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30.(【头像是我,你不满意?】...)

书名:古早文女主,你不配拥有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林绵绵 更新时间:2021-04-05 10:29:16

  如果不是顾念着这是在陈家, 她不好发威,她真恨不得好好的教训这个女人,但她跟这个下跪的女人不一样,她是江太太, 是上流社会的江太太, 这种人,她多看一眼, 都嫌脏了眼睛, 更别说为她的话动怒了。

  于是满腔怒火只能忍着,忍得脸色都在发青。

  江夫人扭头小声地问芳芳:“这人是谁?”

  芳芳在心里撇了撇嘴, 明知故问。现在她什么都知道了,知道蒋萱跟江柏尧的那档子事,她背地里很是为大小姐打抱不平。

  那么好的大小姐, 怎么遇到这种事!

  芳芳立马添油加醋的假意抱怨:“是家里以前的一个帮佣, 好像是她女儿做了什么对不起陈家的事吧, 她这段时间天天跑上门来跟大小姐道歉, 说是道歉, 可她就跪在门口,嘴里就说着这些话。幸好这里别墅都隔得够开, 不然不是让人看了笑话?”

  江夫人气血翻涌, 险些没能控制住自己的表情。

  什、什么?

  天天跪在陈家说这些话?

  那要是旁人听了, 她儿子名声还要不要了?

  这姓蒋的母女俩是想害死她儿子不成!

  她的儿子她是了解的,对男女之事根本就不是很上心,一个男人,放着正儿八经的未婚妻不要, 去喜欢一个帮佣的女儿,这其中要是没点猫腻, 她名字倒过来写,肯定是那姓蒋的女人处心积虑,想要攀上江家!

  现在还反咬一口,说她儿子缠着她,说出去谁会相信?

  以为是什么倾国倾城的国色天香吗?

  蒋母也听到了芳芳的这句话,头脑一热,生怕大小姐会被芳芳撺掇着真恨上她跟女儿,当即便否认道:“芳芳,话不是这样说的,我们家小萱为人怎么样,大家都有目共睹,我们家小萱很单纯很简单的,她也是被人骗了!”

  谁不知道芳芳也在觊觎大小姐助理这个位置,这会儿找到了机会,肯定可劲儿的将她女儿往死里踩。

  芳芳翻了个白眼,“还被人骗,你干脆说是别人勾引的她好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蒋萱是什么令人丧失理智的大美人呢!”

  “还简单单纯,我呸,碰上这档子事,大小姐才是倒了八辈子霉!”

  蒋母一噎。

  保安亭的保安已经往这边看来,江夫人气得发抖。

  陈仙贝点到即止,喝道:“够了,这里不是说是非的地方!”

  芳芳不说话了。

  蒋母倒是有心想把锅全部甩到江柏尧身上,可看到有外人在,只好憋了回去。

  江夫人也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她不能失态,不能跟市井泼妇一样跟这个女人厮打在一起,她深吸一口气,脸上挂着的依然是完美的笑容,对陈仙贝亲切地说:“仙贝,既然你还有事,我就不打扰了,伯母说的话,你再考虑考虑,好不好?”

  陈仙贝微笑着说:“您费心了。”

  考虑是不可能考虑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去捡垃圾,只是经过这一出,相信江夫人也不会再轻易过来了。

  等目送着江夫人上车离开后,陈仙贝又自顾自的欣赏了一下蒋母下跪垂泪的模样,似是低喃,“芳芳,你说都没留江夫人喝杯茶,她会不会怪罪呢?”

  蒋母这才反应过来,她不敢置信的抬起头,刚才那个夫人难道是那位江先生的母亲……

  瞬时间,她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脸色惨白。

  芳芳回道:“当然不会,谁不知道江夫人最喜欢您呢。”

  陈仙贝满意了,转身往屋子里走去。

  芳芳咽不下那口气,对着蒋母啐了一口,“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吧,还有脸跑到这里来用这种方式逼迫大小姐原谅你,你们也配?恶心的一家人!”

  陈仙贝对这个结果很满意。

  她觉得,蒋母应该不会再来陈家刷存在感了。

  想到江夫人离开前,那都快挂不住的脸色,陈仙贝忍不住想,究竟是什么令蒋萱冒险走这样的钢丝,难道蒋萱不知道,她选择的这一条路,并不比登天简单多少吗?

  江夫人坐在车后座,久久都没消气。

  她死死地捏着手包,第一次对儿子产生了怒气。

  明知道江家看重脸面,为什么偏偏要去喜欢一个帮佣的女儿,难道要她跟一个帮佣成为亲家吗?凭什么。

  与此同时,江/氏/集团的总经理办公室里,江柏尧正在认真地处理公事。

  今天他还是照常上班,照常处理公事,在开会的时候,也是一丝不苟,跟昨天、前天的他没有任何的区别。

  即便是他身边的周助理也没有察觉到他的不对劲来。

  只在茶水间冲泡咖啡时,才猛然想起来,江总今天还没吃早餐。

  不过现在已经是午餐时间了。

  江夫人虽然怪儿子,可也担心他,早早地就让厨房炖了汤让人送过来,当周助理提着保温桶来到办公室时,江柏尧正在签合同,余光瞟到他手里的保温桶,忽地一怔。

  那一瞬间,他很确定,自己的心跳慢了半拍。

  空中飘着的每一颗浮沉,都是一个场景。

  此刻映入眼帘的便是有一回他胃病发作,她过来给他送汤。

  那时候公司其他人已经下班,窗外正在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她正弯腰在拧开保温桶的桶盖,柔顺的长发滑落正好遮住了她的侧脸。他正好抬起头来,那汤的浓香都窜到了他的鼻间,暖暖的。

  他喝汤时,她会温柔地注视他。

  他似乎是上帝角度,看着那个“他”只看了她一眼,便低头喝汤,而她只是安静地坐在一旁。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也看得到她的决绝,明知道她不可能再过来,但这一刻看到周助理提着保温桶,内心依然升起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希冀。

  周助理将保温桶放在一边,态度恭敬地说:“江总,这是夫人让人送来的。”

  江柏尧垂下眼睑,低低地嗯了一声。

  他几乎一夜未睡,嗓音微微沙哑。

  *

  当天下午,燕京很多家族都收到了陈家跟江家解除婚约的消息。

  他们能够打听到的,无外乎是江柏尧跟陈家犯冲,并且跟陈家的大小姐性情不合,由于工作忙碌,很长时间都没办法相聚,于是重新回归到朋友的关系。两人是友好分手,两家共同合作的项目也将不受影响的继续展开……江家这边正在用力地捂着,尽力不让外人知道取消婚约的真实缘由。

  陈家正好也有此意,等婚约圆满的取消了,他日江柏尧无论跟谁在一起,再被谁查出蛛丝马迹来,那就跟陈家没有关系了。

  其他好事者都在唏嘘:当日去参加订婚礼时,是那样的郎才女貌,结果现在离结婚也只有一年多了,居然分手。

  当然也有人发现,江家今年似乎在走背运了。首先,江家的小辈撞伤了封家老二,现在封家是什么情况,大家都不知道,但江家肯定是得罪封家了,其次,因为得罪了封家,江/氏/集团的几个项目都遇到了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实在棘手,最后,陈家居然提出跟江家取消婚约,连这个强有力的盟友都失去了,可谓是腹背受敌。

  陈家是有头有脸的人家,给几个世交都发了请柬。

  当时订婚时办了宴会,那么现在取消婚约自然要断得彻底、干净。

  陈仙贝浑然不受打扰,她还记得封砚的嘱托,登录微博去搜他的账号。

  她还记得当时他一脸羞耻的将他的微博名说出来的模样。

  【头像是我,你不满意?】

  她一边搜索着,脸上还带着轻松的笑意。

  他怎么会取这样的微博名。

  当然,现在陈仙贝是还不知道封砚的微信名是燕京第一美男子,不然她可能就会觉得微博名还算正常的了。

  点开他的头像,是一条样子呆呆的大狗狗,点开他的主页,发现他发了近一万条的微博。

  陈仙贝呆滞。

  她随手翻了翻他发的那些东西,忍俊不禁。

  他不是说微博里有全家福吗,她搜了个遍也没看到,后来灵机一动,悄悄地关注了他,这才发现他也发了不少只有粉丝可见的微博,从中找到了他说的那张全家福。

  她将这张照片打印出来后,便听到敲门声,赶紧将它藏在枕头底下。

  进来的人是陈胜羽,手里端着一杯热牛奶,笑意盈盈的过来,在床边坐下。

  “是看了什么好笑的段子吗?”陈胜羽问。

  陈仙贝不解。

  陈胜羽指了指她的眼睛,“眼睛都在笑。”

  “是看了很有意思的人的微博。”陈仙贝接过杯子,小口喝了一口牛奶。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陈胜羽本来还很担心侄女的,但现在看她这样子,她也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12133 181585 MjAyMS8wMy8xNy8jIyMxMjEzM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17/12133_1815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