刚毕业,92成立翻译社,那时候一个月全部收入才700块,可房租要2000块,入不敷出。迫于无奈,他担起了这份责任,不辞辛苦远赴义乌、花都进货,于是,翻译社开始卖鲜花卖礼品,直到94年才勉强持平。”

  “95年,他的翻译社开始盈利,同年四月,他和妻子还有朋友凑齐两万块开了一个黄页,是给公司企业做主页的一个网页,从此正式与互联网接触,往后三年不到赚了500多万。99年创立阿里,03年创立淘宝,07年上市。”

  荀柏言讲到这,突然想起还有一件事瞒着二舅胡二狗,那就是05年8月前,荀柏言将唯一50万买了度娘30万原始股,亏了20万。2007年,又花300万买了阿里100万原始股,亏了200万。

  那时候的荀柏言,没有什么想法,他只想安安稳稳投资一点钱,不想去跟这些商业教父有什么瓜葛。虽然上下打理亏了220万,但值得。

  如果当时的他再果敢一点,也许上市时,阿里创始人名单上或有一席之位。

  荀柏言在心中叹了口气,大企业上市的上市,自己知道的也就比特币了

  偷偷投资的钱,他谁也没有告诉。

  哪怕三年中亲人朋友觉得他一无是处,跟别的同龄人一样,打牌买马不务正业。

  直到现在,父母还以为荀柏言赚得每一分钱都是胡二狗在背后暗暗相助。

  如今三年过去了,重生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恐怕往后余生都将活在这个重生的世界里,回到现实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他不明白为何人会重生,他也是个人,有他自私的一面。

  万一哪天走了,无论身边亲人生意如何惨败,这些钱,足够他们还债的同时,也能让他们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三年中,荀柏言很少大手大脚的随意花钱,跟前世一样节省。

  看着远处坟山若有若现的轮廓,只要活着,即便重生,仍旧不完美。

  算了,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奋进未来吧。

  “怎么不说了?”骆淳飞跟黄彤枝正听得带劲。

  “不好意思,刚说到哪了?”

  “阿里07年上市。”黄彤嘉拍了拍低着头的黄漫娇。

  “对,你看看人家,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当时互联网才发展,谁敢说自己懂。所以,你们不要自暴自弃,不懂我们可以学。”

  这句话,荀柏言也是对自己说的,重生之后,他干的就是利用未卜先知的能力在做投机取巧的事。

  要是真的创立一个大的上市公司,心中没底。

  但是,小公司他是有十多年经验的,这点有十足的把握成功。

  在荀柏言眼中,无论何人,只要不是傻子,只要他肯努力肯拼,谁都有能力创办小公司。

  只是他们生活太过安逸,安于现状,心中想法太多,顾虑太多,害怕失败,不敢承担责任罢了。

  现在要做的,就是给他们画饼,在经商这条大道上,一步一个饼,至于这个饼最终多大,荀柏言也不知道。

  “我知道你们的想法,不就是出生农村而已么,大家都是农村出生的,我二舅也是,他小学才读三年就被校长开除。14岁他光着丫子进城打临工,18岁进过厂,甚至被辞退过,但他从不言弃。”荀柏言点了一根烟,继续说道:

  “被工厂辞退,二舅不仅没有垂头丧气,而是选择重新开始,开了第一家小卖部,三年后,他开了三家。十年后,他名下有五家大型商场,两家中型工厂。如今,他已身价过亿。”

  四人顿时两眼放光,眼睛看的是荀柏言,心中仰慕的却是二舅胡二狗。

  “我愿意加入你的联合创业去二舅开的美容店上班,哪怕不要底薪我也愿意。”黄彤枝是第一个站起来的,她字字斩钉截铁。

  “我......我也想,可是。”骆淳飞结结巴巴道。

  “没什么可是的,你的天赋不在工厂打工,你的天赋是写小说。既然重生文你不想写,那就写玄幻,名字大纲我都给你想好了,就叫《斗罗大陆》。”

12157 180380 MjAyMS8wMy8yMi8jIyMxMjE1N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22/12157_1803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