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26.(“最后,祝愿江柏尧跟蒋小...)

书名:古早文女主,你不配拥有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林绵绵 更新时间:2021-04-03 16:13:12

  陈胜羽此话一出, 包厢里的空气像是凝滞一般,安静得可怕。

  江柏尧愕然地看着坐在他对面的两人。

  陈胜羽双手抱胸,脸上还带着冷笑,而乖乖地坐在她旁边的陈仙贝则出神地盯着杯中那金菊, 她低垂着眼睑, 令人看不出她此刻脸上的神情。

  江夫人跟江先生都错愕不已。

  还是江夫人嘴唇微颤地说:“仙贝她姑,你这话可不能随便乱说!”

  “乱说?”陈胜羽似乎乐不可支, 歪着头看了江柏尧一眼, “那行啊,既然你不愿意介绍你的心上人, 那我就好心一回。”

  说完,她拍了拍手,下一秒, 尽职尽责的张秘书便推门而入, 手里拿着厚厚的牛皮纸文件袋。

  陈胜羽一边接了过来, 一边笑道:“江柏尧, 你真是骗我们家骗得不轻, 谁给你的胆子?”

  她动作慢条斯理地打开文件袋,从里面抽出一沓文件, 像是当这是什么脏东西似的, 面带嫌弃的扔在桌子上。

  “这里都是白纸黑字的证据, 要是有哪一件事我抹黑了你,你尽管告。”

  江夫人跟江先生面色僵硬。

  谁都没有伸手去拿那文件。

  陈胜羽挑眉看了张秘书一眼,“两位既然不愿意看的话,不如我让秘书给你们念出来?”

  江先生铁青着一张脸, “不必。”

  他拿起离他最近的一张纸,看了一眼, 目光逐渐冰冷。

  “其实这一桩桩一件件,整理起来也很难。”陈胜羽笑,“说起来,您二位可能还不了解这位蒋小姐是何方神圣,跟我家也有渊源,她父亲呢,是个忠厚老实的,从二十出头就在我们陈家工作了,还当了好几年的管家,之后她父亲因为意外去世,我家老太太你们也应该听说过,那是顶好顶善良的人,知道她们孤儿寡母的会过得辛苦,就让人把蒋小姐还有她妈妈接了过来。”

  “那个时候蒋小姐还是个小孩,她妈妈在我们陈家当个帮佣,也是老实本分的,就在去年,我们家仙贝跟江柏尧订婚之前,这个蒋小姐跟我家仙贝说,她想借钱出国留学,等学成归国后,就留在我家仙贝身边当助理,仙贝的性子你们也了解,跟老太太是一模一样的善良,耳根子又软,就一口答应了。”

  陈胜羽微微一笑,“可我怎么查出来,蒋小姐跟江柏尧好几年前就有些说不清楚了。”

  她看向江柏尧,“柏尧,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的心上人出国留学,你怎么都不资助一下,反倒让她求到你的未婚妻这里来?恩,还是说六十万你都没有?啧。”

  江柏尧目光冷然的看着她,似乎全然不惧。

  不过这只是表面上的,他根本就不知道蒋萱是跟陈仙贝借的钱!

  当时蒋萱说想出国看看更大的世界,他也问过她,需不需要经济方面的资助,她坚强地说,不需要,她已经准备好了。

  于是乎,他也没有再多过问。

  陈胜羽又逼问:“江柏尧,这六十万,是你还,还是那位蒋小姐还,给个回答?那六十万,我们都发出律师函几天了,蒋小姐还没有还的意思,是不是你来还?不如今天就结账?”

  江夫人气息不稳,她握着座位的把手,回道:“柏尧,她说得是不是真的?”

  “我们不是那种关系。”江柏尧沉声回。

  江夫人眼里刚燃起一丝希冀,下一秒,又被陈胜羽笑嘻嘻地打破,“其实我用一点点不正当的手段将你们这一年来的短信都打印出来了,不如让大家评评理,看着那些内容再来评测你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江柏尧,看不出来呀,”陈胜羽顿了顿,看向张秘书,“小张,将你统计出来的结果说给江夫人跟先生听。”

  张秘书应声点头,面无表情地说:“据统计,江总每周给蒋小姐发的短信,平均为二十条左右,给蒋小姐通话时长,每周平均为一个小时二十五分钟。江总每周给大小姐发的短信,平均为……准确地说,这一年以来,江总给大小姐发的短信一共二十条,每周通话时长约为二十分钟。”

  这些事情,陈胜羽早就知道了,可这会儿听到,仍然来气。

  她陈家的姑娘,怎么能被人如此轻慢!

  她心疼的看向陈仙贝,陈仙贝似乎察觉到了姑姑的视线,这才抬起头,看了姑姑一眼,安抚着笑了摇了下头,好像在说:没有关系。

  江柏尧盯着陈仙贝,见她露出笑容,心像是被什么扎了一样,泛起一阵轻轻的疼痛感。

  江夫人拿起纸张看了一眼,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她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也不敢相信耳朵听到的话。

  可她了解儿子,儿子现在的反应只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一切都是真的。

  江夫人内心慌乱不已,可还是记得一条:那就是儿子跟仙贝不能散。她以为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是有回旋的余地的,便挤出笑容,还是睁眼说瞎说,下意识地维护自己的孩子,“仙贝她姑姑,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殊不知,这话说得并不恰当。

  江先生赶在陈胜羽发飙之前,瞪了妻子一眼,示意她不要多嘴,接着便沉声道:“我们肯定会给仙贝一个合理的解释,也会解决好这件事的。”

  陈仙贝突然轻笑出声,主动开口,柔声说道:“伯父伯母,我真的很感谢你们这一年多以来的照顾与关爱,你们对我的好,我不会忘记,我会记得在我生病的时候,是伯母守着我照顾我,也记得伯父因为我随口说的喜欢文景山,而特地托人买下文景别墅送给我,我的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不管你们相不相信,在这一年多里,我是真心把你们当成自己的父母对待。”

  这一番话,饶是江先生听了都为之动容,江夫人更是悄悄地红了眼眶。

  “这一年多来,也是因为你们对我的好,我便想着,要对江柏尧好一点。长辈们都是这样教育我的,当时,我是真的很想跟他一直走下去,结婚生子、白头到老,就像伯父跟伯母一样。我以为他生性冷淡,我以为他工作繁忙,所以我都包容也迁就,很多事情我都觉得没有关系,但事实证明,可能是我跟他没有缘分,”陈仙贝目光温柔,说出来的话却是最固执的,“所以,就没必要勉强了,我们不合适。”

  江柏尧听了这话,他猛地看向了她,企图从她面上看出一丝丝开玩笑的神情。

  江夫人直接落泪了。

  她承认,喜欢仙贝,的确是因为仙贝的个人条件很好,是她心目中最完美的儿媳妇,可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这一年多里,她几乎都把仙贝当成自己的女儿一般疼爱了。

  她声音颤抖着说道:“仙贝,男人哪有不犯错的,你就看在我跟你伯父的面子上,给他一个机会,我保证他这辈子再也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陈胜羽听了这话都止不住嘲讽的笑,她看向江夫人,拍了拍掌,“说得真好,可江夫人,你错了,你家江柏尧又不是什么香饽饽,哦,你家江柏尧是宝,敢情别人家就是草?我今天就把话撂这了,我就想给我家仙贝找一个不犯错的男人!”

  “我们家跟别家不一样,不一定非要等抓奸在床才有反应,既然江柏尧有真心喜欢的人,我们肯定是不会做恶人勉强他的,虽然当初是你们江家主动求娶,但现在情况不同了,为了两家好,还是退婚吧。”陈胜羽举了举杯,“最后,祝愿江柏尧跟蒋小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江夫人却看向陈仙贝,期待的看她,“仙贝你呢,我不相信你对柏尧一点感情都没有?难道一个机会都不愿意给他?”

  陈仙贝收敛了脸上的笑意。

  尽管早就预料到了会听到这样的话,但真的到了这一刻,她仍然感到一丝可笑。

  她轻轻地摇了摇头:“我奶奶说过,人最忌讳的是自轻自贱,我不能忍受,所以退婚,从现在开始,我不再是江柏尧的未婚妻。”

  一直是背景板的江柏尧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我不同意!”

  其实说出口后,他也愣住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上说这句话。这会儿思绪太乱,乱到他无意探寻内心深处的真实情绪,飞快地为自己找到了一个理由,那就是他不觉得这件事情有多严重,严重到需要退婚,真的退婚了必然对江家与公司来说,是一场不小的动乱,现在封家那边还未牵上线安抚好,实在不能再出岔子了。

  站在继承者的角度来说,他跟陈仙贝的这桩婚约,带给他的绝对是好处多过于坏处。

  父母对陈仙贝都极为满意,这桩婚约说什么都不能断。

  他为自己找的这个理由,令他慌乱的心情平静了一些。

  对,不管怎么样,都不能退婚。

  陈胜羽冷笑,她本就是暴躁的脾气,之前一直都忍耐着,现在她有些后悔没把自家那脾气暴躁的大哥喊来了。

  江柏尧,这狗崽子就是欠揍。

  她深吸一口气,顺手拿起面前的杯盏,狠狠地就冲他砸了过去。

  “你算什么东西?你算老几?”

  “现在是我陈家说了算,我们说退婚就退婚,并没有在征求你的意见。”

  “轮得到你说话么?”

  那一杯水温度并不算很低,杯中的茶叶都沾在了江柏尧的脸上,他被浇了一身水,此刻狼狈得很。

12133 174412 MjAyMS8wMy8xNy8jIyMxMjEzM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17/12133_1744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