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29.(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只允许别...)

书名:古早文女主,你不配拥有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林绵绵 更新时间:2021-04-04 09:09:10

  虽然相处的时间并不长, 不过也足够陈仙贝了解封砚这个人。

  封砚太过简单,被家人保护得很好,如同一张白纸,令人一眼就能看穿。

  陈仙贝一看他这惊讶的表情, 不用深思, 就知道他的小脑袋瓜里都在脑补些什么,为了防止他继续发散思维, 她果断掐灭了他的联想, 主动开口打补丁解释道:“我不算认识你大哥,只是在饭局上见过几面, 当时看你就觉得眼熟,因为你跟你大哥长得很像。”

  想了想,他脸上震惊的神情还没有很好地收敛起来, 她又补充了一句, “我跟你大哥不认识。”

  封砚下意识地摸了摸脸, 想起很重要的事情, 他又盯着她, 问道:“饭局上?你是哪里人?”

  其实,现在陈仙贝才猛然想起, 有那么短短几天里, 眼前这个男人, 似乎差点有可能成为自己的未婚夫。

  他知道这尴尬的一出吗?

  她比较倾向于,他应该是不知道的。

  因为当时陈家跟封家并没有真的联系上,只是那个时候姑姑正好认识封辞太太的表哥,最多也就是搭了几句话而已, 而且很快地,姑姑就打消了心思, 她跟封砚都没有见过面。

  只要她不觉得尴尬,那么尴尬的就是别人!

  也许他什么都不知道。

  抱着这样的想法,她的心情跟语气都意外地平静了,点了下头,“燕京人。”

  封砚这下又诧异了,“你的口音一点都不像!”

  陈仙贝解释说:“我奶奶是江南那边的人,小时候我都跟奶奶住在江南……反正,口音就被影响了。”

  也不只是这么简单,小时候,她在江南呆的时间跟在燕京呆的一样长。

  以前她也是燕京口音,奶奶老了以后总是惦念着老家,那时候爷爷跟大伯为了让奶奶开心,家里的帮佣大多数都是南方人,她也刻意地在家里在奶奶面前说江南话,时间长了,大概后来也是每一天都在思念奶奶,不自觉地,口音竟然再也改不过来了。

  “挺好听的。”封砚胡乱地应了一声,又试探着问道:“那你姓什么?”

  他简直没想到仙贝居然见过他的大哥!

  这个认知,令他仓皇之余,生出一丝惊喜来。

  尽管他也不知道这惊喜究竟从何而来。

  也许是在这诡异之地,碰到的不仅是人类,还是老乡,还是认识他家人的老乡。

  陈仙贝拿过他手中的枯木枝,在地上写了一个陈,“耳东陈,正式介绍一下,我叫陈仙贝,是真名,骗你你是狗。”

  封砚莫名的就觉得这个名字也有些耳熟。

  他想了一下,能几次在饭局宴会上碰到他大哥的,大概率也是燕京豪门圈的人。

  燕京姓陈的倒是有几家。

  这一刻,他的脑内像是住着一个叫福尔摩斯的侦探,正在逐步推理计算。

  她说过,她已经订婚了,遇到了渣男,正在办理退婚事宜。

  陈家有女儿,这个年纪的又订了婚的……

  封砚极为艰难地转过头看她,不会吧?

  不会这么巧吧??

  “你好,陈小姐,能冒昧的问你一个问题吗?”封砚干巴巴地说。

  陈仙贝:“?”

  干嘛这么正式,还文绉绉的。

  “说。”

  封砚不停歇地问出了口:“你那狗娘养的未婚夫,该不会姓江吧?”

  陈仙贝看他这反应又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他、居然知道那件事!

  其实也没什么值得尴尬的,他们两个人又没见过面,也没相亲,只是牵线人提了一句、并且没了下文而已。陈仙贝整理好思路,大方地点头:“是姓江。你们认识?”

  封砚:“……”

  他自闭了。

  陈仙贝又见他跟大狗狗一样,耷拉着脑袋不说话。

  她探出手指,戳了戳他的手臂。

  他立马收回手臂,一副好似被她侮辱了的模样。

  她顿时笑出声来,十分愉悦。

  “其实,这也算是缘分,是不是?”

  封砚小声嘀咕了一句:“孽缘才是。”

  可不是,这段时间占据他少男心事的仙贝,居然是将他单方面从未婚夫备选名单中无情删除、令他倍感丢脸的仙贝。

  突然地,他又想起她选择的那个江,以那样恶心的方式绿了她、渣了她,心里又有些不是滋味,既想很欠揍的跟她说,你看走眼了吧,你选错了吧,可这个念头刚从脑子里升起,便被他按下。

  万般思绪,化为了一个问题,一个从一年多以前他就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耳东陈小姐,我可以再问你一个问题吗?”

  陈仙贝摸了摸下巴,“你还挺多问题的,问吧。”

  封砚大声地,“我到底哪里不好?你说,你说!”

  陈仙贝低头闷笑。

  封砚听到她笑,肩膀一松,没好气地说:“你不知道,就因为你们家把我刷下去了,我爸开麦嘲讽了我整整一个星期。”

  陈仙贝又探出手,笑眯眯地戳了他一下,很认真地说:“你没有哪里不好,是我不好,我眼睛不好。”

  啊这……

  封砚又别扭地安慰她。

  还好他们俩都不是矫情的人,相认剧情之后,各自倒是比之前更放松了。

  在封砚刚提出自己这次要的奖励是封家的全家福来“望梅止渴”时,凉亭柱子上又出现了任务,这一次跟前三次都不一样了。

  【任务④:用井水填满干涸的小池子。】

  【奖励:可每日在线一个小时观看现实世界,频道随机,不可挑选。】

  封砚一跃而起。

  就连陈仙贝都很意外,这次的奖励很不一般,如果她没理解错意思的话,应该是完成这个任务后,封砚每天在空间里都能像是看电视一样,看到现实世界发生的种种。

  *

  陈仙贝刚梳洗好准备下楼吃早餐时,芳芳就过来汇报了情况,“小姐,江夫人过来了,说想见你一面。”

  江夫人会一大早过来,这件事早在陈仙贝的预料中。以她对江夫人的了解,即便她跟江柏尧对外公布取消婚约了,江夫人仍然不会放弃要重新撮合他们。在原著中,男主角能够追妻成功,江夫人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助攻,从中帮了不少忙,为男女主角制造了很多独处机会。

  正当陈仙贝准备说不见时,芳芳又道:“我刚才从监控中看到,蒋萱她妈正在往这边赶来。”

  这段时间,蒋母几乎每一天都会过来碰运气,说要见她,每一回,都真心实意地下跪,有那么一回,还差点跪晕过去。

  芳芳对蒋母有很深的意见。

  这是想做什么,简直是牛皮糖,甩都甩不开,恶心死了。

  陈仙贝轻声笑道:“她昨天不是没来吗?”

  芳芳想了想,“还真是,昨天没来。”

  陈仙贝毫不意外,蒋母并不比蒋萱要好多少。要说蒋母不知道蒋萱跟江柏尧那点事,谁会相信呢,但蒋母一声不吭,直到被赶出本家后,这才过来求情,蒋母大概也知道,她是这陈家最好拿捏的人,所以,昨天她姑姑陈胜羽回来,蒋母就没过来。

  今天时间也掐得正准。

  江夫人跟蒋母都是一样,是等陈胜羽去公司后,这才敢过来在她面前刷一发存在感。

  要是陈胜羽今天一天都在家,这两个人绝对会老老实实地缩在一边不敢过来。

  思及此,陈仙贝突然有了个主意。

  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只允许别人算计她、没有她算计别人的道理吧?

  她在芳芳耳边低语一番。

  有时候,不是所有的极品都需要自己去应对,她以前在爷爷的书房看过一本书,印象很深,讲述的是借力打力的故事。

  陈仙贝下楼,果然就看到江夫人正坐在沙发上等她。

  江夫人的神色很憔悴,见陈仙贝过来,赶忙说道:“仙贝,昨天我跟你伯父回去狠狠地教训了柏尧一顿,柏尧也认识到了他的错误,他说了,是那个姓蒋的缠着他不放,他心里喜欢的还是你!”

  陈仙贝默不作声的看着她。

  江夫人见她不说话,以为她是听进去了,又继续劝说:“其实仙贝,我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这世界上就没有哪个男人不犯错误,可你看,柏尧跟那个姓蒋的,根本就没发生什么实质性的关系,你相信伯母,只要你给他一次机会,他这辈子都会对你好。”

  在江夫人看来,自己儿子的确是错了。

  可那不是什么十恶不赦、不可饶恕的错误。

  陈家生气,她也可以理解,但她还是希望陈仙贝能让一步,两家各让一步,岂不是两全其美?

  她相信,通过这件事,儿子肯定也会认识到错误,以后对陈仙贝绝对会加倍的好,难道这不是圆满的结局吗?

  何必退婚呢。

  正在陈仙贝无语时,芳芳及时地出现,端着一杯牛奶过来,极为小声地说道:“小姐,她又来了。”

  陈仙贝立马露出头疼的神情,“赶紧让她走吧。”

  江夫人见状,心中警铃大作,看芳芳这避讳的模样,她第一想法就是该不会是哪个追求陈仙贝的男人吧?

  这倒是很有可能!她面容关切好奇询问:“仙贝,是谁?”

  陈仙贝闭口不谈,似乎有些焦急,“芳芳,你快让她走,就说我知道了,我会好好考虑一下的。”

  江夫人:!!

  果然是找好下家了。

  她果断起身,现在还当自己是陈仙贝的准婆婆,是这陈家宅院未来的主人,一点儿都不顾忌,便往门口走去,想要见见究竟是谁令陈仙贝这般伤神。

  陈仙贝赶忙追了上去,“伯母,您做什么?!”

  铁院门外,蒋母形容憔悴,头发也乱糟糟的,看出来被赶出本家后,她过得很不好。

  江夫人见门外跪着的是一个中年女人,哪有什么青年才俊,顿时心下轻松却又疑虑,这人是谁?

  陈仙贝下意识地,将江夫人护在身后,好像是不希望她看到这一幕,面容清冷的说:“刘妈,请你回去,陈家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蒋萱的五官轮廓跟蒋母有几分相像。实际上,蒋萱长得并不算十分漂亮,论起颜值的话,也只能算得上是清秀,在陈仙贝的记忆里,蒋萱无论是外表还是性格,都不是很起眼,如果不是这一切都得到了证实,陈仙贝怎么也不会相信,那个话不多总是默默做事的蒋萱,有这样的野心。

  在原著中,蒋母一开始并不赞同蒋萱觊觎江太太这个位置,是因为她觉得,没有胜算。

  可是在后来的剧情里,随着江柏尧一点一点的表露出对蒋萱的重视后,蒋母心里的天平毫无疑问的偏移了。

  这一次,她见到陈仙贝追出来还是二话不说就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蒋母并没有见过江夫人。

  当时陈家跟江家的订婚宴时,她已经退休,就算要帮忙,也是凑不到前排。

  这会儿见有外人在,她将头垂得更低,小声地啜泣,跪得更真情实意了。

  这就是蒋母的绝招了,总是不动声色地将自己摆在弱者的位置,以此来彰显对方的跋扈不讲道理,对方要是还不原谅,那就太不近人情了。蒋母身上的功夫,被蒋萱也学了个彻底,不过蒋萱比较聪明,她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在处心积虑的安排跟算计之下,终于在江柏尧的心里占据一席之地。

  蒋母一见到她,就立马抽噎着喊冤:“大小姐,您可不能被外人蒙蔽了,我们家小萱是跟您一起长大的,怎么可能会背叛您!她也是被人骗了啊!”

  江夫人这才察觉过来,眼前这位戏多的中年女人是谁,顿时间,她的眼神讥诮又冰冷。

12133 174707 MjAyMS8wMy8xNy8jIyMxMjEzM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17/12133_1747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