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五章:相遇在工厂流水线

书名:重生之商亦有道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我要吃胖 更新时间:2021-03-24 00:04:23

  时光飞逝,转眼间,荀柏言在重生的道路上走了三年。

  三年里,荀柏言负债四千多万,其名下有十套房,七个酒店,六家网咖,三个大型商场,四个游戏工作室,还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工厂。

  这些加起来,只需再过一两年,转手出去起码值三个亿。

  四千万,压得胡二狗不过气来,对荀柏言来说只是个无关痛痒的数字,一千多人源源不断的投资,何必为钱发愁。

  荀柏言三年精打细算的准备,等的就是这一天。

  荀柏言站在车间大门口,面对这个熟悉的车间,荀柏言心中感慨万千。

  前世一个人孤零零从这里进去,又一个人孤零零从这里离开。

  如今重生了,前世的遗憾,决不能再次发生。

  然而,当荀柏言真的要走进车间流水线,看到那个熟悉而陌生的背影时,荀柏言慌了。

  这个曾经令他笑过,哭过的女人。

  这个名叫黄漫娇的女人。

  前世时,荀柏言曾去潮汕看过她,那时候的黄漫娇怀中抱一个,肚中怀一个,可惜生的都是女孩。

  到如今,估计已是四个孩子的妈了。

  重男轻女导致黄漫娇成了一个生孩子的工具。

  荀柏言做梦都想见到她,想改变这一切,现在真的见到了,一时间内,荀柏言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喂,你还愣着干嘛,跟我来。”说话的人是车间组长,名叫骆淳飞。

  是荀柏言离开工厂后唯一一个还有交际的人,算是挚友。

  “组长好。”荀柏言点头道。

  “这批进来的新人中我看属你最机灵,你就跟她学习吧,她可是我们车间嵌线最出色的。”骆淳飞带着荀柏言来到黄漫娇身边。

  “阿娇,这小子就交给你了,好好培训他。”说完,骆淳飞背着手检查流水线其余员工的工作去了。

  “你还傻傻地站着干嘛,坐呀。”黄漫娇略微抬了下头,然后又迅速地开始忙着手中的工作。

  荀柏言的工作岗位属于流水线的最前端,整条流水线的工作程序很简单。

  先是手工嵌线,靠人的手指轻轻地将铜线放进一个内有凹槽的铁圈中,做好后,这个铁圈就是有名的电机,平常用到的空调,风扇都是靠电机来带动的。

  然后是焊锡,接线,质检,打包装箱。

  整个流水线以计件的方式来发放工资。

  对于黄漫娇而言,她一天能做50-100个,一个电机大概是五毛钱到一块钱不等,一个月工资是3500左右。

  在2008年,工资还算不错,可付出的也多。

  因为是铜线,不能划破,所以得小心翼翼,而槽孔又小,在操作过程中,手指难免会划伤。

  荀柏言看着黄漫娇包着胶布的几根手指,心不免一痛。

  “我来帮你吧。”

  “你帮我?你还是老老实实跟着学几天,别妨碍我就好。”黄漫娇瞥了一眼荀柏言,不以为然。

  要知道,嵌线可是一门技术活,没有一两个月做不来。一般新人前面三天只需要看着。损坏一个电机,也是不少钱。

  荀柏言记得当时是跟着黄漫娇两个月才学会的。

  “我看你嵌好了一个,你就让我试试呗。”荀柏言说完,见黄漫莎不为所动,于是独自去后面拿了操作工具。

  “拿组铜线还有铁圈给我。”

  黄漫娇没有理会。

  “好吧,还是那么高冷。”

  没一会,荀柏言利索的摆好工具。十多年没做了,不知道手生了没。

  才把铜线放进去,荀柏言就被铁圈内的凹槽刮了一下,刚好挂到指甲处,痛的荀柏言差点叫了出来。

  荀柏言将手指放在口前哈了口气,又在大腿上猛搓。

  “拿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黄漫娇放了一个胶布在桌面。

  荀柏言瞧瞧看了一眼黄漫娇,心想,这样下去可不行,得让黄漫娇快点爱上自己才好。

  唉,什么鬼工作,也不知道前世是怎么熬过来的,这是人做的事?

  再想想黄漫娇,荀柏言更是不忍。

  可按照之前的发展节奏,黄漫娇要等到半年后才对自己有感觉。

  荀柏言一边缠着胶布,一边细想着。

  不知不觉中,荀柏言已经嵌好一个电机。

  当荀柏言缓过神的时候,黄漫娇正一脸惊讶的看着他。

  “怎么,我脸上有脏东西?”

  “没有,你把你手上嵌好的电机给我看看。”黄漫娇虽然尽力遮掩这份惊讶,但荀柏言还是能看出。

  荀柏言将嵌好的电机递给黄漫娇。

  “不可能呀,居然丝毫不差,你以前是不是嵌过电机?”

  “没有。”荀柏言果断回答道。

  “你要是以前嵌过电机,那很快,过一个礼拜就可以自己去摆一个桌子计件了,那时候工资也会高一点。”黄漫娇冷冷道。

  听完后,荀柏言才醒悟,试用期有两个月,这两个月自己嵌的所有电机都将记在黄漫娇身上。于是回答道:“我真没有,这是我第一次进厂。”

  “你咋那么笨,都说叫你别动别动,现在好了,电机嵌坏了,还要浪费我时间来修。”坐旁边黄彤枝正在责备刚进来的新员工。

  黄漫娇瞥了一眼旁边的新人,又看了看荀柏言,没有说话,继续她冰冷的一面。

  荀柏言以前的事,记得不是很清,但印象中,黄漫娇很依赖他,且十分温柔。

  中午吃饭的时候,荀柏言一直跟在黄漫娇屁股后面。

  跟黄漫娇同行的还有两个潮汕妹子,一个是刚才责备新员工的黄彤枝,另一个是她的妹妹黄彤嘉。

  三个都是潮汕人,同一个村中的。

  “阿娇,你这回可算是收了个好徒弟,长得帅不说,一上午下来居然嵌了十几个,你敢信。”黄彤枝羡慕道。

  “是呀,你看我们姐妹两个收的,那都是什么鬼,一天到晚就知道捣乱。”黄彤嘉上前附和道。

  “漫娇,待会去哪里吃饭?”

  三人一听,惊讶的停下脚步。黄漫娇皱着个眉,看上去有点生气。

  黄彤枝见势不好,笑着上前问道:“你怎么知道阿娇的名字?”

  荀柏言尴尬道:“刚才组长跟我说的,说你们三个是咱们厂的厂花。”

  “哈哈,那是,以后你就跟着我们三姐妹混,保你吃香的喝辣的。”黄彤枝拍了拍荀柏言的肩,倒真有几分女汉子的气质。

  “你还别说,这鬼工作是真的累,饿死我了。”

  “饿了找你师傅去,你帮她嵌那么多电机,她肯定会请你吃饭的,是吧阿娇。”黄彤枝给黄漫娇使了个眼神。

  荀柏言心想,黄彤枝是真的精明,吃一顿饭讨好徒弟,两个月试用期做满,每天30个,也有二三十块钱。

  “走吧,我请。”黄漫娇朝荀柏言说了一句,便独自一人向前走去。

12157 143609 MjAyMS8wMy8yMi8jIyMxMjE1N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22/12157_1436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