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21.(“我出去后帮你打他。”...)

书名:古早文女主,你不配拥有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林绵绵 更新时间:2021-04-01 17:58:13

  周助理的办事效率一向高, 很快地就查到了是谁刮花了江柏尧的车。

  原来是封砚的那群狐朋狗友。

  封砚是不务正业的纨绔子弟,那他的朋友自然也不是什么社会精英,个个都是同一个圈子里的,家境好、脾气凶, 谁的话都不听, 在这燕京无法无天。他们是为了封砚出气,现在封砚还没苏醒过来, 焦灼难安的不只是封家人, 还有他的朋友。

  江柏尧也没有办法,准确地说, 是拿那群纨绔少爷没有办法。

  这几个人能横着走,无外乎是家里有长辈撑腰。

  那几家,以封家为首, 都特别护短, 属于他们可以说自家孩子这不好那不好, 别人不能说半句。他现在找到那几家去讨说法, 对方说不定觉得他小肚鸡肠。

  江柏尧不可能去跟他们一般见识, 私心里,他也瞧不起这些因为家族嚣张霸道、无所事事的二世祖。他跟他们走的就不是同一条路, 真要计较上心了, 反而会显得自己格局小。

  虽然没打算计较, 但心里还是恼怒,只不过没有表现出来。

  周助理拿了车钥匙,让司机开去4S店里重新做漆顺便保养,车身那显眼的两个字, 周助理都不敢多看两眼。

  4S店的员工们看着这车,都悄悄地到一边讨论。

  别说是江柏尧了, 就是他这个当助理的都忍不住为自家老板捏把汗。

  封家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但他们心里也清楚,封砚多半是还没醒来。

  这简直就是作孽了,明明当时医生检查过了,封砚受的只是轻伤,可现在又是这么个状况。

  怎么说呢,封家那两位,肯定是不会因为这件事,对江家进行商业报复打击,这一点毫无疑问,可如果,封砚真有个三长两短,那就不好说了。

  在商场上,谁都不愿意竖立这样一个强悍的敌人,江柏尧也是。

  如非必要,他一点儿都不想跟江家杠上。

  现在周助理都会天天求神拜佛,希望封家那个小少爷能快点醒过来,不然再这么下去,谁受得了啊。

  这一天江柏尧又是加班,到晚上八点左右时,他的胃部隐隐作痛,这才想起来,自己忘记吃晚餐了。

  他的工作忙,一日三餐很难规律,胃也不好,偶尔会胃痛,他自己忙于工作也没太放在心上,这会儿他下意识地用手掌按住胃部。

  余光扫向茶几,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他也想不起来,本身他也不愿意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浪费心神,脑子里闪过这个模模糊糊的念头就悄然放下,等到他从公司出来,经过保安亭时,看到保安正捧着保温桶在吃饭,他这才猛然记起来,缺了什么。

  之前,也经常有人给他送汤。

  可现在他感觉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保温桶了。

  暮色浓黑,江柏尧开着车汇入了车流中。

  这个时候的他还不知道,有的人在自己的生活中消失,是没有痕迹的,是一瞬间的事,但她走后,关于她的记忆都冲破那层层灰尘,悬浮在空中如影随形,想伸手去触摸,最后手掌心空无一物。

  失去是一瞬间的事,要适应失去,可能需要花一辈子的时间。

  *

  陈仙贝最后带着那一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来到了空间。

  空间暂时还没发布任务,被走心夸赞过的封砚,开始琢磨着制造别的工具。他当然也不傻,猜得出来这空间的用意,这里荒废,肯定是需要改造的,这个艰苦的劳动人民无疑是他,为了能让以后轻松一点,他还是要未雨绸缪。

  陈仙贝发现他居然在修锄头,实在很诧异。

  封砚放下手中的活,咧嘴一笑,“扫帚做好了,接下来肯定还得用到别的东西。”

  要说他乐在其中那肯定是假的。

  在现实生活中他是谁啊,是封少,走到哪里都一堆人追捧,他敢说,天皇老子也不一定过得比他舒服。

  在这里呢,当农夫,做农活,手掌的泡好了又长,长了又好。

  变形记里的那些主人公的环境也没他这么艰苦吧?

  “挺好的。”陈仙贝将书递给他,“这是我去书店给你买的,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封砚直起身子,这几天养成了习惯,随便在衣服上擦了擦手,这才去接过书。

  刚开始是兴致勃勃的表情,等看到封面上的字后,笑容逐渐凝固。

  知道她要给他买书,但他不知道会收到这样一本书。

  他开始肉痛,他那么辛苦的锄草,将整个庄园的杂草都除掉了,最后得到的奖励居然是一本书。

  他脑子抽了么?

  接下来,他开始诠释什么是死鸭子嘴硬,“我就喜欢看这种书。”

  贼喜欢,特别喜欢。

  陈仙贝定定的看着他,眼里有着浅浅的笑意,“那好啊,下次有机会的话,我再给你多带几本进来。”

  封砚:“……”

  他抓了抓头发。

  装逼被人劈,他刚才还装作遨游在书海里沉醉的模样,太装了。

  他没发现,在他这样后悔尴尬的时候,陈仙贝还在看着他笑,眼里有恶作剧成功的得意。

  其实她早就看穿他啦。

  可爱的人,下次再要书的话,就给他带一本武侠小说进来吧,听说男生都喜欢看这个。

  封砚将凉亭打扫得很干净,招呼着陈仙贝坐下。

  见她盯着他手中的书看,忍不住头皮发麻,果断转移话题,一时嘴快脱口而出:“对了,那渣男你怎么解决的,解决了吗?”

  话说出口后,封砚就后悔了。

  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虽然他心里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可明显,现在问这个很毁气氛,还不如讨论一下钢铁到底是怎么炼成的呢。

  陈仙贝的目光黯淡了些。

  其实时至今时今日,她仍然搞不清楚自己究竟对江柏尧是何种感情,是喜欢吗,好像还差一点,但如果不曾动过心的话,那么知道他做的这些事,她也是愤多过于悲。到底是在自己生命中留下一笔的人,连她都察觉不到,她整个人一下子就晦暗起来。

  封砚现在是后悔,非常后悔。

  “那什么……”他从来不知道怎么安慰人,他妈带他离家出走,看着他妈哭得不行,他也只是笨拙的站在一边,话都说不清楚。

  陈仙贝先抬起头来,冲他一笑:“要解除婚约了,现在家里人在安排,过不了几天我就要恢复单身啦。”

  封砚盯着她,过了好一会儿才认真地说:“我出去后帮你打他。”

  他想说,他打架特别厉害,杠杠的。

  从小到大同学朋友,就没有打得赢他的。

  陈仙贝只是笑。他是她从未深交过的那种人,她的朋友们没有一个人会讲脏话,就算知道江柏尧做的那些事,也不会像他那样骂人,她们会劝她,看开些,不要为那种不值得的人伤心。

  她心里想,等他想起来他是谁了,她会告诉他,她叫陈仙贝。

  跟雪饼一样的仙贝。

  如果有那个机会的话,等他也回到现实世界了,她想跟他当朋友。

  “我说真的。”封砚见她笑,以为她跟家里其他人一样,都是那种“我不相信你,但我可以笑笑”的意思。

  陈仙贝收敛了脸上的笑意,怅然若失地说:“我姑姑找到了证据,我不想看的,但我还是趁没人在的时候,打开邮件去看了,其实别的都还好,就,没那么难受,但我发现,我妈妈忌日的时候,他骗我说,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出差,我信了,但他那天不是出差,而是去照顾那个感冒了的,他的心上人。”

  妈妈,忌日?

  封砚怔了一怔,她看起来比他小多了,难道妈妈已经不在了?

  什么人啊,在人家亲妈忌日的时候也说谎,干这种鸟事,这是人会做的事吗?

  他听了都想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听她这样说,他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也感觉得到,她人很好。

  怎么好人就尽碰上这种糟心事呢。

  英雄无用武之地,他要是在外面,就能为她出气了,可无奈,只能困在这里,听她说这些,还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不过后来我又想了想,他没去还好。”

  她说完这话,又不作声了。

  封砚见她这默默不好受的模样,实在是憋屈。

  不过不是自己憋屈,而是为她。

  一连串的脏话就在嘴边了,他又费力地、跟吞药一样给吞了回去。

  这时候该说什么来着。

  他想起了大嫂说的话,别人在跟你诉苦、倒垃圾时,该做的不是安慰,而是比惨,你惨了,别人的心情可能就没那么糟糕了。

  “其实我也挺惨的。”

  他干巴巴地说。

  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自己究竟哪里惨,从小家里人护着,呼朋引伴好不快活,不过还是想,他想了老半天,终于让他想起一件称得上“不爽”的事了。

  他记得,当时他爸妈还有大哥大嫂很为他的事操心。

  有一天他大嫂喜滋滋的在饭桌上说,有一家似乎对跟封家结缘有兴趣,那家的女儿长得特别美、性子也温柔,堪称大家闺秀,很多贵夫人都喜欢她,虽然家里近几年略显颓势,但跟封家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

  当时他爸妈就来劲了,问是哪家。

  大嫂好像说是陈家来着吧。

  他爸妈一听还特别满意,尤其是他妈,喜不自胜地说,我就喜欢陈家姑娘,漂亮又乖巧。

  他不喜欢自己年纪轻轻就被绑住,当时很不耐烦,对方照片都懒得看,他爸妈轮番上阵,警告他如果对方安排见面的话,他哪怕断腿断手也要去,他只能捏着鼻子答应了。结果没几天后,听说那家有了别的想法跟选择。

  他人生中第一次有联姻迹象,结果八字还没一撇,就被人家给刷了下去。

  啊,真是现在想起来也很不爽啊。

12133 173485 MjAyMS8wMy8xNy8jIyMxMjEzM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17/12133_1734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