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33.(男人都这么不要脸吗?你配...)

书名:古早文女主,你不配拥有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林绵绵 更新时间:2021-04-06 12:47:13

  陈仙贝是被一阵争吵声给吵醒的, 探出手在床头柜上按了铃,没多久后,芳芳就进来了。

  “外面怎么这么吵。”陈仙贝仔细侧耳听了一下,迟疑着问道:“听起来好像是大伯跟姑姑在吵架?”

  芳芳对这个状况已经见怪不怪了, 点头说:“是的。”

  今天对于陈家来说, 也是个日子。

  陈家已经发出了帖子,邀请交好的世家过来参加宴会。明眼人都知道, 这是散场局, 为退婚走个正式的过场,陈家毕竟有底蕴, 这些世家也都愿意给面子,不过也因为这一举动,令不少人背地里都在猜测, 究竟是什么原因, 促使着陈家这般迫不及待地要跟江家撇清关系。

  陈胜远必然是不会放过这个黑江家的机会, 一大清早的就从医院出来了。

  外面, 陈胜远跟陈胜羽这对兄妹还在“互殴”, 陈家的帮佣们似乎都见惯了这个场面,有条不紊地做着份内的事。

  陈仙贝简单梳洗之后, 准备出去劝架。

  两个人都属于脾气暴躁的性格, 吵架起来, 也是分贝一个赛一个高,最后吵得陈仙贝耳朵嗡嗡作响――

  “哎哟哟,这是谁啊,是我们陈总, 陈总日理万机,忙坏了吧?”

  “阴阳怪气什么?”

  “我以为你忙到脑子跟眼睛都被猪油蒙了, 只看得到钱了,啧。”

  陈仙贝:“……”

  “我看你不是装病,是真的病了,脑子病了。”

  “?”陈胜远老当益壮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动作那叫一个行云流水,“你说你长没长眼睛,长没长脑子,给贝贝找那么个未婚夫,”他啐了一口,“我在大街上随便拉个男人都比他强百倍!”

  陈胜羽指着窗户外骂:“那你去拉啊,我看你能找个什么花脚乌龟!”

  陈胜远还想回击。可妹妹的嘴皮子显然比他利索,不给他反应的机会,又骂道:“哦,你之前没见过姓江的,当时不知道是哪个人说,诶,小江不错,真不错,青年才俊……”

  听着妹妹的这一番阴阳怪气,陈胜远气得呼吸急促起来。

  “是哪个王八蛋说的这话啊?事后诸葛亮,呸,辱亮了,你就是一马后炮!”

  陈仙贝决定重新回房。

  她耳朵好吵。

  陈家人各个都有去当高音歌手的天赋……

  等客人陆陆续续的过来了,陈胜远跟陈胜羽又恢复了淡定从容的模样,演起了兄妹情深这一出,陈胜远还记得自己在装病这件事,这会儿也是费力地坐在轮椅上招待客人。

  一个世家长辈关切的说道:“前两天去医院看你,你还在病房里,医生也不准许我们探望,现在瞧着你脸色好了些呢。”

  陈胜远乐呵呵地摸了把并不存在的胡子,声如洪钟,脸色红润,“就说呢,你们说巧不巧,前几天医生都差点下病危通知了,我家贝贝哭得不行,结果跟江家那边退婚了,我这身子骨就好了起来,就是托了我家贝贝的福呢。”

  其他世家长辈静静地看着他表演。

  陈胜远又说:“其实啊,我家都不信那一套,什么命格硬,什么犯不犯冲的,谁信啊,可我家贝贝说了,就希望我好好的,长命百岁,这孩子心眼实啊,怕我真的一命呜呼了。”

  陈胜羽微笑着走过来,来到轮椅后面,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医生说了,你情绪不能太激动,还想再进重症病房吗?诸位,感谢你们今天在百忙之中抽出空来参加这个饭局,其实我们也没有别的想法,就觉得得有始有终。我家仙贝也是你们看着长大的,性子单纯,也是我们没教好,天真又简单,容易被人骗被人糊弄,那我们做长辈的就只能帮她把把关了。”

  “以后仙贝还需要你们多关照关照,生活上,事业上,行不行?”

  其他家的长辈纷纷应道:“这还用你说,仙贝就跟我自家孙女一样!”

  这个宴会,江家也有派人过来,不过都是无足轻重的人物。

  经此一宴,燕京的风向也发生了转变。

  谁都知道,陈家跟江家是明面上看着一如从前,但背地里,其实已经结仇了。

  究竟为什么结仇,问题出在江柏尧身上,众人回味一番,有说陈仙贝漂亮是漂亮,就是性格乏善可陈,江柏尧不喜欢她,但更多的都是耳清目明的正常人,这些人都觉得是江柏尧飘了、不识好歹了,有这样家世背景优良、个人条件也拔尖的未婚妻,他不仅不尊重她,连她家也不尊重,他江家未必是世界第一,狂傲成这样?

  有人说了,无论江柏尧跟谁订婚,肯定都是这鸟样。

  不如江家的,现在都要掂量掂量,比江家好的,也不会情愿自家女儿去受这样的鸟气,于是就造成了这样的结果,江柏尧是恢复单身了,可也没人对他有想法。

  晚宴结束后,陈胜羽又去了公司去处理工作上的事。

  陈胜远则回了本家。

  陈仙贝正准备卸妆休息时,芳芳进来汇报,说江柏尧过来了。这件事情令陈仙贝并不意外,也许一切都如那本书一样,男主角对女主角爱而不自知,直到失去女主角时才明白过来,自己早已对她情根深种,真的很可笑。

  江柏尧站在别墅门口,抬头看向二楼某个房间。

  那个房间的灯是亮着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过来,今天以来,他收到了很多人的关心,有人跟他说天涯何处无芳草,无论是真情,还是假意,他都无法接受。尤其是他今天从助理口中得知了一件事,她前几天将他送给她的车给卖了。

  虽然那辆车也不是他亲自挑选的,不过是他送出去的,她何至于做到这种地步?

  平心而论,他应该恼怒,应该生气,无论有何种情绪都可以,唯独不该冲动之下来到陈家。

  可他还是来了。

  他就在门口等着。

  想起了好几次他送她回家时,她站在月亮之下冲他挥手道别冲他笑。她是他见过的最安静温顺的人,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无法接受她现在会对他如此果决。

  或许现在连他都不知道,当他抬头看向那房间时,他心里有一丝难以言喻的情绪。

  他分不清楚。

  陈仙贝不想见他,只交待芳芳,正好他来了,也就不用特意跑一趟,把他之前送的礼物都还给他。

  芳芳早就将这些礼物都准备好了,放在一个纸盒子里,她搬着纸盒子哼哧哼哧的出来,在见到江柏尧时,很是为陈仙贝打抱不平,不着痕迹的低头翻了个白眼。什么烂人,什么玩意儿,居然敢背叛大小姐,都该打死打残!

  芳芳脸上没什么表情,一本正经地叙述着陈仙贝交待给她的话,“江先生,你好,这是大小姐托我转交给你的,是过去一年里周助理送来的礼物,大小姐说,现在非亲非故,实在不方便再保管这样贵重的物品,请你拿回去,还有你去年送的卡宴,大小姐已经让人重新订购了相同车型的,一个星期内就会送到你家里。”

  江柏尧怔住,他看向二楼的那个房间,攥紧了拳头。

  “她不能自己亲口跟我说?”

  芳芳简直为江柏尧的脸皮之厚叹为观止。

  这人怎么回事,明明是他自己跟蒋萱不干不净的背叛了大小姐,就这样的垃圾,还想得到大小姐亲口的解释?

  男人都这么不要脸吗?你配钥匙吗配几把?

  芳芳收敛了脸上的震惊,又平静地说道:“是的,不能。”

  空间里,封砚正百无聊赖的拿着铜镜看现实世界直播。

  哪知道看到的就是这一出,他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陈仙贝身边的这个叫芳芳的,得涨工资才对。

  不等江柏尧脸上出现三分隐忍、两分诧异,五分薄怒的复杂神情,芳芳又公式化的补充道:“纸盒里有一张清单,上面记录着大小姐送给江先生的礼物,也希望你能将东西如数归还。”

  芳芳顿了顿,“大小姐说了,如果江先生不想还的话,还请按照清单折现结账,清单上的账号是我本人的号码,如果转账有任何问题,江先生都可以致电给我。大小姐说,从今往后,互不相欠。”

  封砚:哈哈哈哈!涨工资涨十倍!

  江柏尧也有自己的尊严,他能过来,已经是一反常态了,现在听到芳芳这么说,只隐忍的瞥了她一眼,也不接过她手中的纸盒,转身上车,都没停顿一下,发动车子离开。

  芳芳在原地疯狂辱骂江柏尧。

  这人是不是有病,又得让她多麻烦一趟去找周助理了。

  幸好周助理是一个听得懂人话的正常人。

  陈仙贝并没有在窗户那里偷看这一幕,对江柏尧没有欲擒故纵的不舍,只有快刀斩乱麻的决绝。

  她赤着脚踩在厚厚的羊毛地毯上,来到了衣帽间。这个衣帽间放着她妈的巨幅照片,这照片当年惊艳了不少影迷,后来她长大了,也就让人重新放大洗了出来。

  她在照片旁边坐下,侧过头,脸上带着孺慕的神情。

  看了一会儿后,她抱着膝盖,头轻轻地靠着那巨幅相框上。

  就好像,小时候靠在妈妈的肩膀上撒娇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觉得好想妈妈了。

  封砚透过铜镜看到的就是眼前这一幕,他愣住,抿了抿唇,想要安慰她,却发现,她这会儿根本就听不到他说的话,仔细想想,就算她现在在他身边,他也不知道能跟她说什么。

  他也默默地看着她,就好像是陪着她一样。

12133 184533 MjAyMS8wMy8xNy8jIyMxMjEzM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17/12133_1845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