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41.(在原著中,女配算是冒领了...)

书名:古早文女主,你不配拥有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林绵绵 更新时间:2021-04-10 15:46:14

  陈仙贝看着一脸愤然的江夫人, 一阵恍惚,她突然想起,似乎在原著中,也是江夫人揭穿了蒋萱的真面目, 或许准确的来说, 是江夫人背后的江先生,这也是她当初诧异蒋萱居然会选择这一条路的原因。

  其实, 蒋萱最大的阻碍不是她, 而是江先生跟江夫人。

  在原著中,是江家二老查到了蛛丝马迹, 层层抽丝剥茧知道女配当初偷了玉锁,致使男主误以为当时年少时给他温暖的人是她,因此才会对她另眼相看, 之后, 本来就爱上了女主的男主发现真相后, 自然是怒气难忍, 这个男人当初对女配有多偏爱, 之后就有多狠,女配后来被男主打击到精神错乱, 在男主跟女主重新订婚的这一天, 女配意外出了车祸, 导致下半身瘫痪。

  如今想起这个结局,陈仙贝反而有一种很微妙的心情。

  凭什么呢,那个真正伤害到女主的男主,反而爱情/事业双丰收, 成为人生赢家??

  当然,她也无意去改变蒋萱的结局, 她唯一想做的就是在岸边看戏。

  江夫人见陈仙贝兴致缺缺,又忍不住为儿子江柏尧说了几句好话后这才依依不舍的走了。

  等江夫人走后,陈仙贝又给本家那边打了电话。

  本家那边一半都是在陈家做到退休的帮佣,其中有一个年纪最大的便是王奶奶。

  王奶奶以前是跟在陈老太太身边照顾日常起居的,今年都已经有八十岁了。

  “是小仙贝吧?”王奶奶接起电话,乐呵呵地说,“我也正要给你打电话来着,刚我儿子说了,之前老照片的胶卷找到了,就这两天就能洗出来,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你要找的照片。”

  在原著中,女配算是冒领了女主的功劳,如果那也算功劳的话。

  在女主很小的时候,跟着妈妈还有奶奶去小镇度假,碰到了因为遭遇某种变故而性情古怪又孤独的男主。

  男主没有什么玩伴,有一天还意外地跌落进池塘险些淹死,是女主发现很艰难地救了他,不止如此,女主还每天去找他玩,逐渐走进他的心里,还是小不点的男主将自己身上佩戴的玉锁送给了她。

  其实,陈仙贝看着原著这段剧情时,整个人都是茫然的。

  因为她一点儿也想不起来了,当然这也是正常的,在她妈意外去世之后,她生了一场大病当时还发了高烧,很多无关紧要的小事都不太记得了,而且还隔了这么多年,根本回忆不起来。后来根据原著中提到的时间段,她想去翻翻之前的老照片,结果发现,恰好是那一本相册不见了,她从小到大的每一个重要瞬间,都被拍摄下来作为留念,光是相册都有二十多本,少了一本根本就不会被她察觉。

  她后来便回了一趟本家,问了王奶奶记不记得这件事。

  王奶奶不记得关于玉锁的事,但记得那个夏天老太太的确是带着她去了小镇度假。

  王奶奶又说:“当时我儿子也跟着去了,拍了不少照片,也不知道他那里还有没有。”

  她当时就拜托了王奶奶,但其实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因为时隔太久了,没想到还会有意外的惊喜,王奶奶的儿子还留着之前的胶卷!

  也许是她这个人太多疑了,可她还是会忍不住猜测,为什么偏偏有一本相册不见了。

  按照剧情推理,会不会是那本相册里有什么,比如证明她才是之前救了江柏尧的小女孩的证据,所以蒋萱才偷偷地不着痕迹的拿走了?

  蒋萱的确是有这个机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偷走相册。

  其实,蒋萱究竟是不是冒充小时候的她,她并不是很在意,但如果能用这件事,同时令那两个人尝到不好的滋味,她还是很乐意去揭穿的。

  挂了电话后,陈仙贝神清气爽,去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

  她的床头柜上还摆着封砚送的那个他说超甜的苹果。

  *

  封宅。

  封砚坐在饭桌上,医生交待他之前昏迷过一段时间,苏醒过来为了肠胃着想还是要吃清淡的流食,于是他的面前只有一碗可怜的白粥。

  大家都以为他会闹脾气。

  因为他本身就是无肉不欢、无辣不欢的口味。

  封辞连安抚好弟弟的说辞都想好了,哪知道,封砚时不时喝一口白粥,就会傻笑一声,让人}得慌。

  饭桌上的人都没发现,他喝一口粥,就会伸手进卫衣口袋去碰碰陈仙贝送给他的水果硬糖。

  没人知道,他是就着糖喝粥的。

  封夫人一直关注着小儿子,见状面露担忧,跟丈夫对视一眼。

  封先生轻轻地摇了摇头。

  孩子醒来就好,他要傻笑,就让他笑吧……

  吃完饭后,封砚便回了自己的房间,他还记得自己的上班时间,晚上九点到白天九点,这意思就是说晚上九点前他就要进入睡眠状态,不然就算迟到。现在还八点不到,他坐在房间里,没有心思打游戏,将兜里的几颗糖果掏出来放在床上,陷入了为难的状态。

  一会儿将糖放进抽屉里,但又觉得不好,因为他看不到。

  一会儿又放在床头柜上,又怕阿姨会不经他同意,将这价值连城的水果硬糖扔进垃圾桶里,那时候他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想了又想,在柜子里找到一个透明的罐子,他将糖果放进去后,又将这罐子放在自己的床头柜上。

  这下终于满意了,但又想到,要是有人见这是糖,直接吃了呢?

  不行。

  这种事情不能发生。

  他跑去书房,打印了一张标签纸贴在罐子上,还在上面写了一行字――

  【偷吃者,斩立决。】

  完美~

  还没到九点,封砚就已经睡下了。

  他要上班了。

  他进去空间时,找了一圈,也没找到陈仙贝。凉亭的柱子上已经给他发布了每日工作任务。

  池子里的三条锦鲤跟成精了似的,见他来了,都纷纷狠狠地甩了甩鱼尾巴,溅了封砚一脸水,似乎是在提醒他,狗崽子当初答应我们的承诺你他妈是不是忘在脑后了?

  封砚又求爷爷告奶奶,只能捡起放在凉亭石桌上的书,一脸生无可恋的朗诵起来。

  锦鲤一号不闹脾气了,另外两条锦鲤倒是捣乱,时不时就溅封砚一脸水。

  陈仙贝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封砚的头发已经湿了个彻底,毫无发型可言。

  凉亭的柱子上也出现了任务提醒――

  【今日工作:挖二十个坑,准备栽种树木,念手中书本一遍。】

  【提醒:《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原文版请于任职期间念五遍以上。】

  原版,那不是俄文版吗?

  陈仙贝走了过去,差点也要被那两条要求得不到满足的锦鲤溅一身水,还好封砚眼疾手快,将她护在了身后。

  封砚扭过头对着池子里的锦鲤激情开麦:“疯了吧你们,冲我就冲我,干嘛冲她,宰了你们啊!”

  三条锦鲤不动了,安静如鸡。

  封砚顿觉找回场子了,刚才自己一定很霸气,他护着陈仙贝的场面也很韩剧,他看着她,也有心在她面前耍帅,便又厉声道:“老实一点知不知……”道!

  话还没说完。

  那三条锦鲤跟疯了一样,狂甩鱼尾巴,显然它们也怒了,激起一阵一阵的水波,溅得封砚身上全湿,不仅如此,陈仙贝的头发也被溅湿了,两人呆呆的、茫然地站在池子边上,好像在淋一场大雨,一场比楚雨荨跟慕容云海分手那天还大的大雨。

  封落汤鸡&陈落汤鸡面面相觑:……发生了什么事??

12133 201635 MjAyMS8wMy8xNy8jIyMxMjEzM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17/12133_2016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