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章:第一次

书名:重生之商亦有道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我要吃胖 更新时间:2021-03-22 14:23:50

  开篇前言:

  呼呼呼~

  唦唦唦~

  重生罗盘再次转动。

  俗话说的好,要想发财致富,就走重生之路。

  在浩浩荡荡的重生路上,曾出现过无数个亿万富豪。

  苦思十载,斯以为,重生,实乃吾辈生财致富之大道。

  当共勉之。

  ......

  回归正文: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

  天蓝蓝,云朵朵。

  除了旁边榕树上几只不合时宜的麻雀啾啾几声外,一切都是那么宁静。

  “啊~,头痛。”

  “四毛,你终于醒了。”

  “二...二舅妈?”荀柏言想,自己什么时候睡的那么死,二舅妈来了也没发觉。

  随即,荀柏言目光一转,不由大吃一惊。

  “???”

  好像不是自己的房间,不是自己房间又会在哪?

  眼前的人分明就是二舅妈梅兰湘呀。

  真是怪事。

  想当初梅兰湘的爷爷原本是一方地主,伟大的土地革命斗地主后人人平等,梅兰湘父亲用她跟二舅胡二狗换了一头耕田黄牛。

  好一朵知书达礼的鲜花,竟然插在了胡二狗这种狗子上。

  顺理成章,梅兰湘成了荀柏言的二舅妈。

  两人结婚十余年,未生一子,梅兰湘便视荀柏言如己出。

  所以荀柏言记得很清楚。

  “这!”

  “这?”

  荀柏言无力的小手颤抖地指着上铺的木板床。

  “慢点,慢点。”梅兰湘一只手扶起荀柏言,一只手将枕头竖起放在荀柏言背后。

  “二舅妈,你怎么在这?我.....”荀柏言记得才买的新房,还没来得及宴请亲朋好友,按理二舅妈不可能知道自己的住处才对。

  况且,真的不是幻觉,自己为何出现在别人房间?

  昨个夜店被抓?

  “瞧你问的多新鲜,这是我家,我不在这在哪?再说你病的那么重,我不请假照顾你能行吗。”

  梅兰湘心疼道:“你这傻孩子,什么都好,就是性格跟大姐一样,太要强了,像你二舅那个憨憨都知道工地太辛苦不去,偏你一个十八岁的小孩要去遭那罪。”

  什么重病?

  什么工地?

  我是老板呀,打哪门子工?

  这到底什么情况,发生了什么?

  “到底谁干的?”

  荀柏言没有回话,而是上下打量着,只见二舅妈还跟十六年前一样,是那么年轻,那么美丽动人。

  “你这孩子,傻傻地看着我干嘛。”二舅妈微笑地摸了摸荀柏言的头。

  这次荀柏言更加确定是二舅妈梅兰湘无疑,在妈妈的九个兄妹中,也只有二舅二舅妈对自己那么好。

  荀柏言拍了拍晕眩的头,环顾四周良久。

  只见房间不大,除了自己躺的木床外,屋内还放着一台七八十年代的旧电视机,墙上挂着Jay的《范特西》海报。

  What?

  周杰伦?什么鬼?

  挂历上显示为2005年3月14日。

  看屋内的装扮,倒真跟当年二舅妈租的单间有点像。

  只不过现在是2021年,二舅妈应该在老家照顾小孩才对。莫非是二舅妈在跟自己开玩笑?或是得知夜店被抓前来相救?

  不对,不对。

  要是玩笑,那玩笑就开大了,救人也不可能,老家相隔鹏城800公里。

  “二舅妈,今年是哪年?”

  “2005年,怎么了?”

  “2005,2005,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狗血我不喝。”荀柏言缓缓下了床,摇头换脑站在镜子前。

  “你这孩子莫不是发烧把脑子烧坏了吧,不是狗血,是你最爱喝的玉米排骨汤。”舅妈急忙伸手摸了摸荀柏言的额头。“没发烧了呀。”

  镜中,荀柏言穿着一双白色回力帆布鞋,一条皱巴巴蓝色牛仔裤,上衣穿着的则是件白色廉价寸衫。

  特别那八字头发型,格外显眼。

  现在看来,这身搭配也太Low了,想当年,混江湖的哪个不是一头黄。

  镜中的一身装扮,是荀柏言当年高中毕业后,从老家到鹏城打工时穿的,照片现在还存在荀柏言的QQ相册中。

  荀柏言看着镜中稚嫩的自己,再回头看了看年轻的二舅妈。

  “就这样重生了?”

  好不容易买的房买的车就这样没了?

  “NO!”

  唔~

  “二...二舅妈?”

  “好了好了,四毛不哭,待会二舅妈给你做你最喜欢的粉蒸排骨。”梅兰湘一把将荀柏言揽在怀中。

  四毛是荀柏言的乳名,因家中排行老四,所以村人唤他一声四毛。

  自然,家中还有大毛,二丫和三毛。

  荀柏言出生在潇湘梅山古城一个叫山坳里的小村,该村地势险峻,四面环山,只有一峡谷能进出。

  每年春月桃花开的漫山遍野。故又名桃花村。

  2005年春,荀柏言父亲大病一场,导致原本不富裕的荀家顿时雪上加霜。

  荀柏言为了减轻家中负担,毅然烧掉手中的大学录取通知书,跟着大哥荀柏文和二舅胡二狗来鹏城打工。

  方才场景,是荀柏言去工地板砖半月后发生的事。

  当时,荀柏言急着赚钱替父看病,所以没有进厂,而是选择去工地搬砖,因为工程加急,50块钱一天,薪资日结,着实吸引了不少短期民工。

  那一年,荀柏言刚满18岁。

  “四毛,搬砖是没有前途的,要不还是找个厂进吧,我看福士康就不错,去年大毛和你二舅暑假还发了高温补贴,虽然是瓶清凉茶,但总比工地强的多。”

  “嗯。”

  “工厂虽然时间长了点,熬夜辛苦,可加班工资四块钱一个小时,一个月下来......”

  “是。”

  饭间,梅兰湘见荀柏言只点头不答话,讲了几句后也就停了。

  “二舅妈,我出门走走。”

  “你病才好,出门小心点。”

  “好的我知道了。”

  饭后,荀柏言在龙华大水坑附近逛了一圈。

  每走一步,每一个场景,每一头黄毛,都在残忍地告诉着荀柏言,这是货真价实的2005年。

  街头传来荀柏言最喜欢的歌曲,是斌斌大帅哥的《红颜》。

  这一去如果还能轮回

  我愿意来生作牛马

  也要与你天涯相随

  ......

  现在好了,真的轮回了。

  最终,荀柏言只好心灰意冷的回到榕树下。

  要说谁前世没有遗憾是不可能的,荀柏言就有两件:一是没能上大学。

  别人重生都在高中,高中时候的小妞多鲜多嫩,水灵灵的。

  谁拱不香。

  可惜重生时间错了。

  第二件是三年后2008年即将遇见的初恋女友。

  荀柏言捡起一片树叶,对着榕树自言自语道:“虽然有时候难免会回忆过去,但真不必这样。”

  重生的前一天。

  荀柏言卖掉了陪伴他十余载的桑塔纳,换了一辆奔驰。对于一家新开公司的老板而言,也该换换新车了。

  起码荀柏言是这样想的。

  辛辛苦苦十六载,荀柏言好不容易创立属于自己的公司,也实现了买房买车的梦想,成为一名合格的鹏城人。

  鹏城,当年一位70多岁的老人在南海边画的一个圈,世界闻名的大城市啊。

  要是没这档子事,荀柏言的后半生只需要娶个好老婆,床上加把劲,生个胖小子就可以坐享天伦之乐了。

  可谁曾想。

  就这样毫无征兆的重生了。

  不管怎么想,荀柏言都不能接受。

  决不能接受。

  奔驰四十五万,开了一天。

  没了。

  龙华新区一套房五百万,上午才给的钱,要是分期也就罢了,重生就重生,不用每月辛苦还房贷。

  可,全款啊。

  公司算两百万好了,可也是十六年的心血。

  也不知道前世是死了还是继续活着,要是死了,但愿父母兄弟能继承这笔财产。

  哦,对了,还有买了十来年的意外保险总归是用上了,也算一点点小安慰吧。

  好痛。

  心痛。

  荀柏言起身深深吸了口气,咬牙道:“不管了,既来之则安之,祸兮福兮以后再说。”

  只是重生了,钱要如何赚?

  荀柏言想了许多。

  比如彩票,当初要是把近十多年的中奖期号都背下来,或是纹在身上就好了。

  也不知道下个重生的人会不会这么睿智。

  至于股票,目前荀柏言没有资本。

  鹏城房价倒是一个很好的投资点,未来市中心高达15万一平。

  也没钱。

  苦思良久。荀柏言突然拍头道:“噫~,有了。”

  2005,热血传奇虽然已经走远。

  但WOW,伟大的魔兽世界好像快来了吧。

12157 127913 MjAyMS8wMy8yMi8jIyMxMjE1N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22/12157_1279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