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十五章:特步,飞一般的感觉

书名:重生之商亦有道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我要吃胖 更新时间:2021-03-31 02:12:19

  荀柏言前世开了十来年的桑塔纳,如今这辆桑塔纳十分眼熟。

  “彤枝,阿娇,你们快来看看,酒店门口停的那辆桑塔纳是不是刘双强的?”

  三人一听刘双强,立马两眼放光。

  “哪哪哪?”骆淳飞就站在酒店大门口,没看到刘双强的车。

  “我说的不是这个酒店,是马路对面那个酒店。”荀柏言手指着那辆桑塔纳。

  “这么远,看不清。”黄漫娇踮起脚尖。

  “我也看不清。”骆淳飞向前走了几步。

  咳~

  黄彤枝被烟呛了一口,起身将烟丢在地上,头也不回的说道:“看不清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话音刚落,黄彤枝已在马路中间。

  这本是一个繁华地段,在晚上八九点的时候,各种小车,电动车,摩托车,单车很多。

  黄彤枝一连转了好几次身,摩托车从旁呼啸而过。

  随后,黄彤枝随身一跃,由于个子比较矮小,所以卡在了马路中间的围栏上,一时间动弹不得。

  “去你的。”黄彤枝双手一撑,翻过围栏,临了还朝围栏踢了一脚。

  “阿娇,小心点。”荀柏言拉着黄漫娇的手,朝马路走去。

  黄漫娇本能的反抗一下,见荀柏言左顾右看的挡在自己身前,也就不再挣扎,任荀柏言拉着。

  突然,一辆自行车倏忽而来。

  “小心。”荀柏言将黄漫娇往围栏一推,手臂被自行车划了一下。

  “徒弟,你没事吧。”黄漫娇急忙跑过来,见荀柏言的厂服被划破,心中不免一惊。

  “没事,只是衣服划破了而已,没伤到皮肤。”荀柏言握着黄漫娇的手,将黄漫娇送过围栏。

  接着,骆淳飞跟荀柏言也翻了过去。

  “怎么样,是刘双强的车吗?”

  “应该是,我记得他的车牌号后面的两个数也是38,还有鄂B,就是他了。”黄彤枝大声喊道。

  “走,跟我上酒店。”荀柏言一边走,一边给二舅胡二狗发地址。

  荀柏言来到酒店前台,将两人的照片给前台小姐看。

  刚开始,前台小姐不肯配合,毕竟不是警察。

  当荀柏言从钱包中甩出一千块时,前台小姐立马打开电脑,快速答道:“520房间。”

  电梯停在五楼,看情况应该才上去没多久。

  黄彤枝来不及等电梯,一边脱着鞋,一边朝楼梯跑去。

  “喂,喂,你别跟着她去,她现在急昏了头,五楼那么高还是电梯快。”荀柏言将骆淳飞拉住。

  果然,当荀柏言敲响了520房间的门时,黄彤枝才气吁吁地跑上来。

  四人不敢说话,都两眼直勾勾盯着房门。

  咚咚。

  荀柏言再次敲响房门。

  良久,见里面依旧无人回答,荀柏言朝三人看了一眼,三人则下意识往后退,荀柏言刚一抬脚准备破门而入时,里面传来黄彤嘉熟悉的声音。

  “谁呀。”

  “服务员,来送洗刷用品的,麻烦您开下房门。”荀柏言拈着鼻子回道。

  “好的,稍等。”

  黄彤嘉万万没想到,来者竟是他们:“姐姐?”

  骆淳飞跟荀柏言进去就是抄家伙,黄漫娇跟黄彤枝两人则挡在黄彤嘉身前。

  特别是黄彤枝,双手握着她的小小特步鞋。

  如荀柏言所料,果真开的是豪华双人房,靠窗的床上有一身男人衣服,看裤子上的皮带还在,估计是脱下后随手丢在床上的。

  “你没被他欺负吧。”黄彤枝问道。

  “谁呀,没人欺负我。”黄彤嘉一脸茫然。

  “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跟他上床。”

  “啊。”黄彤嘉顿时慌了,原地跺脚道:“怎么可能。”

  “他呢,刘双强那个畜生在哪?”骆淳飞当初说的一点没错,还是荀柏言机灵,凳子又是他的。

  骆淳飞凳子没抢到,酒店也没有化妆台,正手忙脚乱之际,见黄彤枝双手执鞋,于是也跟着脱了鞋。

  “他在里面。”黄彤嘉羞涩道。

  这时的刘双强正哼着小曲在冲凉,刚洗完头,外面就传来说话声,于是关掉水龙头喊道:“彤嘉,你在跟谁说话?”

  “你就说是送日用品的。”黄彤枝在黄彤嘉耳边轻轻说道。

  “没事,送洗刷用品的。”

  “洗刷用品?洗手间不是都有么,不过多点也无所谓。”刘双强自言自语道。

  “阿娇,你先带我妹出去。”黄彤枝以命令的口吻说道。

  黄彤嘉和黄漫娇刚退至门口,黄彤枝便用力一推,将两人推出房间,然后利索地从内反锁房门。

  荀柏言朝两人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藏在门口两旁。

  良久,刘双强裹着毛巾哼着小曲开了门。

  对于刘双强而言,这是一扇通往地狱的大门,里面住着三个恶人。

  “小嘉嘉,我洗白白了。”

  门,缓缓而开。

  刘双强以为等待他的是‘小嘉嘉’,然而,在门完全打开的瞬间,只见右上角一条巨大的凳子从天而降。

  转头想跑,又见左边来了四只猛鞋。

  “我去。”

  刘双强应声倒地,啪啪几个鞋耳光后,他才看清来者何人。

  “你......你们疯了,打我干嘛?”

  “畜生,打的就是你。”黄彤枝手中双鞋一拍,喊道:“组长,柏言,你们两个给我压着他的双手。”

  说完,黄彤枝丢掉左手的鞋,右手抢过荀柏言手中的凳子,随即用力一放,正巧卡住刘双强的身子。

  “按牢了。”

  “呸。”黄彤枝赤脚一跨,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朝刘双强吐了口痰。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不是,我跟你妹妹真没什么,你发哪门子疯打我,再说了,即使有什么,咱们也是你情我愿,我们是相爱的,你不能......”刘双强此时两颊已肿,居然还有力气狡辩。

  啪,一鞋子狠狠抽在刘双强脸上。

  “答错了,我问你这是什么?”

  “鞋......鞋子。”刘双强服软。

  “错了,继续答。”

  “女人的鞋。”

  “你妈的鞋。再答。”黄彤枝随手又是一鞋。

  “黄彤枝,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打我一下,我明天就去厂里开除你。”刘双强试图挣脱,怎奈荀柏言和骆淳飞两人力气太大,别说挣脱了,动都不能动一下。

  “开除我,你要开除我是吧。”

  每说一句话,刘双强的脸上便多一个鞋印。

  “救命啊,救命啊。”刘双强求饶道:“我妈的鞋,是我妈的鞋,求你别打了。”

  这次,黄彤枝没有打,只是指着鞋上的logo说道:“这是什么?”

  刘双强思量许久,小心翼翼回道:“特步?”

  “错了,是飞一般的感觉。”

12157 169218 MjAyMS8wMy8yMi8jIyMxMjE1N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22/12157_1692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