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20.(“你去求大小姐原谅,去给...)

书名:古早文女主,你不配拥有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林绵绵 更新时间:2021-04-01 17:57:15

  陈仙贝一早醒来, 还在吃早餐,就收到了蒋母在外面请求见她一面这个消息。

  她正在小口喝粥。

  厨房阿姨熬的粥一绝,鲜甜软糯。

  听到芳芳这么说,她眼皮都没抬一下, 似乎是在专心品味着粥香, 芳芳见她没有心思理会这事,便退到一边去了。

  等到陈仙贝用完这顿早餐, 才想起来蒋母还在外面等着, 便道:“她还没走?”

  芳芳松了一口气,回道:“还没。”

  现在她是离大小姐最近的那个人, 她知道大小姐可能要跟江家那边退婚。

  不过到现在为止,她也没弄清楚,大小姐怎么就不喜欢江柏尧了。

  今天蒋母过来, 她听了一耳朵, 才发现本宅那边竟然让蒋母离开, 结合这段时间发生的事, 芳芳也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大小姐要退婚,保不齐跟蒋萱有关。

  陈仙贝嗯了一声:“你去跟她说, 我不想见她, 让她离开。”

  芳芳应了。

  陈仙贝准备上楼时, 想起什么,又转过身来,“她如果不想走,就随便她, 反正不要放她进来。就算她跪下来,也别再跟我说。”

  在原著中, 作者在蒋母身上花费的笔墨并不多,但每次她出场,她都会下跪。

  跟女主角下跪,跟男主角下跪,跟男主角全家下跪。

  也许这次她还是会下跪,为她自己,为她的女儿。

  陈仙贝一直觉得,这次的事情像是开发出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某种属性。她的心变得很硬,即便猜到蒋母可能会下跪,她心里没有半点波澜。

  芳芳愣了一愣,几秒后点了下头,“好。”

  陈仙贝回了房间梳妆打扮,她今天要去医院,也记得要给Leo买书。女孩子出门是很花时间的,选衣服鞋子,搭配的包包首饰,这就花了大半个小时,再自己动手上妆,又是半个小时,等能出门时,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她像往常一样去拉开房间的窗帘,一时好奇,来到露台,蒋母已经走了。

  她下楼,芳芳还是跟她汇报了情况。

  果然不出她所料,蒋母跪了快二十分钟,估摸着膝盖跟身体都受不了了,再加上管家驱赶,她只好起身踉踉跄跄的走了。

  眼不见为净。

  陈仙贝心情没受影响,准备自己开车去医院。从这边别墅到街区,会经过一条长长的路,弯曲曲折,但周围环境极好,清静优美。

  在路上时,她看到了蒋母扶着一旁的大树喘气休息。

  只一眼,她便收回了视线,继续专注前方路况,经过蒋母身边时,都没有停下。

  陈家心慈,蒋萱跟蒋母在陈家过的生活,比一些普通家庭还要舒服惬意。

  因为蒋父在陈家工作了很多年,他因意外去世后,陈家将蒋母跟蒋萱接过来,无非是出于仁义照顾孤儿寡母,因此蒋母在陈家的工作并不繁重,在副楼里有单独的房间,吃住一应都包全,薪资水平比别地也会高不少。

  但即便如此,蒋萱依旧会去做伤害恶心她的事。

  她不相信,蒋母身为蒋萱唯一的亲人,她会一无所知。

  蒋母看着这辆车疾驰而过,她自然也认识陈仙贝的车,一时之间惊慌不已,她没想到,大小姐居然会不愿意见她。看来,大小姐果然是有所察觉,无法忍耐。越想越慌的蒋母,才懒得管什么时差,直接拨通了女儿蒋萱的号码。

  那头倒是很快地就接起来,但语气里仍然难掩疲倦,“妈,你怎么现在给我打电话?”

  蒋母对外人温顺老实,对女儿就不一样了,她握着手机,当即破口大骂,骂女儿影响到她安宁的晚年生活。

  一通发泄之后,蒋母又呜呜咽咽。

  她觉得自己实在命苦。

  她一点都不想离开陈家,她看得到那些在陈家做到退休、无儿无女的帮佣晚年有多幸福,吃穿不愁,日子潇洒惬意。

  蒋萱默默地听着,之后才说道:“妈,有件事需要你的帮忙,我记得老家还有一套房子之前不是有人问过,说六十五万买下来,妈,那房子卖掉吧。”

  “什么?”蒋母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卖房?”

  “我有个学长在投资项目,问我想不想入股,妈,我知道你为这事生气,”蒋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劝,“反正我们在燕京也住惯了,肯定是不会回老家的,既然这样,还不如把房子卖了,妈,你看,我现在在国外念书,认识的都是有钱同学,你给我六十万,我就这一两年给你在燕京买一套大房子。”

  现在蒋萱也没别的法子凑钱。

  她是有几个朋友跟同学关系不错,别人家境也还可以,可这年头,人都现实,谁也不会轻轻松松借几十万。

  更何况借了是要还的,她没打算回国,还得继续念书,之后还要为学费生活费操心,所以这六十万只能卖房子去凑。

  蒋母当然是不愿意的,可耐不住蒋萱的软磨硬泡。

  蒋母后来不愿意听了,干脆心一横,提出了要求,“给你凑六十万也行,不过你先答应我,马上买机票回国,你去求大小姐原谅,你去给她下跪求原谅,她什么时候原谅你了,这六十万我就给你!”

  已经口干舌燥的蒋萱:“……”

  *

  陈仙贝到医院的时候,大伯陈胜远正在病房里打太极拳。

  陈胜远见她来了,拿起一旁的毛巾擦了擦汗,乐呵呵地说:“刚我跟你叔公那边说了,你叔公也说不要再沾江家,你准备准备,这两天你叔公也要重病住院。”

  他口中的叔公,就是陈仙贝爷爷的弟弟,今年都已经八十了。

  不过身体还很强健,上次陈仙贝去看他时,他还能即兴来一段戏曲,声音铿锵有力。

  陈仙贝诧异地说:“叔公那么大年纪了……”

  “你的事,就是陈家的事,陈家的事,也是你叔公的事。”陈胜远说,“反正这段时间,家里的长辈都会陆陆续续生病不舒服,你可要跑前跑后,不能让外人看出不对劲来。”

  这就是陈家的对策了。

  跟江家肯定是不用周旋,两家私底下谈退婚时,面子里子都不要了,江柏尧的那些恶心事通通要摆到台面上来说。

  但对外的话,这些事就还是能遮就遮,退婚的理由陈家都已经想好了,就说江柏尧的八字跟陈家长辈相克,真要成婚的话,恐怕陈家每年都要办丧事,这个理由就很过硬了,也暗搓搓的黑了江柏尧一把。届时相信江家为了面子着想,也只能打碎牙和血吞,大不了谁都不要面子了,陈家就是这样的态度。

  陈仙贝实在愧疚,“我的一桩事,让长辈们这样费心。”

  “贝贝。”陈胜远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也许别的家里,长辈听说这种事会觉得无伤大雅,无关紧要,不用我说,你也知道那些联姻的家庭背地里也有不少龌龊事,但为了家族跟公司都忍了,但那是别人家,我们家不是这样,之前你跟那姓江的订婚前,我就跟他说过,我说,得对我家贝贝好……”

  陈仙贝眼眶微热。

  “我说了的,我不以别的联姻标准来要求他,我就希望他是个好丈夫,”陈胜远也气啊,“这小子一口答应了,结果呢,事实证明,这男人的话,听不得。”

  陈胜远稍稍消气后又说:“我们家如果真的只求联姻带来的利益,那当初就让你跟封家那个小子接触了解算了。”

  这说的倒是一句实话。

  如果真的按联姻的标准来要求,不求婚姻是否幸福,只看利益,当初陈家就直接选择封家老二作为陈仙贝的订婚对象,哪轮得到江柏尧,跟封二订婚,陈家能获得的利益更多。

  陈胜远继续说:“总之,只要你以后能过得好,我们费点心又算什么,你妈不在了,你那爸,不说也罢,就当他也不在了,要是我们还不能帮你把关,在你受委屈时还跟瞎了聋了似的,那还好意思称一声长辈?”

  “你叔公都说了,这事要是不能为你办好,他哪天去了地底下,都不好意思见你爷爷奶奶!”

  陈仙贝是红着眼眶离开医院的。

  有时候事情也没那么糟糕,至少无论何时,她身后有家,有家人。

  她相信,只要她自己不给自己委屈受,那她未来的日子肯定是不会差,肯定会比现在好很多倍的!

  走出医院后,陈仙贝整理了一下心情,照着导航指引的,来到了市中心一家书店。

  书店里有很多书。

  这个点也没什么人,空间的规则是完成一个任务,就可以从现实中拿一样东西进去。

  奥利奥说想看书,那她当然不能忘记。在书店里转悠了快半个小时,她也不知道该给他买什么书。

  书店也有工作人员,见陈仙贝面露苦恼,女店员走上前来,一笑还有着甜甜的酒窝,“小姐,你想找什么书,我可以帮你。”

  陈仙贝想了想,说:“就是那种鼓舞人心的,励志的,有吗?”

  女店员呆了呆,“励志的?”

  “嗯,就是传达一种精神。”陈仙贝回想了奥利奥先生的处境,“告诉人在无论多么艰苦的环境下都要坚持,大概这种。”

  女店员懂了。

  领着陈仙贝来到了书架旁,“你先看看这里有没有你说的书,如果还是没找到合适的,可以在前台那边找我。”

  “好。”

  等女店员走开后,陈仙贝在书架前站定,一本一本的扫视过去,逐一筛选。

  最后她选中了两本书。

  一本是鲁宾逊漂流记,一本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她没有选择困难症,喜欢的都买下来,拿着两本书去结了账。

  希望他会喜欢。

12133 173475 MjAyMS8wMy8xNy8jIyMxMjEzMw== https://m.clewx.com/book/202103/17/12133_173475.html