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32.(这耳东陈小姐是怎么回事,...)

书名:古早文女主,你不配拥有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林绵绵 更新时间:2021-04-06 12:01:13

  江柏尧是一个克制的人, 从小到大他的人生早就被安排好了。多少岁大学毕业,多少岁进入公司,多少岁找一个门当户对的未婚妻,这些不必他父母插手, 他心里都有数, 一直到这两天为止,他对自己的人生步伐都很满意, 有条不紊地朝着他的目标走去, 可是现在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偏差。

  他的未婚妻主动提出了解除婚约。

  这两天的种种不对劲,似乎都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出口。

  他只是不喜欢计划被人打乱的感觉。

  他只是不喜欢太过棘手的境况。

  今天还有重要的会议, 参与者都是董事会的元老。他仍然是西装革履、脊背挺直来到会议室门口,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这高层的会议室的大门没有关上, 好像是有人故意希望他能听到这些老东西肆意评价他一般。

  “你们收到陈家的请柬了吗?”元老A随意开口问道。

  陈家办事也是绝, 让人挑不出错来。

  对外要办宴会, 请当时的宾客再过来, 将昔日的礼金如数退还, 一份不收。

  其中的意思围观群众也能猜得到,无非是想彻底抹掉跟江家的这一段。

  元老B嗤笑:“当然收到了。之前就听说过, 江柏尧对陈家大小姐冷淡生疏得很, 连陈家的大伯跟叔公住院, 他都是最后一个过去,这还不是陈家的女婿,就敢这样怠慢,也难怪陈家一肚子怨气, 谁不知道陈家在江南那边的人脉,现在解除婚约了, 江柏尧拟定的三年以内攻克江南市场就是一场白日梦了,那些江南的家族绝对不会再买他的账。”

  “可不是,之前就听说过,江南那些家族的老爷子老太太都是陈家老两口的至交好友,我去打听了,陈胜羽过几天就会去一趟江南,你们猜她过去做什么?”

  元老C是脾气最火爆的,拍案而起,“那小兔崽子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什么狗东西,我儿子统计了数据,他上任这两三年以来,公司的年利润根本就没涨多少,去年还降低了五个点,反正今年的董事会,咱们几个都要跟□□说,这总经理的位置他儿子是别想坐了,晦气!”

  江柏尧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

  他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

  那些元老们也不再多言了,只是开会时语气都不怎么好。

  好得起来吗,他们都捏着□□的股份,公司的年利润直接关系着他们的分红,现在看着这么一个毛头小子可劲儿的作死,随时都有拖集团后腿的可能,夺人钱财如同害人父母,谁能忍得了?

  江柏尧一天下来,也是怒气难忍。

  最后只能约好友温嘉树喝酒消愁,温嘉树也很好奇,现在外面就没人相信他们取消婚约时对外宣称的理由,谁都知道,肯定有更隐蔽的事情。

  酒过三杯后,温嘉树问道:“说吧,陈仙贝为什么跟你退婚?”

  江柏尧实在是不愿意说。

  即便是对着好友,他也不想把蒋萱摆在明面上来。

  “没有为什么。”江柏尧显然不愿意谈这个话题。

  温嘉树却说:“其实呢,我之前就提醒过你,这女人是要哄的,你对陈仙贝不上心,你以为她看不出来,嗨,我就不明白了,是你自己主动选择联姻这条路的,那就该走好啊。”

  “我没你懂。”江柏尧说。

  他只是不懂,他明明跟蒋萱没有任何超过界限的举动,他很清楚自己有未婚妻,所以只将过去的一段深藏在心里。

  这样也不行吗?

  温嘉树自顾自地说:“你看我,我当初决定了要跟我老婆在一起结婚,我就没指望能靠联姻来坐稳自己的位置。”

  这就是温嘉树的想法了。

  既然选择联姻,也从中获利了,那就该好好走这条路。

  “不过,你究竟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温嘉树喝了一口酒,想起什么又问道:“我看陈仙贝这次很绝,摆明了是不想跟你沾关系了,我寻思着,肯定是你做了什么事,不然她怎么连我老婆的电话跟微信都拉黑?”

  刚才还沉默寡言的江柏尧,缓缓地抬起头来。

  他本来就有胃病,现在晚饭都没吃就来喝酒,胃部已经开始隐隐作痛了。

  这股痛令他神经似乎都在拉扯着。

  “拉黑?”

  “对啊。”温嘉树说,“我老婆听到风声后就想问问陈仙贝,然后发现自己被拉黑了。”

  江柏尧的意识逐渐混沌。

  也许是酒精终于起到了效果,他感觉自己的视力听力都衰退了。

  温嘉树中途出去接电话时,他鬼使神差的从口袋摸出手机,看着通话记录里的陈仙贝号码,下意识地拨了出去。

  这一刻,世界似乎寂静了。

  他不给那边反应的机会,在机械般的女声传至耳膜时,他立马挂断了。

  *

  陈仙贝带着照片进来空间时,发现封砚已经漂亮的将第四个任务完成了。

  凉亭下面的小池子里已经填满了水。

  封砚已经累成了一条死狗,正生无可恋的躺在草地上,目光呆滞的看着天空,就连陈仙贝进来了,他也没看她。

  他太难了。

  只有一个木桶,却要一点一点的填满一个小池塘。

  腿都跑细了好几圈。

  陈仙贝凑到池子旁看了一眼,也觉得不可思议。

  还以为他会用好几天的时间完成任务,没想到才一天,他就办成了。

  封砚有气无力地说:“你不来确定一下我的鼻息吗?”

  陈仙贝想到这井水的妙用,没搭理他,仔细地给自己洗手,拿出手帕来沾了些水,一点一点的将自己的头发打湿。这井水实际上就是灵泉,只是跟别的空间文学不一样,她没办法将水取出来带到现实世界。或许以后可以,只是现在还不行。

  既然有神奇的作用,那当然不能浪费。

  封砚坐了起来,看到的就是眼前这一幕。

  穿着白色睡裙的女人正坐在池子边的石头上,一只手梳理柔顺的长发,一只手在用帕子轻轻擦拭。

  陈仙贝的头发护理得很好。

  他不自在地移开了视线。

  这耳东陈小姐是怎么回事,还真不把他当外人。

  他四处张望,还真别说,看着这空间焕然一新,他很有成就感,因为这都是他的劳动成果。

  封砚完成了任务,空间自然也会有所奖励,就在陈仙贝简单地洗了头发后,凉亭的石桌上出现了一个古董手持铜镜。

  这个铜镜,跟陈仙贝的手机一般大小。

  镜边雕刻着复杂的花纹,一看就是老物件了。

  封砚跟陈仙贝凑在一起研究,铜镜里是两张好奇的脸。

  下一秒,这个铜镜里传来滋滋滋的电流声音,很有恐怖片的氛围感,封砚吓得差点将这镜子扔出去,还好陈仙贝眼疾手快,将这镜子拿稳了,她看了他一眼,对他的胆量有了重新的认识。

  封砚死鸭子嘴硬为自己辩解:“你不知道我为了填这个池子有多累,累到手抽筋了,刚刚就是。”

  陈仙贝笑,“那你休息一下,我拿着就好。”

  封砚:“……”

  很快地铜镜里传来影像。

  这就是空间说的观看现实世界的媒介吧?类似于手机视频。

  映入眼帘的是一处窄而陡的木楼梯。

  镜头是从下而上的,只见楼梯上是一片黑,按照恐怖片的剧本,随时都会有一张鬼脸闯进来,封砚直觉不妙,悄悄地闭着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则是在观望,如果有一点点不对劲,他会立即闭上他的双眼。

  陈仙贝倒是一脸期待的样子。

  出现在铜镜里的会是什么呢,空间发布奖励时说过,是现实世界的片段。

  突然地,楼梯上出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

  封砚果断地闭上眼睛,克制住跑开的冲动。他对恐怖片着实是有心理阴影了,刚才视频里那女人他只瞟了一眼,却也看到了对方穿着白衣,披散着头发,骇人得很。

  陈仙贝看清楚视频里的女人是谁后,很惊奇地咦了一声。

  “居然是她。”

  封砚这才睁开一条缝,见视频里的女人没有眼睛流血,悄悄地松了一口气,这会儿也有了好奇心,问道:“你认识?”

  陈仙贝点头:“就是江柏尧喜欢的人。”

  封砚了然,原来是狗男女中的女。

  他也兴致勃勃的观看起来。

  蒋萱握着手机,江柏尧的电话,她就是下不了决心按下去。他们已经几天没有联系了,现在陈仙贝跟江柏尧退婚,以她对陈家的了解,陈家绝对不会忍耐,那么江柏尧肯定也会知道关于六十万的事,也会因此知道,她已经提前发现陈仙贝有所察觉,她一定要给一个解释。思来想去,她也想到了解决办法。

  她望着这楼梯,深吸一口气,脸上带着视死如归的神情。

  陈仙贝似乎已经猜到了她要做什么,眼疾手快的在铜镜视频里点了点。

  这个铜镜跟现实生活中的视频软件一模一样,有加速键,也有暂停键,自然也会有截屏。

  她刚点下去,视频里的蒋萱下一秒钟就刻意地从楼梯上滚落下来。

  她撞到了楼梯坎,额头开始冒出血珠。

  整个人以一种极其诡异的姿势瘫软在地上,她低低地倒抽一口气。

  观者封砚目瞪狗呆:……这女人怎么回事!

  画面上显示,已经成功截取视频一分钟。

  陈仙贝表情淡淡,她并不惊讶蒋萱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在原书中,蒋萱也是一个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的人,这点苦肉计对她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这个视频不知道能不能带到现实世界去。

  正在这时,画面上出现了一行字――

  【主人,是否发给与现实相关的人?】

  陈仙贝果断地选了“是”。

  封砚见她这番操作,诧异地问道:“你是不是想发给那个姓江的?”

  陈仙贝说:“为什么不呢?”

  既然动动手指就能办到,为什么不呢?

  以原书男主角前期对女配角的上心,他肯定是要飞去国外一趟的,也肯定是会好好心疼一番的。

  就是不知道这个视频会随机发给谁,陈仙贝很难得的升起了些许恶作剧的微妙之情。

  陈仙贝压根就没打算放过江柏尧跟蒋萱。

  当时她跟大伯说的话也是她的心里话,一切来日方长。

  封砚见她这样回答,心里莫名掠过一丝难以言喻的晦暗。

  她是不是还在意那个姓江的?

  陈仙贝浑然未觉封砚此刻意外地很沉默。

  她不是圣人,面对如此算计戏弄她的两个人,还能说服自己以和为贵,她一直觉得,之所以有祸害遗千年这句话,全是因为好人不去计较,或者没办法计较,老天爷筛选“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也是随机的。她的人生,愉快享受跟绝对反击,并不会冲突。

  她从来都不是和善的人,不是吗。

12133 184508 MjAyMS8wMy8xNy8jIyMxMjEzM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17/12133_1845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