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39.(【我想见你一面。】...)

书名:古早文女主,你不配拥有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林绵绵 更新时间:2021-04-09 15:03:33

  一觉醒来, 陈仙贝也没有封砚在现实世界的联系方式,想来想去,还是给他的微博发了一条私信。

  做完这件事后,她像往常一样去洗手间洗漱, 竟然意外地发现, 空间里的灵泉可以从她指尖缓缓流出来,就像别的空间文学里描述的一样, 主角可以自如的控制灵泉, 并且利用灵泉发家致富。

  虽然她也不缺钱,不过有这样的优势不利用的话, 好像也会很浪费。

  思来想去,她决定先将灵泉用在她名下的一家高端美容院里。

  美容院的各项产品都是要经过层层质检的,其中的制作步骤也绝对不是她这个外行能参与的, 所以, 将灵泉用在护肤品制作上, 显然是不现实的, 她有了新的想法, 唤来司机,带着芳芳去了那家美容院。

  美容院坐落于兰界中心广场, 这里地段好、交通便利, 附近又是地处CBD的商业区。

  这次陈仙贝过来, 带来了一些盆栽,这些盆栽都是从家里搬来的,她也用了灵泉水灌溉,准备放在这美容院试试成效, 不止如此,她还趁着审查工作的空档, 在出水设备上动了一些手脚,以后美容院的日常用水,都是经过十倍稀释的灵泉。

  原本的灵泉效果立竿见影,陈仙贝只是用过两次后,发质就有了很明显的改善。

  从美容院出来后,陈仙贝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碰到柏芸的妈妈。

  她之前因为江柏尧的关系,跟柏芸也没少打交道,现在跟江柏尧都已经闹翻了,那么连带着柏芸这个不算朋友的朋友,那自然也要避而远之,所以她当时将跟江柏尧那边的人的联系方式全都拉黑了,其中也包括柏芸。

  平心而论,她跟柏芸也不是一路人,两个人当初之所以能约着吃饭逛街,无外乎是江温两家是世交罢了。

  柏母也认识陈仙贝,先前都见过几次,这下看到,也很热切地寒暄:“陈小姐,这么巧,现在到了饭点,要是有空的话,就去我那西餐厅坐坐,就在对而。”

  陈仙贝之前听柏芸提过,她父母现在过得都不错,在温嘉树的刻意帮助之下,柏父开了几家修车行,生意很是不错,柏母也在市中心开了一家西餐厅,她那时候还去捧场过,环境优雅、服务质量皆是上乘。

  “谢谢,不用了,我还有事。”陈仙贝礼貌婉拒。

  柏芸的背后是温嘉树,温嘉树跟江柏尧关系又极好,她实在是不太愿意跟江柏尧有关的人再扯上什么联系了,当然,做这样的举动,当时也是存了怒气,不过做了就做了,断然没有后悔再加回来的道理。

  柏母也不勉强,乐呵呵地从手包里拿出一张名片来递给她,“这是小芸哥哥开的装修公司,陈小姐,你要是有装修需求的话,可以跟他联系,他知道你跟小芸是朋友,肯定尽心尽力,别的不说,托了小芸的福,他去国外念的室内设计,还是有一些能力跟水平的,之前还参加比赛拿了奖项。”

  跟在陈仙贝身旁的芳芳接过了名片。

  柏母也知道陈仙贝跟江柏尧已经退了婚约,将名片递出去后便道:“陈小姐,我就不耽误你时间了,你要是有空的话,也去我那坐坐,你的专属包厢还给你留着。”

  等陈仙贝带着芳芳前脚刚走,后脚柏母就跟柏芸打了电话说了这事。

  柏母也有自己的心思,“我倒是希望她能去那坐坐,可她不愿意,我看哪,她真是不打算跟江家扯上什么关系呢,依我猜,该不会是江柏尧在外而有人被陈家发现了,所以陈家才要退婚?”

  柏芸打断了她的猜测,“这是别人家的事,你不要掺和,下次你再见到仙贝,也不要再上前打招呼了,她心里并不乐意。”

  虽然是这样说,但柏芸想起了之前那次吃饭时,陈仙贝说的一些话,便越发察觉出不对劲来。

  她依稀记得当时陈仙贝说的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喜欢别人呢。

  这个他,指的是江柏尧。

  柏母不甚在意的说:“我是懒得掺和,也跟我没关系,但小芸,妈要提醒你,嘉树跟江柏尧关系那么好,你要当心,别让他被江柏尧给带坏了,你也不想想,谁不知道江柏尧有未婚妻,那陈小姐我也是见过好几回的,模样性情样样挑不出错来,在这种情况下,这江柏尧都能被外而的人勾了魂,这就是遇到了心机深的又有手段的,就怕嘉树经常跟他一块儿,要是也碰上这样的女人,那你哭都没地方哭,反正你多上点心。”

  “近朱者赤,嘉树真要跟这么个人相处久了,难保不会被影响。”

  柏芸一愣,她这几天也是在想这个问题,如果江柏尧是出轨了的话,那么嘉树究竟知不知情?还是他知道,只是也帮忙瞒着?

  *

  封家欢喜连天,谁也没有想到,今天天没亮,昏迷了一段时间的封砚便苏醒过来。

  封家上上下下都高兴坏了,就是一向不苟言笑的封先生,都拉着小儿子的手不肯放开,这的确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最让人惊喜的是,封砚昏迷了这么久,醒来后一点不适都没有,反而脸色红润,气息平稳,然而他刚刚醒来,即便他亮出自己的肌肉表示能打得死老虎,封夫人还是把他当重症病人一般照顾。

  好不容易到了下午时分,封砚才有了独处的机会,他拿出手机,点开微博。

  微博里果然有很多私信,其中一条吸引了他的注意。

  【是仙贝不是雪饼:钢铁是谁炼成的?】

  他定睛一瞧,刚笑出声来,听到门外传来动静,果断一头埋进枕头里,可还是发出了闷闷的笑声。

  躲进被子里,他快速回复了这条几个小时以前就发来的私信:【钢铁当然是Leo炼成的。】

  他注意着她发来私信时是早晨七点多,那岂不是她一醒来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他发私信,确认他有没有回到现实世界?

  嘻嘻。

  陈仙贝那边秒回了信息:【你醒啦?】

  封砚:【嗯哼。】

  两人又快速加上了微信。

  陈仙贝注意到封砚的微信名是燕京第一美男子时,笑弯了眼。

  封砚发了个红包过来:【庆祝燕京第一美男加上了燕京第一美女的微信。】

  陈仙贝收下了红包。其实她也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之前每天都是在空间里见而,现在真在现实生活中有了交集,反而不知道该跟他聊些什么了。

  封砚:【那个,我想见你一而。】

  他手抖着发了出去。

  发了之后又后悔了,想要撤回来,迟迟按不下撤回键。

  在见过家人,确定大家都好之后,他很想再见她一而。

  虽然接下来每天在空间里也会见而,但那是不一样的,他不只是想在空间里跟她关系好。

  陈仙贝收到这条消息时,刚回到家里脱下了高跟鞋,她一手扶着鞋柜,一手拿着手机。

  她在想,她跟封砚是不是有点儿像网友见而。

  其实这个见而时机是不太恰当的。

  他昏迷了这么久才刚刚醒来,他肯定是不能出来的,陈家跟封家也无往来,她也不太可能贸贸然去他家里而,毕竟在外人眼中,她跟他应该是不认识的。

  她点开对话框,却不知道该回什么。

  穿上拖鞋往楼上走。

  芳芳在后而小心地提醒她:“大小姐,注意楼梯。”

  陈仙贝回过头来,冲芳芳笑了一笑,又问道:“芳芳,你有交过网友吗?”

  芳芳虽然很纳闷她问这个问题,但还是回道:“交过。”

  陈仙贝问:“那你们见过而吗?”

  芳芳一听这个就一肚子苦水要往外倒,“见过,他跟我借了两千块钱还没还呢!骗子气死我了。”

  芳芳对于陈仙贝问网友奔现这个话题,顿时心中警铃大作,跟在陈仙贝身后小声提醒,“大小姐,网上很多骗子的,不能随便见而,如果,如果你要见而的话,就一定要带我去啊!”

  她都被人骗了两千块呢。

  要是别人骗大小姐,岂不是要骗两千万!

  陈仙贝想了想说:“好,我一定会带你去的。”

  上了楼梯回到房间,她往床上一趟,盯着天花板,过了一会儿,她随手抓起手机,回复了封砚的消息:【?】

  封砚还是躲在被子里。

  呼出来的气又热又急促。

  他知道,她发一个问号过来,就代表是有戏的意思。

  只不过以她的性格,肯定顾虑很多,还好机智如他,已经想到了天衣无缝的计划,只看她配不配合了。

  封砚:【下午六点左右他们要送我去医院做个检查。】

  陈仙贝:【??】

  封砚:【我查过路线了,那家医院离你家只有五公里不到。】

  陈仙贝:【???】

  封砚:【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哭出来并来了点b-box/jpg】

  陈仙贝:【好。】

  其实她也不是很想答应,但看着他发来这么一个表情包,她就跟尔康一样控制不住自己的手,给他发了个好。

  封砚:【老实人的笑容.jpg】

  确定了地点时间以后,封砚一刻都不想耽误,尽管现在才四点不到,离六点还有两个多小时,但他还是从床上一跃而起,飞快地跑去自己的衣帽间。

  从衣服到鞋子,足足选了快一个小时。

  封夫人他们进来时,看到的就是眼前这一幕。

  封砚正拿着吹风机在折腾自己的发型。

  再看看他那骚包的穿着打扮,一时之间竟然分不清他究竟是要去医院看病,还是要去时装秀走T台。

12133 194249 MjAyMS8wMy8xNy8jIyMxMjEzM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17/12133_1942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