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36.(一个很奇怪的视频。...)

书名:古早文女主,你不配拥有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林绵绵 更新时间:2021-04-08 11:53:10

  乐颜努力地在脑海里找寻一些小叔子跟陈仙贝相关的线索, 最后一无所获。

  除了一年多以前,封家跟陈家有那一点点联姻的想法之外,她在封家都没听人提过这位陈小姐。

  以小叔子的性子,如果他跟陈小姐有什么来往的话, 早就唱得满世界都知道了, 他不是一个能藏得住话的人。可是如果他们真的不认识的话,这根抽绳又怎么解释, 难道只是巧合?这倒是有可能, 她也不能凭着一根抽绳断定小叔子跟陈小姐就一定认识,也许别的抽绳金属扣上也会有那样的标志。

  嘴里含着柑橘味的水果糖, 乐颜也感觉不像刚才那样呼吸短促了。

  陈仙贝假装不经意地问道:“封太太,封先生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怕自己这个问题会显得太刻意,她又补充道:“之前听姑姑提过, 伤势应该不严重吧?”

  她的语气太过平淡, 就像是讨论天气一般。

  如果乐颜没有看到那根抽绳, 那她肯定不会有所怀疑。

  但现在她心里疑虑未消, 又听到陈仙贝这样问, 忍不住上了心,便道:“伤势不严重, 现在正在慢慢调养。”

  对外, 封家并不会说出封砚的真正情况。

  封家并不准备记恨上江家, 也是因为这件事,严格来说,跟江家关系并不大。

  因为当时出事送到医院时,医生做了全面的检查, 都说是轻伤。

  至于为什么没苏醒,现在用玄学方面来解释, 就是封砚的魂魄在别处。

  无论怎么样,真正发生了什么事,封家对外都是一律隐瞒。

  陈仙贝也知道自己在乐颜这里很难问到什么,不过她还是想问问看,就是希望进去空间之后,能让封砚开心。

  “那就好。”陈仙贝点到即止,既然知道乐颜不想说这件事,自然不会追问。

  接下来,两个人也是进行比较简单的交谈,陈仙贝从乐颜这里得知,今天是封夫人的生日。

  她想起了那天封砚因为想起过几天是他妈妈的生日而躲着偷哭。

  现在封夫人过生日……那么代表着封家情况应该还好。

  陈仙贝送乐颜到了离度假村还有十几公里的位置就停下了。

  度假村那边派了车来接乐颜,乐颜下车时,一脸欲言又止,她是很想问问陈仙贝,是不是认识封砚。

  不过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两人道别了,陈仙贝开车掉了个头,带着芳芳继续去商区逛街。

  乐颜来到度假村的大厅,自然也就跟家里人提起了这件事,封夫人雍容华贵,然而这段时间操碎了心,脸上还是稍显疲态,她叹了一口气,“之前听说了,陈家的姑娘跟江家退婚了,多好的姑娘,应该请她过来吃个饭的。”

  由于陈仙贝在贵妇人的圈子里名声太好,好到现在退婚了,圈子里流传的都是她的好话,所有人都猜测,是江家做了人神共怒的事,不然都已经谈到结婚了,哪家会这般突然地、强硬的要退婚。

  乐颜想起那根抽绳,心里还是埋下了怀疑的种子。

  *

  晚上,陈胜羽忙完了公事,端着一杯牛奶来了陈仙贝的房间,见侄女正坐在床上一脸乖巧的看书。

  她心下一软,跟从前一样,探出手摸了摸陈仙贝的头发,突觉手感很好,夸赞了一句,“仙贝你的头发很好,跟你妈妈一样,又黑又顺,摸起来就跟绸缎一样。”

  陈仙贝抿嘴笑,露出浅浅的梨涡。

  她能说这是空间灵泉的作用吗。

  她原先头发也生得很好,这几天每次进空间,她都会拿手帕一点一点的用灵泉浸湿头发,竟然惊喜地发现,她的头发越来越顺,越来越光滑,而且洗头发时几乎都不怎么掉发了。想到自己家财万贯,还有这般神奇的空间,她一扫那桩婚约带来的阴郁,整个人明朗了许多。

  夸了头发之后,陈胜羽这才遮遮掩掩的说道:“这次张秘书找了个什么大师,我顺便让大师给你算了一下……”

  陈仙贝皱了皱鼻子,不太赞同地说:“那都是假的,不能信的。”

  “反正好的就听,不好的就不听。”陈胜羽想起了大师说的,顿时眉开眼笑,压低声音,“那个大师说,你未来好得不得了的,非常幸福顺遂,有一儿一女,就是姻缘批注的都是命中注定。”

  陈仙贝:“……”

  真的吗我不信。

  “不过言归正传,”陈胜羽收敛了脸上的笑意,“以后你要是再找男朋友,我们都要擦亮眼睛。”

  起码要查清祖宗十八代。

  这次就是大意了,居然被人骗了。

  “当然,看缘分吧,没合适的,”陈胜羽揽着陈仙贝的肩膀,乐呵呵地说,“那就跟姑姑一块儿,结婚有结婚的好,不结婚也有不结婚的好,看你自己选择吧。”

  作为陈家目前当家做主的人,她固然会考虑家族跟集团的利益,不过她也不想失了初心跟本心,商人,也是某个人依靠的亲人。比起利益,侄女的幸福也很重要,也因为她将这一点记得很牢,这次才能毫不犹豫的准备退婚的事。

  *

  陈家这边有多温情,那么美国医院病房里就有多低气压。

  蒋萱面色苍白,说一句话就掉一滴泪,语气无助仓皇,“我知道自己的出身不好,知道很多人都看不起我,可是我还是想多念点书,想让自己看到更大更广阔的世界,当时我没有别的法子,我求我妈供我念书,她不肯,跟我说,我们这样的家庭是没有资格贪求不属于自己的世界,我不想认命,大小姐知道了,大小姐就跟我说,她可以借钱给我,不过希望我学成归国以后,能到她身边给她当助理。”

  “大小姐说我为人简单真诚,从小也伺候惯了她,她不想找别人,我觉得,我爸妈给陈家当了一辈子的佣人,我也应该走这条路,就答应了写下了欠条。”蒋萱垂泪,“现在大小姐请来律师让我还钱,肯定是我哪里做得不够,让她误会了,肯定是我不好……”

  哪知道,江柏尧怔怔的看着窗外,无法控制的问了一句:“这个华人律师很早前就找上了你?”

  蒋萱愣住,眼泪还挂在脸上。

  江柏尧内心深处,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情绪,称之为抱怨。

  他很想问她,既然你早就知道了陈仙贝有反常的行为,为什么不早点说,为什么不告诉他,如果他早点知道,如果他有所防备,那他跟陈仙贝也不至于走到现在这一步。

  蒋萱这次哭得就很真实了,“柏尧,我……”

  江柏尧闭了闭眼睛,转过身来,表情已经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平静,他说:“你应该早点说的,这样我就可以帮你,你也不至于压力这么大。”

  蒋萱面露感动,却还是坚强的摇了摇头,“我们只是朋友,你平日里对我已经很关照了,再跟你要求帮忙,就超过了这个界限。很多事我还是想自己解决,毕竟我是成年人了,柏尧,这笔钱我会还给你的,我现在找了工作……”

  江柏尧显然不愿意谈这个话题,他看着她头上的纱布,目光一软,问道:“怎么会摔下楼梯的?听说伤得还很严重。”

  蒋萱一脸愧疚,“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我太累了,一不小心踩空了。你特意过来这边,会不会太耽误你的事情?”

  江柏尧说:“没关系。”

  蒋萱又说:“等我好起来了,我会回国亲自跟大小姐解释,是她误会了,我本来想跟她打电话,可她把我拉黑了,也把我妈赶出了陈家,她一定很生气,柏尧,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让她误会了。”

  江柏尧没说话。

  他近日来发呆的次数多了。

  听到这番话,他在想,陈仙贝连对跟她一起长大的蒋萱都这样不留情面,看样子是不想再跟他有什么关系了。

  蒋萱毕竟是病人,江柏尧没在病房里再打扰她,他也很关心她的伤势,去了医生办公室聊了聊,医生说她身上有几处都骨折,幸好没有伤到尾椎骨跟脑部,只要多休养几个月,问题就不大。

  江柏尧这才放心不少。

  美国公寓里,蒋萱室友从隔壁听说有小偷出没,赶忙回了家在电脑上调出监控视频,想看看她们不在的时候,有没有人进来过。

  这一套公寓,是她跟蒋萱合租的,平日什么费用都平摊,当时为了安全起见在客厅还有门口都装了摄像头,她们都会定期检查,毕竟美国的治安并没有那么好,多点防备心思总是没错的。

  她给自己冲了一杯热可可,一边喝着一边看着电脑上的视频。

  突然地发现一个视频很奇怪。

  只有一分钟。

  她用鼠标点开,下一秒她整个人都呆住了。

  怎么回事!这是蒋萱从楼上摔落下来的视频,可问题是,那个地方并没有摄像头啊,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摄像头出现了什么BUG?

  真是毛骨悚然!

  她后背一阵发凉,又壮着胆子将这一分钟时长的视频看了一遍,这一遍看过去,她胳膊都冒了鸡皮疙瘩。

  因为仔细看看,蒋萱并不是失足摔下去的,她明显还酝酿了几秒钟,然后再滚下去的,很像……很像是故意的。

  她吓坏了,再联想到蒋萱这段时间的异样,又是狂掉头发,又是半夜哭泣,她第一反应就是:蒋萱该不会是患上心理方面的疾病吧?这是想自残,还是自杀?

  太可怕了。

  她觉得蒋萱的情况很严重,想起蒋萱说过,她那位男朋友应该已经到了。

  虽然蒋萱总说她跟那个社会精英帅男只是朋友,可鬼都看得出来,这两人关系不一般。

  这件事,还是不能瞒着。

  室友将视频拷贝在手机上,收拾了东西,打了个车前往医院。

  说来也巧,她在电梯里碰到了江柏尧,她挺怕他的,蒋萱男朋友总是不苟言笑,给人一种很严肃的感觉,总让她想起教导主任,可是现在情况不同,想到蒋萱可能存在的自残行为,她鼓起勇气说:“你好,那个,我是蒋萱的室友,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觉得你应该知道,因为真的很严重。”

  江柏尧也认出来了她是蒋萱的室友,面露疑惑的看她。

  “什么事?”他沉声问道。

  室友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干脆从包里拿出手机,将那视频找出来递给他看,“我也说不清,反正你先看看这段视频吧。”

  江柏尧狐疑地接过手机,随手点开视频一看,忽地整个人愣住。

12133 185383 MjAyMS8wMy8xNy8jIyMxMjEzM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17/12133_1853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