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十二章:突生变故

书名:重生之商亦有道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我要吃胖 更新时间:2021-03-30 00:03:00

  头天夜班,荀柏言闭着眼睛嵌线,一连半月的熬夜,眼睛实在是睁不开。

  “要不,你还是请假回去睡一觉吧。这已经是第三个报废品了,你再报废一个,我一天的工资就无了。”黄漫娇淡定的说道。

  “没事,我还能嵌。”荀柏言揉了揉眼睛。

  “你能嵌,可我承受不起。”黄漫娇停下手中的电机,狠狠的盯着荀柏言。

  此时,身后传来骆淳飞的声音:“荀柏言,你要是感冒就请假看病去,这个四号电机也是你嵌的吧。”

  “你感冒了?”黄漫娇关心道。

  荀柏言疑惑的双眼望着骆淳飞,只见骆淳飞正对着自己挤眉弄眼的,荀柏言瞬间明白:“是,可能夜间风大,受寒了。”

  说完,荀柏言打了个喷嚏。

  “那你赶紧请假回去买点药,现在才九点半,诊所还没关门,去看看是否发烧。”黄漫娇停下手中的电机,又给荀柏言倒了一杯温水。

  “请假条我帮你写,回宿舍吧。”骆淳飞一脸严肃。

  荀柏言捂着肚子慢慢起身,在离开座位的时候,用手指碰了碰黄彤嘉,并丢下一个小纸团。“咳,那我先回去了。”

  “记得多喝热水。”黄彤枝徒弟第一次说话。

  回到宿舍后,荀柏言倒头就睡。

  第二天,荀柏言醒来的时候已是中午,上铺的骆淳飞正打着呼噜。

  荀柏言醒后去了一趟工厂,之后便在宿舍帮骆淳飞写了小说大纲,名字叫《重生之亿万首富》,写了几百字后,发现越来越困,于是乎,又睡了一觉。

  晚上上班时,荀柏言发现哪里不对劲。

  黄彤嘉不在,骆淳飞一言不发,看上去很失落。

  加之流水线上的人看骆淳飞的眼神不太一样,直觉告诉荀柏言,出事了。

  “啥情况?”

  “昨天你走后,彤嘉的徒弟捡到一个小纸团,纸上是组长跟彤嘉的表白,可能是跟你说话的时候悄悄放的,而且,组长还跟刘主任吵了一架。”黄漫娇解释道。

  “刘主任不是早就下班了吗,怎么可能跟组长吵架?”荀柏言细细想来,可能当时是在太困了,纸团没扔好,才被黄彤嘉徒弟捡到。

  “彤嘉呢?”

  “她请假了,现在整个车间的人都知道组长跟刘主任的事,她哪里还有心思上班。”黄彤枝摇头道。

  “夜班,请假?”

  荀柏言努力回忆着,记得前世有段时间黄彤嘉就是夜班经常请假,然后没过多久就怀孕了。

  可这也是半年之后的事,莫非,难道?

  我的天,闯大祸了。

  “惨了,大事不好。”

  “怎么了?一惊一乍的。”黄漫娇问道。

  “莫海冰莫主管还在办公室不?”

  “应该还在。”

  “师傅,待会组长问起来,你就说我去主管办公室了。”

  荀柏言急急跑到莫海冰办公室,门也没敲直接推门而入。

  “柏言,你怎么来了?”莫海冰正在电脑前做表格,见荀柏言突然冲了进来,于是起身相迎。

  “主管,你能拿到刘双强的人事档案吗?”

  “能呀,我跟人事主管很熟。”莫海冰微微一笑,给荀柏言倒了一杯水。

  “那你赶紧去拿。”荀柏言急的额头出汗,自己本是好意,没想到一切都变了,所有的一切提前到来。

  “你拿他简历干嘛,再说现在人事主管都下班了,改天吧。”

  “等不了了,据我所知,刘双强是有妇之夫,今天黄彤嘉请假,你懂我意思不?”荀柏言端着水杯,在房间内来回走动。

  “什么?有妇之夫,那他还追黄彤嘉,这畜生。”荀柏言毕竟带莫海冰玩了那么多天的游戏,不是那种会说谎的人,他的话莫海冰是信的:“你跟我来,现在就去拿资料。”

  莫海冰掏出手机给人事主管打了个电话,又转身对荀柏言说道:“这样,咱们兵分两路,我去拿资料,你赶紧去问问黄彤枝,看黄彤嘉有可能去什么地方,然后你跟骆组长两个立马去找。”

  “还有,这是我的电话,你记一下,待会我给刘双强打个电话,看他接不接,如果他说了位置,我直接打电话给你,快去。”

  经莫海冰一说,荀柏言立既冷静下来,他本是那种心思缜密的人,重生后更是顺风顺水,只因黄彤嘉突然请假,导致荀柏言不知所措。

  “彤枝,你妹妹今天请假有没有告诉你什么事,或是说要去哪玩吗?”

  黄彤枝看着汗如雨下荀柏言,担心道:“你找我妹妹是有什么事?她应该在宿舍吧,具体我也不知道,她只是说心情不好,不想上班。”

  “噢,我知道了。”说完,荀柏言朝骆淳飞走去。

  “等等,你还没说我妹妹到底怎么了?”黄彤枝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荀柏言一连串的非理性行为令黄彤枝不得不怀疑。

  “没事,我只是想告诉她昨天纸条的事,你不用担心。”

  随后,荀柏言在骆淳飞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两人便匆匆离去。

  才到榕树下的停车处,黄彤枝跟黄漫娇跟了出来。

  “荀柏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黄彤枝气汹汹地叫道。

  “真没什么事,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还跟出来干嘛。”荀柏言搪塞道。

  “没事?没事你会匆匆跑到莫主管办公室,没事你会突然跟组长一起离开,快说,到底发生了什么。”黄彤枝挡在骆淳飞跟荀柏言身前。

  “要不,你还是告诉她吧,毕竟她是彤嘉姐姐,该有知情权。”骆淳飞拳头紧握,双脚一直在不停徘徊,恨不能飞到女生宿舍。

  “那行,车上说。”荀柏言开了车门,待黄彤枝和黄漫娇坐下后不到一秒就发了车。

  车上,荀柏言将刘双强是有妇之夫的事告诉了黄漫娇和黄彤枝。

  两人一听,气的直骂娘。

  “刘双强,他要是敢搞我妹妹我弄死他。”黄彤枝的手指狠狠抓在座椅上。

  三分钟后,四人来到女生宿舍楼下。从楼下望去,三楼宿舍的灯是暗的。

  荀柏言与骆淳飞顾不得那么多,也跟着一起上了楼。

  灯还没来的急开,荀柏言率先进入,透着楼下路灯灯光,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男子压在一个女子身上。

  荀柏言大步向前,顺手就是一凳子:“王八蛋”

  啪的一声。

  床上男子应声而倒,女子则吓得嗷嗷直叫。

  荀柏言还欲再打,最慢进宿舍的黄漫娇才打开灯,仔细一看,这身型好像不是刘双强吧。

  “停停停,别打了。”

12157 168709 MjAyMS8wMy8yMi8jIyMxMjE1N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22/12157_1687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