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十九章:打工结束

书名:重生之商亦有道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我要吃胖 更新时间:2021-04-03 00:02:20

  “对,说正事,饭后你们跟柏言去看房,我把钥匙给他,这栋,还有这栋,反正就是五栋里面你们随便选,房租免费。”

  胡二狗心中跟明镜似的,荀柏言说的大事,应该就跟坐在他旁边的女孩有关。既然不懂其中缘由,荀柏言又是实际上的老板,索性交给他自己处理好了。

  在十个姐弟中,属胡二狗最狗,从小到大读书成绩不好,时常被老师打手板留堂,当年的老师敢打人,上课叼着根老汉烟,好不悠哉。

  胡二狗在学校被打,回家还要被老爷子一顿暴打,经常留堂到晚上六七点的胡二狗,一个人走在崎岖的山路上既害怕有鬼,又害怕回家。

  上四年级后,胡二狗胆子大了,决定报复。他在油菜地捡了一个石子,用力朝老师开的小卖部丢去。一连丢了几个。

  小卖部窗口挡风的报纸被砸出几个洞,只见衣衫不整的老师搂着裤子开门东张西望。没一会,小卖部又偷偷摸摸跑出来一个人,那是五年级的数学老师,校长的老婆。

  第二天,胡二狗喊了他的小伙伴一起去小卖部探寻秘密,六七个小伙伴津津有味地透过报纸洞口看里面老师玩骑马游戏。

  这天,校长也在。

  几人互望一眼,心照不宣的开始跑。

  胡二狗带着他的小伙伴们跑在最前头,紧跟着老师拿着石子在后面追着,跑在最后的是校长,不知道他从何处寻了一把菜刀。

  此时正值年初,油菜花还未开,漫山遍野的油菜,绿油油地,美极了。

  不久之后,老师依旧翘着二郎腿,叼着老汉烟,而可怜的胡二狗惨遭开除。

  开除后,胡二狗只好在家放牛,寻猪食。过了几年,黄牛长大了,二狗也长大了,胡二狗的父亲便用它换了梅兰湘。

  ......

  对于胡二狗的为人,荀柏言前世就看明白了。自以为有点小聪明,其实别人一眼就能看穿,他是个老好人,也是个老实人,没什么大梦想,跟着赚点钱就开始念阿弥陀佛。

  “谢谢二舅。”

  转身,荀柏言朝黄彤枝说道:“彤枝,别再给二舅倒酒了,他明天要回老家,等清明过后,还要去一趟汶川办事。”

  “对对,不能再喝了,租房的事你们跟柏言商量,就这样。”胡二狗满脸通红,荀柏言开车送他去马路上拦的士。

  “四毛,汶川在哪?”

  “西北高原。”

  “我去高原干嘛,吃饱了撑着。”

  “好了,我看您也没真醉,就在这下车自己找个的士回去吧,明天我开车送您去坐机场。”

  “去什么机场,我都没坐过飞机,恐高,还是坐火车便宜。”

  “来不及了,现在已经四月,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您到汶川后使劲造,能造成多大影响就造成多大影响,能不能成为人民英雄在此一举。”

  “可我什么也不懂,不知道去那干嘛。”

  “不需要懂,我会安排人先去,祭完祖后立即去汶川跟他们接应,就这样。”

  胡二狗无奈,只好自己拦了个的士回龙华。

  荀柏言回到大水坑的时候,黄彤枝三人正在一栋楼一栋楼的找房。

  最后,还是选定了前世住的那套一房一厅。

  荀柏言无奈,只好开车给她们三个搬家。而自己则依旧住在顶楼那个180的单间。

  一切就绪后,荀柏言回宿舍搬东西。

  骆淳飞见荀柏言回来了,急忙上前问道:“听说刘双强明天就要去上班了,他向经理提出直接开除我们几个,理由是一号线几个人带头辞职,影响恶劣。”

  “真的?实在是太好了。”要是真的开除,倒不用在流水线上再熬一个月。

  “你还挺开心?立马开除就少了一个月的工资,不过莫主管好像在斡旋。”骆淳飞担忧道。

  “没事,我跟二舅说了,开除后你就去二舅那上班,你还有我师傅她们一起去。”

  “二舅是做大事的人,我能做什么,只会打个工。”骆淳飞说话的语气显得十分沮丧。

  “组长,你太小看自己了,你可以写小说呀,天天写。晚上我跟莫主管说一声,让他支持刘双强,最好是立即开除。噢对了,我也在大水坑给你租了个房,就在我隔壁。”

  骆淳飞摇头拒绝:“这怎么好意思,才送我一箱书,又给我租房,我不能去。”

  “彤嘉住三楼。”

  骆淳飞一听彤嘉也在,当下点了点头。

  晚上,荀柏言跟骆淳飞去了一趟车间,在莫海冰办公室聊了很久。

  在聊天过程中,荀柏言大概得知莫海冰的家庭背景。

  莫海冰出生既富贵,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父母还是一个小官。战乱后父母辞官在家,靠着几块土地发财致富,如今已有几个工厂,虽然不大,但跟福士康有合作,所以他才能一进车间就身居主管高位。

  荀柏言对这些不感兴趣,其中只有一点是荀柏言在乎的,那就是莫海冰也是南粤人。准确的说,是南粤花城人。虽然跟黄漫娇不是一个市,但同为南粤人,按习俗,黄漫娇父母是同意黄漫娇出嫁的。

  “主管,我上次听说你要出国深造?”前世时,莫海冰好像五六月份就走了,上次网咖刘双强说是出国学习,荀柏言一言欲辨真假。

  “你怎么知道?刘双强说的?”

  荀柏言点了点头。

  “是,你们要是走了,我也辞职。父母之前一直要我去西欧学习,因为他们以前就是从那回来的,现在又想把他们那套强加给我。”莫海冰无奈道。

  “绝对不能忍。”荀柏言最讨厌这种把自己思想强加给后一辈的做法,但转念一想,不行,得让他走。

  “去什么西欧,要去也是去北美,西欧已经开始落寞,北美崛起那么多年,肯定有他们的优势,主管年轻有为,且学富五车,这才是值得主管学习,值得去的地方。”

  “说的好,我也是这么想的。”莫海冰拍桌而起,大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荀柏言见莫海冰兴奋的样子,看来上帝早有定论,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好在与黄漫娇感情不深,要是再相处一段时间,莫海冰还真有可能违抗父母意愿留在国内。

  不过看他这种没有主见的人,谅他也拗不过强势的父母。

  从小到大,一切安排死死的,没有给莫海冰商量的余地。

  莫海冰聊得还不尽兴,两人又在榕树下聊了几个小时。看着莫海冰离去的背影,荀柏言叹了口气。

  “走吧,咱们以后还是朋友。”

  四月三号,清明前一天。

  荀柏言开车送胡二狗去机场。

  临行前,荀柏言没有将自己的想法一一说出,他只是告诉胡二狗,让其带几个人去一趟汶川,以联合创业集团名义,去创办爱心小学。

  胡二狗自三年前开始,所做的事没有一件是清楚明白的,比如借钱,比如买房,买地。

  他不知道前途是崎岖还是平坦,但有一点他深信不疑。

  听四毛的,有钱赚。

  所以,他义无反顾的去了汶川。

  这一去,差点命都没了。

12157 174141 MjAyMS8wMy8yMi8jIyMxMjE1N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22/12157_1741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