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四章:你莫怕是要坑你舅吧

书名:重生之商亦有道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我要吃胖 更新时间:2021-03-23 00:03:05

  “不是四毛,你刚还了钱,现在又借钱,怎么回事,是不是创业失败了?”梅兰湘焦急道。

  “是呀,你要是失败了就直说,咱们虽然没钱,可五千块也不算什么。再说,你还花那么多钱买这些劳什子作甚。”说着,胡二狗伸手准备脱衣服。

  “我话还没说完,瞧把您俩激动的。”荀柏言上前拍了拍两人的肩,笑道:“您二位就放一百个心好了,外甥我不仅没亏,还赚了不少。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目前我的资金还是太少,才30多万,我......”

  “啥?三十多万还少?”两人再次惊道:“我的天,一个月赚三十多万。”

  梅兰湘和胡二狗两人站不住了,这还了得,三十多万,打工要打十来年。

  小子,在钱面前,莫要猖狂。

  “四毛,你是不是做了什么违法的事?你老实跟二舅妈说,二舅妈会帮你想办法的。”梅兰湘将荀柏言拉到一旁,声音较小。

  “二舅妈,我都说了,是创业赚的。”荀柏言重新坐下,继续说道:“说真的,二舅,二舅妈,我还想借点钱。”

  “老样子,不过这次不仅要借你们的钱,还想让您二位帮我宣传一下,去找其她姑姑借一点。”

  “借的钱呢,可以按月算,也可以按年算,一年的话是15%利息,一个月是10%的利息,当然,你们借的钱,我会多给你们五分利息。”

  荀柏言心中跟明镜似的,要想他人做事,无论是谁,得给他点甜头。

  听完后,胡二狗只顾吸烟。

  良久,胡二狗认真说道:“你不会坑你舅吧。”

  “您这说的哪里的话,我怎么可能会坑您,再说,借钱很灵活,前期可以少借一点,一个月还一次,后续他们信你了,再多借一点就是。”

  荀柏言凑上前小声道:“这不是二舅您威望高嘛,您出面借她们才愿意出,要是我这个孩子去,钱借不到不说,指不定还要被数落一番。”

  胡二狗又瞥了一眼茅台跟华子,朝梅兰湘说道:“要不我们试试?”

  “试,我相信四毛。”梅兰湘坚定的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还是二舅妈好。”荀柏言跟个孩子似的,上前抱了抱梅兰湘。

  “你二舅妈好,你二舅就不好了。那你还要我借钱干嘛,干脆让你二舅妈去借得了。”

  “狗子你怎么说话的,难道我就借不到?”

  “哪有哪有,两位别争了,二舅妈二舅都好,好的很。既然事说定了,咱爷俩也喝一杯?”荀柏言见胡二狗一直盯着茅台,想必心中早已痒痒。

  “那你们喝,柜子里刚好还有点花生,我帮你们炒去。”梅兰湘从抽屉中掏出一袋花生。

  这些花生还是过年回老家时带过来的。

  梅兰湘一边拨着花生壳,一边偷偷听两人聊天。

  “哈哈,你小子是个好孩子。茅台,还是头一次喝,这一口下去好几十块钱没了。”

  “是,头一次,我也是头一次重生。”

  “什么?”

  “没什么,来,干了这几十块钱。”

  “你说这人也太奇怪了,不知道有没有人算过一笔账,人从一出生开始,到死的时候究竟得吃多少钱?”

  ......

  荀柏言将怎么借钱,借多少,怎么沟通等方式方法一一讲给胡二狗听。胡二狗则从中获得5%的利息。

  另外,荀柏言不出面,在外头或家乡人面前,只说是胡二狗创业。

  就连荀柏言妈妈胡一娘,同在鹏城的大哥荀柏文都没有告诉。

  荀柏言不是有意隐瞒,而是他不知道这重生能持续多久。

  如果过不了几年,还不如不要给他们希望,静静地赚点钱给家人也不枉重生一回。

  两人商定后,胡二狗便辞去了福士康的工作,从此开始走向他伟大的电销之路。

  “大哥,同为胡家男丁,借点钱来投资。”

  “二姐呀,好久不见,有闲钱吗?”

  “三姐啊,钱存在那不如借给弟弟我,弟弟我让能钱生钱。”

  “四姐四姐,你听我说,10%利息,可以月结噢。”

  “五姐,瞧你说的,还不信你弟弟了。”

  “六姐,咱们关系可是最好的,弟弟给你找了条发财之路。”

  “七姐,就你还数落我,算了,爱借不借。”

  胡二狗除了没找大姐胡一娘借钱外,其余兄弟姐妹通通借了个遍。

  胡一娘是荀柏言的妈妈,也是胡二狗的长姐,大哥胡大狗排行老二,胡二狗最小,排行老十。

  当时男尊女卑,所以也就有了大哥大姐这一称呼。

  按出生来叫,胡一娘是大姐。按男子排行,胡大狗就是大哥。

  八兄妹虽然刚开始都不信胡二狗,所以借的比较少,但三个月下来,每月准时结账,众姐姐的心也就落下了。

  期间,除了胡二狗的大哥外,其余纷纷打电话给大姐胡一娘。

  胡一娘一脸懵圈,完全没打过电话,除了生日问候,年底买礼物外,胡二狗从来没有找胡一娘借钱。

  可胡一娘也不傻,一打听说胡二狗创业了,其余八个兄妹都从中获利不少,偏自个全然不知,这还了得。

  长姐就真的一点面子都没?

  “狗子,你眼里是真没我这个长姐了是吧,想当初你穿开裆裤那会子,大姐我可是瞒着你姐夫偷偷给你买衣服穿,如今你发达了,就急忙欺负大姐贫穷,巴结着她们几个年轻的姐姐,你就是一条忘恩负义的狗。”

  “狗。”

  那时候有电话的人不多,一个村可能就两三个座机。

  谁家来电话了,朝山那头一喊,全村都知道。

  胡一娘去一趟不容易,干脆守在电话旁,一天十多个电话将胡二狗骂了个狗血淋头。

  最后还是荀柏言打电话回去说是自己的钱放在胡二狗那,胡一娘才肯作罢。

  如此一来,三年里,十个兄妹,包括胡二狗的工厂同事也纷纷加入。

  不仅她们加入,还介绍了不少身边亲人朋友。

  由最初的十来人,到后来的上千人。

  利息则从胡二狗15%处开始降,胡大狗等兄妹是10%,其余的是8%,6%不等。

  三年下来,荀柏言负债千万,连同胡二狗在内。

  胡二狗看着手中的一叠欠条,算了算总账。

  一一得一,

  一二得二,

  三三得九,

  九九八十一。

  一共欠债1357.659万。

  这只是胡二狗皆的,在跟荀柏言聊天时,才发现这个外甥真是不简单,欠银行3000多万。

  此时,胡二狗已完全沦陷,无奈的他只能朝天喊道:“苍天啊大地,我莫怕是被这小子给坑了吧。”

12157 128459 MjAyMS8wMy8yMi8jIyMxMjE1N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22/12157_1284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