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24.(封砚:嘻嘻~...)

书名:古早文女主,你不配拥有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林绵绵 更新时间:2021-04-02 01:00:19

  封砚一点一点的下去, 越深就感觉到气温逐渐降低。

  陈仙贝知道他害怕,便也蹲在洞口不停地跟他说话,为他壮胆,“那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你看完了吗?”

  她这是在转移他害怕的注意力。

  封砚果然没那么害怕了, 因为耳边就是她的声音。他也大声地回道:“看了两页!”

  事实证明,也许他真的不是读书那块料。明明这样的无聊, 一天大半里也没人跟他说话, 没手机没网络没电视机,在这种情况下, 他还是看不进去……他宁愿望着天空发呆,宁愿去玩泥巴,都不想多看几行字。

  那两页还是他硬着头皮, 磕磕巴巴看的。

  陈仙贝笑了起来, 她的笑声传到洞里, 再传到他耳边, 说起来, 他从她的口音中能听出来,她不是燕京人, 口音很像江南人士, 吴侬软语、娓娓动听。

  他也不自觉地勾起了唇角, “雪饼,你真不会买书啊!”

  陈仙贝也笑,“不是你说你喜欢看书吗?早知道你不喜欢这本,就给你带鲁滨逊漂流记了。”

  封砚嘿了一声, “我是鲁滨逊,你是什么, 星期五吗?”

  “喂!”

  陈仙贝轻哼,“你还知道星期五啊。”

  封砚一边缓缓往下,一边回:“你不会以为我是文盲吧?”

  本少好歹也在国外念了大学回来的。

  洞并没有封砚想象得那样深,没一会儿他的脚就触底了,感觉自己踩到了什么,差点嗷的一声就叫出来了。

  他死死地咬着牙忍着,这种时刻要是吓尿吓出声,岂不是在雪饼面前一点面子都没有了?

  眼前完全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他想起以前课文里形容黑夜,是伸手不见五指。

  这就是了。

  他忍着头皮发麻的感觉,开始在这洞里找所谓的地图。摸着摸着,就摸到了一个说不清形状的东西,一时间,之前看过的电视剧片段全都浮现在脑海里,比如,在这荒山野岭,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洞里,一般都会摸到……

  那个尸骨。

  人就是这样,越是恐惧的时候,就越是会脑补可怕的情节。

  他倒抽一口冷气。

  吓死爸爸了。

  他下意识地抓住了那个东西,才发现是类似于鸡蛋形状大小的东西,随着他拿起,那个东西逐渐发出微弱的光芒,他才看出来,这是一颗珠子,赶紧擦掉了珠子上的泥土还有枯叶,霎时间,光越来越亮。

  就像是一盏小灯。

  随着眼前的环境逐渐清晰起来,封砚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是在作死。

  好奇心会害死猫,这要是放在恐怖片,他这不是在作死是什么,看不清偏偏要看清。可是,事情跟他想象的不一样,这个洞里除了枯叶以外,什么东西都没有,就是一处荒废了的山洞。正当他准备上去的时候,余光瞟到,墙壁上似乎刻着什么东西。

  他拿着夜明珠凑过去一看,是繁体字,但他认得清楚。

  跟着便小声念了出来:“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封砚简直一头雾水,这是怎么回事,这些字是谁刻在这里的?

  陈仙贝在洞外,听到封砚在说话,但也听不大清楚,赶忙喊道:“奥利奥,你怎么了,找到地图了吗?”

  她是情急之下喊的。

  一般她都是应他说的,喊Leo。

  封砚闻言,闷闷地笑出了声,“都说了不是奥利奥,是Leo,L、E、O,懂?”

  “知道知道啦,你找到地图了吗?”陈仙贝问他。

  “找到了。”在找到夜明珠后,他也很快地找到了牛皮纸的地图。

  还好空间说清楚了,这是找水源的地图,不然这么个方式,他还以为是藏宝图、龙脉图这类的东西呢。

  “那你快上来呀!”陈仙贝催促他。

  “马上。”

  封砚拽着绳索,慢慢地往上爬,还好他小时候爬树的技术还在,这也难不倒他。

  他这边在爬,陈仙贝也想出一份力,赶紧也使出吃奶的力气拉绳索。

  好一番功夫后,封砚跟死狗一样从洞口爬了出来,气喘吁吁的。

  陈仙贝放下绳索,来到他身旁,关切问道:“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封砚高高举起地图,呲牙一笑,“找到了,顺利完成任务。”

  陈仙贝见他得意的模样,想要说点什么,手掌心传来火辣辣的痛意,她嘶了一声,下意识地张开手掌一看,果然有了勒痕。

  封砚下去之前,将绳索的另一端绑在了树上,并不太需要陈仙贝出很多力,只是陈仙贝从小到大都没做过什么重活,轻活也不用做,一双手白皙,如同鸡蛋剥壳般细嫩,皮肤又白,哪怕只是轻轻地在胳膊上掐一下,也会有红印。

  其实只是看着吓人,陈仙贝知道并不严重,将手藏在身后。

  封砚却着急了,也顾不上炫耀自己的能干果敢、机智过人,“这怎么搞的?”

  陈仙贝笑道:“没什么的,一点都不疼,而且,等我出去以后,就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这对于我来说就是做梦。”

  封砚半信半疑,还是飞快去给她找了之前的那种草药,碾碎后给她敷上。

  “这哪是做梦,肯定还是疼的,不然你刚叫唤什么。”

  陈仙贝反驳,“我没叫唤。”

  封砚回,“我都听见了,你不要怕丑,怕疼是天经地义。”

  陈仙贝:“……”

  她真的没有叫唤。

  “对了,看看地图。”陈仙贝说。

  封砚摊开地图,地图比较简单,他记性不错,“这里明明没有水源的。我记得清清楚楚。”

  陈仙贝说:“也许是我们找到地图的时候,这里就有水源了。”

  这个空间比她看的小说里要复杂一些。

  他们现在看到的空间,并不是真正的样子,需要他们一点一点的探索。

  封砚想起被他藏在口袋里的鸡蛋大的夜明珠,再看看陈仙贝,脑子里就萌生了一个想法,他神秘兮兮地说:“我不止捡到了地图,还捡到了一个宝贝。”

  陈仙贝啊了一声,“恭喜你啊。”

  封砚摆摆手,“你先闭上眼睛。”

  陈仙贝问,“干嘛啊。”

  “先闭上眼睛。”

  陈仙贝拗不过他,只好闭上了眼睛。封砚随手在地上捡了一个石头,左手是石头,右手是夜明珠,“可以睁开眼睛了。”

  他伸出手,兴致勃勃地说:“你来选,选中了就给你。”

  陈仙贝狐疑地看他,摇了摇头,“我不想选。”

  这就是她的心理阴影了,不,童年阴影。

  很小的时候,她只有四五岁,跟着妈妈去参加别人家的宴会,正是活泼好动的年纪,她跟妈妈说了一声就跟别的小朋友一起去玩了。

  她在那家的花园碰到了一个小哥哥。

  小哥哥应该比她大两三岁左右,现在回忆起来,七八岁的男孩子真的最调皮捣蛋啦。

  小哥哥长得很好看,跟她玩了一会儿,也是像现在这样,伸出两个小拳头让她选,跟她说:“其中有一个可是宝贝,选中了就给你。”

  她犹豫着选了右手。

  小哥哥贼笑着摊开手,招呼着她凑过来看,结果她吓得尖叫。

  他手里是一个虫子!

  她坐在草地上嚎啕大哭,哭得那叫一个惨烈,始作俑者还在笑,“你选中了宝贝,来,给你!”

  ……

  回忆结束。

  陈仙贝再看向封砚,她果断地摇了摇头,“我不要选,也不想选。什么宝贝我都不要。”

  封砚皱眉,继续劝说,“不骗你,真的是宝贝。”

  听到这两个字,再想起童年阴影,陈仙贝跟拨浪鼓似的疯狂摇头。

  封砚跟她软磨硬泡,陈仙贝看他,心想,他应该不是那样幼稚的人,如果他的手里是虫子,那她要锤爆他的狗头。

  “那好吧……”陈仙贝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实在是盛情难却。

  “骗我是狗。”她强调了一句。

  封砚:“?”

  陈仙贝想起自己小时候选的是右手,那小子右手里就是虫子,她迟疑了一下,“左手。”

  封砚:……啊这,尴尬了。

  左手是石头,右手才是宝贝啊。

  他是想把夜明珠给她的,女孩子都喜欢这种亮闪闪的。

  雪饼真是喜欢给人出难题啊。

  他灵机一动,对陈仙贝说,“你看你身后!”

  陈仙贝第一反应就是看向身后,封砚这辈子手速就没这么快过,打游戏时都没这么快。

  他飞快地来了个狸猫换太子,完美~

  夜明珠就在他的左手。

  满意了。

  陈仙贝看向身后,什么都没有,一头黑线,看他,“让我看身后做什么。”

  封砚睁眼说瞎话,“你身后的洞刚有亮光。”

  陈仙贝狐疑地看他。

  封砚晃了晃手,“好了,你是不是选左手,”下一秒他摊开手掌,还盯着她,不想错过她的真实反应跟表情。

  果然,陈仙贝看着他手中跟鸡蛋一样大的夜明珠时,吃惊地说:“这是?”

  “夜明珠吧。”封砚笑嘻嘻地,“你选中了宝贝,来,给你。”

  陈仙贝哇了一声,却还是摇了摇头,“这是你找到的,是你的。”

  封砚满不在乎地说:“你都选中了啊,我愿赌服输。给你。我Leo说一不二的。”

  两人光是因为这个夜明珠,都你推过来,我推过去,推拉了好长时间,颇有种现实生活中抢着买单的架势,恨不得都要打起来了。

  最后,陈仙贝发现,奥利奥先生真的很固执。

  她没办法,只好接了过来,放在口袋里。

  封砚见她收了,心里别提多高兴呢,又格外得意,尾巴又一次翘到天上去,“你说啊,找地图就找地图,怎么我还另外找到了夜明珠呢。”

  陈仙贝心领神会,很走心的夸他,“嗯!你很能干,很厉害!”

  封砚:嘻嘻~

12133 173708 MjAyMS8wMy8xNy8jIyMxMjEzM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17/12133_1737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