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十章:清明祭祖

书名:重生之商亦有道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我要吃胖 更新时间:2021-04-03 00:02:24

  宝安机场。

  荀柏言握着胡二狗的手,叮嘱道:“二舅,此番前去一定要多保重,记得五月十二号前离开汶川。”

  “放心吧,二舅做事你还不放心,三毛的事我也已经搞定了,这是我跟你三哥柏武的聊天短信,他估计清明就会过来。”胡二狗很少有得意样子,他从口袋掏出手机,上面是他跟三哥荀柏武的聊天记录。

  荀柏言端着手机看了许久。不由感叹万分,这聊天,简直了。

  万万没想到,胡二狗竟有如此文采。

  聊天记录如下:

  胡二狗:【三毛,近况如何,至以为念。今有一事告知,你弟四毛经商负债已过千万,正准备建房跳楼,二舅也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故今而远去西北高原汶川避难,望速来鹏城与大毛一聚,兄弟共商对策。】

  荀柏武:【四毛不孝,让二舅费心了,我这就买机票前往鹏城,还望二舅顾念舅甥关系,千万不要逃避,先稳住四毛,一切等我过来再说。】

  胡二狗:【恐怕来不及了,我已买老家机票回家祭祖,今天出发,清明过后便飞往汶川,此事决非二舅能左右,唯求祖宗庇佑。】

  荀柏武:【大哥呢?】

  胡二狗:【大毛为人老实,劝不动四毛。】

  荀柏武:【二舅当真要走?】

  胡二狗:【性命攸关,不得不走。】

  荀柏武:【胡二狗。】

  胡二狗:【竖子,胆敢直呼二舅大名。】

  ......

  接下来就是几百条骂街信息,两人势均力敌,你来我往,毫不退让。

  “你说三毛,他居然说我要是走了,到时候别怪做外甥的翻脸不认人,他......他居然还想打我,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胡二狗说着说着火冒三丈。

  看完聊天记录后,荀柏言笑得肚子疼,好不容易缓过来。以二舅喝的那几年墨水,这样的对话实在是难为他了。

  荀柏言笑道:“二舅,您还别说,以三哥的个性,打你也不是没有可能。”

  “他敢,等我从汶川回来,定叫小子磕头认错。”胡二狗想了想三毛打人的样子,声音是越来越小。

  “好了,暂不说三哥,这次去汶川千万要记住我说的话,五月十二号前一定必须离开。”

  荀柏言是真的担心,继续说道:“另外,回家后还得麻烦您顺道去桃花村看望一下我爹妈,以及爷爷。他......给他多买点东西,就说四毛年底回去看望他,给他过寿,让他多注意身体,平时有什么要买的,或是什么想吃的只管买,四毛有钱。”

  期间,荀柏言朝胡二狗手中塞了一袋子钱。

  “这里总共十万,五万给外公外婆,另外三万给我妈,还有两万给爷爷。”

  胡二狗接过钱,回道:“给外公外婆和大姐钱我没意见,但你爷爷那个老家伙,你......”

  “停。这三年咱们欠了不少钱,如今缓了过来,明年也该在老家待一段时间给他们谋划谋划了,至于我爷爷,您按我说的办就好。”

  想起往事,荀柏言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些亲人,一个比一个奇葩,包括老爷子在内。

  2009年年初,爷爷才满80岁,头发白了,牙齿掉了,人也逝世了。

  以往种种不好,在死亡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既然这样,那我走了。”

  “二舅。”

  胡二狗停了停,回道:“还有事?”

  “切记外甥说的,五月十二号前一定要离开汶川。”

  “好的我知道了,你都说了几遍了。”

  看着胡二狗大包小包提一大堆,荀柏言只是摇了摇头。

  送胡二狗上了飞机后,荀柏言去家具城买了许多家具,又去数码城买了酷睿2双核电脑,还有叫人来安装格力空调,窗帘以及海尔热水器等。

  待四月四号清明的当天,骆淳飞和黄漫娇几人白天去工厂办离职手续时,荀柏言才把这些电器设备叫人运过来。

  本来工厂清明放假三天,然刘双强非要她们清明当天去拿辞职报告,不去扣半个月工资,几人无奈,只好前去。

  而荀柏言在跟莫海冰聊天的那个晚上就拿到了辞职报告。

  因为有备用钥匙,所以荀柏言将这些家具,电器分别放在黄漫娇和骆淳飞的房间。荀柏言还给骆淳飞拉了一根网线。

  一一安置好后,荀柏言独自一人站在天台,眺望整个大水坑。

  除了大水坑十多栋民房外,就是两公里的芭蕉地,再往前是几座坟山。

  山上有人在放鞭炮,一行头戴白巾的人拿着白纸剪成的招魂幡,挂在坟前,用以招魂。白色冥钱在山间飞舞,偶尔传来几声哭喊声。

  “爹啊。”

  “妈啊~”

  有时候荀柏言在想,人活一世究竟是为了什么。

  权力?钱财?美色?声名?

  恐怕都不是,而是繁衍后代。

  但荀柏言觉得,后代也就那么回事,除了每年清明放点鞭炮,烧点冥钱,平时也没见人来,身前想必亦是如此。

  留下的,也仅仅是冰冷石碑上的一个名字而已。

  十多年后,两座坟山被夷为平地,取而代之的是五彩缤纷的城市广场。而这些祖宗骸骨呢,又当何去何从。

  再过几十上百年,后辈子孙还有人记得吗?

  人活一世,不该如此,大丈夫当顶天立地,做一番大事,为后人所颂才对。

  心早已澎湃,荀柏言再也忍不住了,他觉得此时必需要做点什么,于是大步向前,顺着梯子走上天台阁楼,迎着海风,目视远方。

  只见一个男子站在楼顶最高处迎风而立,风吹动着他的长发,他右手一挥,隐约有划破天际之势。突然,他从口袋中掏出一根烟。

  “卧槽。”

  风太大,荀柏言只好蹬下身子挡风,换了几次方位才点燃。

  “柏言,在芭蕉林的时候就看到你了,你怎么在那么高的地方打圈?”

  不知道什么时候,骆淳飞和姓黄三姐妹来到了天台。

  “谁打圈?我是在规划未来。”

  荀柏言小心翼翼扶着梯子下来,手指夹着根烟,在胸前指来指去的说道:“看到没,西北方。”

  四人朝荀柏言所指方向望去,好似跟别的地方没什么不一样。

  “不明白了吧,大利西北。”荀柏言说完朝四人招了招手。

  “二舅回家祭祖,走前他将龙华一家美容院和几个游戏工作室交给我管理,如今你们也没了工作,我想邀请你们加入我的团队。”

  “联合创业。”

12157 174142 MjAyMS8wMy8yMi8jIyMxMjE1N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22/12157_1741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