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31.(“我会让他知道,他没有资...)

书名:古早文女主,你不配拥有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林绵绵 更新时间:2021-04-05 10:31:15

  江宅。

  江夫人已经将手机关机了, 她真的不想听到“退婚”这两个字了,尤其是来自她的塑料老姐妹温夫人的关心,让她如鲠在喉。

  她坐在梳妆台前,看着自己这两天猛然而增的皱纹, 越想越气。

  作为一个母亲,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绝对不会怪自己的孩子, 她只有将怒气全都对准了蒋萱, 见丈夫还在气定神闲地看着报纸,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抱怨道:“这段时间真是让人看足了笑话,一个个都来跟我打听,问仙贝跟柏尧退婚究竟是为了什么!”

  江先生眼皮都没抬一下, 只道:“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现在就沉不住气了。

  “你什么意思?”江夫人放下手中的瓶瓶罐罐, 赶忙来到床边坐下, 试探着问他, “难道是指陈家会报复我们?”

  江先生抬手捏了捏鼻梁, “这倒是其次。陈家也不会做得太过分。”

  “那?”

  “柏尧不懂分寸,他要是跟那个蒋小姐断了, 也就罢了。”

  太阳底下无新事。

  江家的危机不过是眼前的, 只需要平平静静的让人看笑话, 过一段时间后众人也会忘记。

  怕只怕,这只是一个开始,之后会有层出不穷的后续,供人茶余饭后成为笑谈。

  江夫人错愕不已, “那当然是要断掉!”

  她才不会跟一个帮佣成为亲家,更不会让一个心思深沉的女人成为她的儿媳妇, 那她会被人笑话一辈子的。

  江先生平静地注视妻子,“你太想当然了,如果柏尧能拎得清,那么就不会发生这件事。”

  江夫人被这样一点醒,这才明白过来,最大的危机不是陈家,而是自己的儿子。

  “陈胜羽之前是不是提到了那贱人……”江夫人气愤不已的说。

  江先生打断了她,沉声提醒,“慎言。”

  江夫人果断改口,“那位蒋小姐是不是还欠陈家六十万,看样子她肯定是不会还这个钱的,柏尧该不会去还这个钱吧?”

  越想就越觉得可能,江夫人第一反应便是:“不如我们冻结柏尧名下的卡吧,要是他给那个女人换了债,以后更加说不清楚了,这样一来还会激怒陈家,完全是得不偿失!”

  “你儿子今年多少岁了?”江先生淡淡的,“还玩冻结资产这一套?”

  “那你说怎么办!”江夫人烦躁极了,“我看这个蒋小姐绝对会闹得我们家不得安宁,这种女人我见多了,一个个心比天高,都想攀权富贵,也不怕摔死!”

  江夫人又将在陈家大门口遇到蒋萱妈妈的事说给丈夫听,一脸不屑。

  “柏尧要是敢把这样的女人带回家,我就一头撞死。”

  江先生看着妻子,看来陈家解除婚约这件事给了她很大的打击。他真是很久没有见到她这幅模样了。

  他跟很多年前一样,慢慢地教她,“问题从来都不是出在那位蒋小姐身上。她无足轻重,柏尧如果没有这个心思,她使出浑身解数也没用,现在的重中之重是,要把柏尧给拽回来。”

  坦白而言,这次的事情,令江先生对儿子非常、非常失望。

  “下周一开始,我会去公司。”江先生的一句话令江夫人大惊失色。

  江先生现在早已经有退休的迹象,在这个节骨眼上又回去公司,不是明摆着对儿子已经不满到了极点。

  “不必吧。”江夫人艰难地劝解,“柏尧在公事上很拎得清的,你不是还夸过他能力很强吗?你这样回去的话,董事会也会诸多猜测的,到时候柏尧在公司……”

  江先生打断了她,“犯错了就要付出代价。”

  他沉声道:“我会让他知道,他没有资格任性。”

  在很久以前,他就教过儿子,小孩子可以犯错,但成年人不可以,江家的继承人尤其不可以。

  很可惜的是,儿子似乎没有将这话听进去。

  江夫人知道丈夫的为人,决定了的事就不会有回旋的余地,一时之间她终于明白丈夫说的这只是一个开始是什么意思了。一旦公司的董事会以及江家的旁支知道蒋萱的存在,知道儿子是怎么对待陈家以及仙贝的,所有人都会开始质疑,质疑他如此品性,如此拎不清,那么究竟能不能胜任总经理这个位置。

  在豪门里,联姻并不是两个人的事,而是两个家族、两个集团的大事。

  *

  陈家跟封家婚约解除的事情,在燕京也算得上是一件令人瞩目的大事。

  蒋母在陈家呆了十几年,自然也有交好的朋友。也就顺理成章的知道了这件事,她有些不敢相信,第一反应就是给女儿蒋萱打电话质问:“你还说你跟那个江先生只是朋友,只是朋友的话,大小姐为什么要跟江先生退婚!你说,你究竟都做了些什么,妈真是被你害死了!”

  蒋萱听到这个消息,止不住内心的恐慌,手机都掉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乱了,一切都乱了。

  这简直脱离了她的初衷以及计划。

  她深知江柏尧是不可能为了她放弃陈仙贝的,她也有自知之明,所以她愿意等,在大洋彼岸等着他,逐渐地占据他内心的全部。结婚了不是不可以离婚,她最初的计划也是希望江柏尧跟陈仙贝结婚,等他们结婚几年后,她再慢慢地上位,待那个时候,江柏尧跟陈仙贝离婚,也不会是什么大新闻。

  她也相信那时候江柏尧已经完全掌控了江家还有江/氏。

  到时候他是二婚男的身份,他再结婚,即便对象是她,也不会引起轰动,她仔细地研究过了,这个圈子里不是没有这样的例子,多得是联姻夫妻感情破裂,男方后来另娶她人,有的是娶娱乐圈的女明星,有的是娶家世背景都很平凡普通的人……这些人都成功了啊,凭什么她就不能成功。

  一切都进展顺利,她唯独没有算到陈仙贝会提前知晓她跟江柏尧的关系,甚至还会退婚!

  别说江柏尧现在不会娶她,就是他提出来了,她敢嫁吗?

  陈家是不会放过她,江夫人跟江先生更不会放过她,只怕是现在活吞了她的心都有了。

  正在蒋萱心烦意乱的时候,中餐厅的老板找到了她,见她在发呆,面露不满,“蒋萱,你之前说你手脚麻利,我才雇佣你的,这几天都有很多客人反应投诉你,有人说你动作慢,有人说你端菜的时候手指头都伸到了菜里面很不卫生,你怎么解释?”

  蒋萱从来就没有过过这么苦的日子。

  她在陈家时,也过得很舒服,后来出国留学了,之前都是陈家在资助她,她还有大把时间研究江柏尧的喜好。现在为了赚学费生活费,一天打三份工,精力根本跟不上,自然在工作中会出现懈怠的情绪。

  “我、我以后会注意的。”蒋萱垂着头,小声地说。

  认错倒是认得很快,她在陈家时也是这样。

  不过中餐厅老板也不吃她这一套,反而更不耐烦的说,“我这里也不是什么慈善机构养闲人,你明天就不要来了,这是你的薪水,你拿着。”

  蒋萱愣住。

  中餐厅老板见她不接,直接将装着钱的信封扔在一边。

  过了好一会儿,蒋萱才备受屈辱的去拿过信封。

  很薄很轻。

  她只在这里上了几天班,累死累活一刻都不敢歇息,可赚到的钱,对于学费跟生活费而言,仍然是杯水车薪。

  蒋萱垂头丧气地回去宿舍,正好碰到了室友。

  室友正在跟人煲电话粥,堂而皇之的在客厅里高谈阔论:“你说刘菲菲啊,她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她家里不是很穷吗,还记得初中的时候,穿的球鞋都是破的,但她大学时,傍上了一个富二代,那富二代有女朋友,她还是臭不要脸的跟在那富二代身边,反正呆了差不多两年吧,那富二代给了她一套房子,还给买了车跟店铺,现在小日子过得滋润噻。”

  “人家多聪明啊,图钱就图钱,捞得也不少,再看看唐柔语,跟人家富二代谈恋爱,结果在一起三年,艹什么坚强独立小白花人设,硬气得很钱啊包啊都不要,以为这样能让人家高看一眼,增加嫁入豪门的资本,结果人富二代也渣啊,理直气壮地白嫖蓿这下好了,人富二代要回归家庭了,她什么都没拿到。”

  正在倒水的蒋萱忽地僵住。

  室友那边还在讲电话,“不跟你说了,我室友回来了。”

  挂了电话后,室友打量着蒋萱。

  蒋萱明明知道室友不是在含沙射影,可这一刻还是有些心虚,以为对方知道了她的事。

  “怎么了?”她轻声问。

  室友指了指她的发际线,问道:“你是不是生了什么病?”

  蒋萱疑虑的看她。

  “我看洗手间里你掉了很多头发。”室友说,“而且你脸色好差,感觉有点发黄。是不是生病了,生病了要去看医生的。”

  蒋萱:“……”

  她是愁的,累的。

  这几天做梦都梦到自己被告上了法庭,惊醒过来,再看看日历,发现陈仙贝律师给的期限越来越近,而六十万她连十分之一都没凑齐,自然是焦虑,难道她要跟江柏尧要钱吗,越是这个节骨眼,她越不能要他的钱,否则就坐实了她是冲着他的钱,而且她也实在是开不了这个口。

  这六十万究竟要怎么还!

  她心急如焚,整晚整晚的睡不好,自然会掉头发,每天都没休息好,却还要打三份工,铁人都扛不住,更何况是她。

12133 181619 MjAyMS8wMy8xNy8jIyMxMjEzM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17/12133_1816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